张大千《临敦煌观音像》现身拍场,六尺巨制代表作|一拍即合

2018-10-05 | 文/梵华君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泼墨画工。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他的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因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故又并称为“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

10月份,苏富比中国书画部将呈献近二百七十帧近现代名家佳作,其中有张大千的《临敦煌观音像》,为六尺巨制,是工笔及泼彩时期的代表作,尤为瞩目。

张大千《临敦煌观音像》

张大千《临敦煌观音像》

1943年作

估价:港币 12,000,000-18,000,000

款识:莫高窟第二百七十七窟观世音菩萨像,橅奉纪常先生、白坚夫人供养。癸未三月,清信弟子张大千爰。

本幅写菩萨立像,见九分开脸,头束发,戴宝冠,后有顶光,手腕佩戴钏环,斜穿天衣,长帛外披,盘绕双臂,下垂及地,璎珞披身,腰结束带,下穿朱红罗裙,一手拈柳枝,一手置净瓶,双足立于朱红莲花座上。笔下开脸饱满丰腴,弯眉丰鼻,两耳垂穿环,庄严法相中见慈祥之色。眼、颊、颈以至身体各部皆晕染,色深浅不同。身上之钏环、璎珞、束带以至发髻宝冠等,则以硃砂、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填盖,色沉厚亮丽,得唐画之古艷华丽。服饰层层叠盖,以颜色深浅现其层次,突出衣褶叠曲转折的摺痕,加强质感之表现,形像更呈立体生动。画中线条沉稳,运笔熟练,细节描绘精准,尤以菩萨脸部神情、眉宇间,流露慈悲济世之怀。十指或曲拈,或平伸,其姿婉转,见柔韧之态,刻见细腻传神。

本幅亦为台北故宫博物院及四川省博物馆珍藏外,少数流传于民间之张大千敦煌时期临摹壁画之代表作。

张大千《临敦煌观音像》

张大千《临敦煌观音像》

张大千《临敦煌观音像》

张大千《临敦煌观音像》

心爱画作赠伉俪

一九四一年,张大千率子侄门人等赴敦煌研究石窟艺术,又聘青海喇嘛画师作助手,复召谢稚柳和门人刘力上等前来协助。埋首石窟近三载间,张大千不惮艰辛临摹,得窥上自元魏之艺术堂奥,重播六朝隋唐之迹。

张大千在敦煌

张大千在敦煌

本幅写于“癸未三月”,即公历一九四三年四月初至五月初,即画家结束石窟研习,倚装将离敦煌时,摹莫高窟观世音菩萨造像一区,赠谷正伦伉俪。

谷正伦

谷正伦

谷正伦(1889-1953),贵州安顺人。早岁负笈东瀛,入陆军士官学校,期间加入同盟会,后返国随黄兴参加革命,辛亥鼎革后,历任国民政府军政要职,曾任宪兵中将司令、宪兵学校中将教育长,故有“现代中国宪兵之父”之誉。先后主政甘肃、贵州,又曾掌粮食部。四九年赴台,出任总统府国策顾问。五三年底病逝。“白坚夫人”即陈瑾,一九一九年与谷氏于结缡贵阳。 

大千个性爽朗,擅结交朋友,无拘身份,故逗留两年余间,与当地绅商,军政界人士,甚或来访之政府代表团相处颇融洽,虽当地物质条件困乏,但亦因此人际关系,屡获协助。一九四零年谷正伦出任甘肃省主席兼保安司令,执掌陇省军政大权,虽未见与艺文界人士紧密过从,惟大千敦煌居停期间,毋受滋扰干预,即使受人构陷,诬告破坏文物,谷氏虽致电报指问此事,但似未追究。反于大千甫离开敦煌,一九四三年八月中旬在兰州三青团礼堂举办画展,谷氏与当地军政大员出席主持开幕仪式,可见两人未有因上述构陷之事致生隙嫌。画家出此巨制送赠谷氏,其礼极重,或为报其照拂之恩,盖石窟临摹过程艰苦,临摹所得,皆自珍甚矣,非轻易赠人。 

画上题“莫高窟第二百七十七窟”(即敦煌研究所编第二零一窟),据大千自撰《莫高窟记》,此窟属盛唐、晚唐,窟内南壁北壁,各有观音菩萨一区,其一具“高四尺六寸”。

资料来源:苏富比香港公司官网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佛像的姿态”展:细节之处感受古日本工匠精湛技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