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寺院的宠物葬礼,虔诚佛教王国里的生命轮回|这世界

2018-09-28 | 文/李芳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曼谷的宠物葬礼

曼谷的宠物葬礼

此刻,一只名为“友好”的西伯利亚哈士奇正在炉火中燃烧,火焰滋滋地吞噬着它厚厚的皮毛。不远处,“友好”的主人们正手牵着手,无声地哭泣。

这场典型的泰式葬礼,花费了主人约160美元。刚被送来时,狗狗身体周围摆满万寿菊,并撒上了圣水。

葬礼的发生地是曼谷,一个杂乱无章的城市,几乎没有绿地,对宠物的饲养可谓非常不利。在我家附近有个公园,不大的绿地里盘踞着一只9英尺长的巨蜥,个头大到足以将我的迷你雪纳瑞一口吞下。好在,宠物被巨蜥一口吃掉的现象,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常见。

曼谷政府对流浪动物的态度是放任式的,因此很少做过绝育。就这样,越来越多的流浪动物,据统计已有10万多只,终日在绝望中流浪徘徊于曼谷的大街小巷。

尽管如此,许多曼谷居民对猫狗还是情有独钟,他们试图在这片都市丛林中,打造一片宠物天堂。

作为《纽约时报》东南亚分社的社长,曼谷是我的大本营。我的雪纳瑞“阿加莎”接种疫苗的动物医院里,有悬挂枝形吊灯的大厅,有配备狗食点心的咖啡馆,以及富丽堂皇的贵宾休息室。如果宠物需要住院,主人也可在此过夜。

当天气变冷时,主人们会给狗狗穿上运动衫。如果足够土豪,狗狗还会穿上Burberry的雨衣。

“阿加莎”出生在中国,早就习惯了北方的寒冷,因此它不需要任何衣服,每天只需要穿着自己的“皮毛大衣”,心满意足开启冒险的旅程。它不像附近的狮子狗,足部不仅做过护理,还要美美地涂上一层指甲油。

泰国宠物的送别仪式,同样也十分奢华。

曼谷寺院中的宠物葬礼

曼谷寺院中的宠物葬礼

在泰国,绝大多数人信奉佛教。虔诚的信徒们相信,动物经过不同生命形式的轮回,最终会得到涅槃。在我家附近的寺院里,僧侣们经常为狗、猫、仓鼠、蜥蜴和乌龟等诵经祈祷。

有时,佛教徒们会把死去的流浪动物带到寺院,以一场泰式佛教葬礼,帮助它们过渡到下一个生命轮回。其实,大多数动物都可以在寺院火化,不过宠物猪由于脂肪含量高,火化时倒是困难重重。

将视角回到Krathum Suea Pla寺,哈士奇“友好”的送别之地,僧人们每天折叠数百朵华丽的纸花来装饰动物尸体。寺院里,成堆的新鲜花朵和金色折纸,静静等待着失去宠物至亲的人们。

主人与宠物最后告别

主人与宠物最后告别

一对年轻夫妇曾来这里悼念他们的宠物金鱼。因为这是二人的情人节礼物,它的突然死亡,让小情人担心会危及未来的情感关系。

“友好”的主人Watcharasit,其实也知道自己和妻子把狗狗们惯坏了。在泰国这个热带国家,他们夫妇和6只哈士奇一起住在24小时空调房里,即使有时为了省电,夫妻二人自己也会凑合用风扇。

“它的日子很舒服,很美好,” Watcharasit说,“希望它能有一个同样好的来生。”

葬礼结束几周后,Watcharasit一家登上了湄南河上的一艘船。随着微风轻拂,他们打开一个罐子,把“友好”的骨灰慢慢撒进水中。

主人将宠物骨灰撒入河中

主人将宠物骨灰撒入河中

作为一个有幸生活在虔诚佛教王国的生物,“友好”现在可以自由地转世了。

八年前,“卡修斯”,“阿加莎”之前的狗狗,死于蜱传细菌的并发症。我们在一个寺里把它火化了。在僧侣们的祈祷中,它的遗体被送往火焰中。在泰国佛教传统中,这是一种净化灵魂的方式。多年来,它依旧跟着我们四处奔波,从北京、上海到曼谷。它的骨灰小罐现在还在我家卧室的梳妆台上。

不过,当我观看完“友好”的葬礼,我对自己说,万一哪天轮到“阿加莎”,我不能再这样做了。

工作人员把一根拨火棒塞进火化炉里,我的心并未感到恐怖。根据佛教教义,所有的形式皆是无常。

我担心的,是宠物火葬仪式的商业化:需要购买哪款骨灰盒,或请多少僧侣来诵经祈祷。

“友好”火化时,四个和尚中的一个,偷偷翻看了一眼他的脸书账号,手指飞快地上下滑动,而嘴巴也在不停地祈祷着。

我想,当“阿加莎”的最后时刻到来之际,我会做些别的事情,一些不会让僧侣们沉迷于社交软件的事情。不过,由于它不过6岁,我当时还没想到具体做些什么。

有一天晚上,我在电脑上下载者宠物葬礼的照片和视频,“阿加莎”伏在我的膝盖上静静睡着了,完全没有意识到面前的笔记本上播放着什么内容。

一周之后,“阿加莎”被车撞了,当场死亡。

我的家人们爱极了“阿加莎”,它生于北京,长于上海,去年随我来到曼谷。在新家中,她和当地的流浪狗成为好友,并体验到骑摩托车的乐趣,那就是让风尽情吹皱胡子和眉毛。

“阿加莎”有双大大的耳朵,更有一颗大大的心。它曾在中国的长城上尽情奔跑。我们将它葬在自家花园的罗望子树下。

邻居为我们带来一些兰花,青蛙、蚯蚓、蜈蚣等现在也与“阿加莎”作伴。热带的大地潮湿而温暖,很快,新的植物会从它的坟墓里生长出来,正如佛教里的生命,周而复始。

新的生命

新的生命

作者:Hannah Beech

编译:李芳

来源:《纽约时报》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欧阳坚:政协在中华文化和“一带一路”建设中大有可为

下一篇:梵华日报|大雁塔大慈恩寺等景区降价,麦积山石窟标识征集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