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醍醐寺绝世珍宝再亮相 领略真言密教宇宙魅力

2018-09-17 | 文/李芳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展

“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展

两年前,上海博物馆第一场重磅展览,展出了来自日本京都的“醍醐寺艺术珍宝”,此后,展览又移至陕西历史博物馆,两地参观人次共超过八十万。

今年,醍醐寺珍宝再度亮相。“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将先后在东京三得利美术馆、福冈九州国立博物馆展出,其中,东京三得利美术馆展览时间为9月19日至11月11日,福冈九州国立博物馆展出时间为明年1月29日至3月24日。与上海、陕西相比,此次展出品类更为丰富,国宝与重要文化财产占比更大。日本本土的人们可近距离领略36件国宝、60件重要文化财产的倾世魅力。

日本醍醐寺

日本醍醐寺

世界文化遗产醍醐寺

唐代,正统密教自印度传入中土形成“唐密”,而空海将唐密带回日本,形成了“东密”——即“真言宗”。据史料记载,唐密在晚唐时期因大规模毁佛运动便逐渐衰落,明代下令废逐后便失传。空海大师带回日本所创立的真言宗,成了唯一硕果仅存的一支。

醍醐寺,为空海徒孙圣宝理源大师于公元874年所建,是对空海教法阐述的延续与传承。该寺位于日本京都市伏见区,为真言宗醍醐派总寺,在日本佛教史中具有重要地位。

醍醐寺是一座世代相传的“木文化”与“纸文化”宝库。该寺于1994年作为“古都京都的文物”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寺中的金堂、五重塔等许多建筑物也被指定为日本“国宝”。自创建以来,醍醐寺在僧侣、天皇、贵族、武士、民众等众多人的祈祷中孕育着其独自的历史,同时也传承着文化。现在,除了供奉在建筑物及诸殿堂内的神像之外,其余的文物被收集在总面积为一千一百坪的“灵宝馆”内。这些文物是醍醐寺的寺宝,其中包括75522件国宝,425件重点保护文物,其他未被指定的佛像、绘画等文物约有30万件(其中古文书约10万件)。

展览分为四个章节,即“圣宝与醍醐寺”、“真言密教的修习”、“法脉传承——与权力的联系”以及“义演与醍醐寺重建”。那些举世无双的佛教造像和书画艺术珍品,将引领人们在历史的长河中探索游弋,从平安时代直至近代。

醍醐寺美景

醍醐寺美景

圣宝与醍醐寺

相传,圣宝理源大师在上醍醐山上遇到山神横尾明神显灵指点,得到了灵泉——醍醐水,并建造了一座小庙以供奉准胝和如意轮两尊观音像,此为醍醐寺的前身。

之后,由于醍醐、朱雀、村上三位天皇信仰佛教,醍醐寺僧众依照醍醐天皇的愿望于延喜七年(907年)又建造了药师堂。直至五大堂落成,上醍醐寺院建筑就此完成。延长四年(926年)释迦堂建成,而后天历五年(951年)五重塔的矗立,标志着下醍醐寺院建筑的落成。此后,醍醐寺作为真言宗小野流派的中心寺院在佛教史中占有重要地位,并继续获得不少当权者的支持,山上和山下所有寺院建筑都得到彻底修缮。永久三年(1115年)三宝院建成完工,醍醐寺整体建筑规模由此基本确定。

本章节对圣宝理源大师当年如何建立醍醐寺的机缘进行了概述,通过众多精美展品,让观众走进那段千年前的历史。

理源大师坐像 吉野右京作   江户时代延宝二年(1674)

理源大师坐像 吉野右京作 

江户时代延宝二年(1674)

国宝 醍醐寺缘起  江户时代

国宝 醍醐寺缘起

江户时代

国宝 大日经开题 空海作  平安时代

国宝 大日经开题 空海作

平安时代

真言密教的修习

密教教义对普通人来说极为晦涩,空海牢牢记得惠果大师的话——“不假图画不能相传”,即需要绘画、雕刻、法具等佛教艺术,来帮助传教。

圣宝坚定地传承了这一思想,用造像和绘画等艺术形式来表现宗教的精神内涵。

本章节通过展出大量艺术珍品,表达着真言密宗的宏大世界观。

国宝 药师如来坐像与二胁侍  平安时代

国宝 药师如来坐像与二胁侍

平安时代

重要文化财产 如意轮观音坐像  平安时代

重要文化财产 如意轮观音坐像

平安时代

国宝 文殊渡海图  镰仓时代

国宝 文殊渡海图

镰仓时代

10.jpg

国宝 诃梨帝母像 

平安时代

重要文化财产 不动明王图像信海手绘  镰仓时代弘安五年(1282)

重要文化财产 不动明王图像信海手绘

镰仓时代弘安五年(1282)

重要文化财产 五大明王像  从左至右:大威德明王、军荼利明王、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刚夜叉明王  镰仓时代

重要文化财产 五大明王像

从左至右:大威德明王、军荼利明王、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刚夜叉明王

平安时代

国宝 五大尊像  从左至右:大威德明王、军荼利明王、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刚夜叉明王  镰仓时代

国宝 五大尊像

从左至右:大威德明王、军荼利明王、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刚夜叉明王

镰仓时代

五大尊像之不动明王

五大尊像之不动明王

法脉传承——与权力的联系

真言宗自平安时代以来,大致分为以仁和寺为中心的广泽流和以醍醐寺为中心的小野流两个流派。小野流下又分六支,其中以三宝院为依托的“三宝院流”为中坚流派。三宝院自创建以来一直是下醍醐的中心,醍醐寺历代座主多出自这里,法脉延续至今。

醍醐寺的部分座主(住持),社会影响力巨大,并与不少当权者建立紧密联系。如贤俊就获得了室町幕府第一代征夷大将军足利尊氏的支持,满济则同时获得包括足利义满在内的三位将军的拥护。

观众通过本章节展品,可对醍醐寺的法脉传承及其与当权者的联系窥知一二。

国宝 三国祖师影  镰仓时代

国宝 三国祖师影

镰仓时代

天长印信 后醍醐天皇手书  南北朝时代延元四年(1339)

天长印信 后醍醐天皇手书

南北朝时代延元四年(1339)

重要文化财产 理趣经 足利尊氏手书  南北朝时代延文二年(1357)

重要文化财产 理趣经 足利尊氏手书

南北朝时代延文二年(1357)

义演与醍醐寺重建

在醍醐寺的发展历史上,第八十代座主义演绝对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和丰臣秀吉关系非常密切。1596年,丰臣秀吉来到醍醐寺,看到五重塔有点濒临倒塌的样子,提出一定要修复,同时还考虑修缮寺院、庙堂。现在醍醐寺的建筑,除了五重塔保持着建造之初样式,其他建筑都曾经被毁坏过,后又在丰臣秀吉的支持下重建。丰臣秀吉在五重塔修建期间,常来醍醐寺,他因寺中美景而萌生了举办赏花会的念头。1598年,在丰臣秀吉提议下,醍醐寺举办了一场赏花盛会,之后该活动一直保留至今。丰臣秀吉在“醍醐赏花会”之后,对 “醍醐赏红叶会”也充满期待,设计三宝院庭院。遗憾的是,他在当年夏天就去世了。丰臣秀吉去世后,醍醐寺又得到他的儿子丰臣秀赖的大力支持,仁王门和如意轮堂相继重建,1606年,上醍醐开山堂重建完成,标志着醍醐寺经历秀吉和秀赖父子两代的复兴工程结束。

本章节展品将带领人们重新走进醍醐寺那段与权力交织的重建岁月。

丰臣秀吉像  江户时代

丰臣秀吉像

江户时代

重要文化财产 醍醐花见短册  安土桃山时代庆长三年(1598)

重要文化财产 醍醐花见短册

安土桃山时代庆长三年(1598)

重要文化财产 三宝院表书院障壁画之柳草花图(上段)  安土桃山时代

重要文化财产 三宝院表书院障壁画之柳草花图(上段)

安土桃山时代

1537172169489616.jpg

重要文化财产 扇面散图屏风 俵屋宗达作

江户时代

如果当年错过了上海与西安的展览,不妨到日本,欣赏一下来自醍醐古寺延续千年的艺术奇迹。

作者:李芳

图片来自“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展览官网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新时代中国佛教史研讨会召开,河西走廊佛教文化论坛举行

下一篇:梵华日报|第十四届因明学术研讨会开幕,麦积山试行实名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