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报恩寺“庆派”佛像展:领略镰仓时代佛教艺术魅力

2018-09-13 | 文/李芳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京都大报恩寺:快庆、定庆的佛像”展览

“京都大报恩寺:快庆、定庆的佛像”展览

大报恩寺,又名千本释迦堂,是位于日本京都上京区的一座镰仓时代古寺,创建年代具体可追溯至安贞元年(1227年)。

镰仓时代,几位赫赫有名的佛教雕塑巨匠横空出世:运庆、快庆、湛庆、定庆……他们所属的僧团一般会在名字中用一“庆”字,于是被统称为“庆派”。

大报恩寺,因藏有诸多日本“庆派”创作佛像而闻名。10月2日至12月9日,该寺内的众多精美造像将集中亮相东京国立博物馆,以此拉开2020年建寺80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的序幕。

本次展品中,有快庆创作的佛陀十大弟子立像,快庆弟子行快所作的释迦如来坐像,以及定庆做所的六观音菩萨像。其中,释迦如来坐像为首次对外公开。

日本国宝 大报恩寺本堂

日本国宝 大报恩寺本堂

不过,除了众造像珍品,大报恩寺的本堂也不得不提。作为京都众建筑中的顶级元老,日本中世为数不多的建筑之一,它被指定为国宝。

中央:日本重要文化财产 释迦如来坐像 行快作  左右:日本重要文化财产 十大弟子立像 快庆作

中央:日本重要文化财产 释迦如来坐像 行快作

左右:日本重要文化财产 十大弟子立像 快庆作

释迦信仰的蓬勃

平安时代末期,随着日本天皇制的没落,武士阶层的崛起,佛教在日本发展逐渐开始下坡。源平合战,源氏和平氏家族的连绵战火,亦将东大寺的大佛也一并毁灭。

镰仓时代初期,大报恩寺初建,时人曾感慨,佛法早已没落。佛经教义已失去魅力,佛弟子中也未出现出类拔萃者。

如此历史背景下,重回佛陀教诲的释迦信仰,开始在民间蓬勃发展起来。

佛陀十大弟子立像

佛陀十大弟子立像

僧人义空创建大报恩寺,寺内供奉的主佛即为释迦如来。尊崇释尊在世间说法的神圣地位,大报恩寺为佛法没落时代的人们,提供了一处心灵绿洲。

十大弟子立像之“迦旃延立像”

十大弟子立像之“迦旃延立像”

十大弟子立像之“舍利弗立像”

十大弟子立像之“舍利弗立像”

佛陀十大弟子立像,各弟子面目神态皆不同,体现着一定的印度、西域特征。佛像风格整体偏写实,有贫苦、衣不蔽体者,亦有富贵、雍容华贵者,身躯、衣裳的刻化细致入微,如若真人站立面前,栩栩如生,淋漓尽致。

日本重要文化财产 六观音菩萨像 定庆作

日本重要文化财产 六观音菩萨像 定庆作

六大观音款款来

定庆所作的六观音菩萨像,有圣观音(地狱道)、千手观音(饿鬼道)、马头观音(畜生道)、十一面观音(修罗道)、准提观音(人道)和如意轮观音(天道),身高皆1.8米左右,体现着六道轮回的理念。

千手观音立像

千手观音立像

马头观音立像

马头观音立像

如意轮观音坐像

如意轮观音坐像

佛教寺院中,本尊为观音者不占少数,但密教六观音同时供奉且为同一僧匠所雕刻者,世间怕唯有大报恩寺了。

相比其他神佛,提起观音,人们心中都油然而生几分亲近。定庆所作六观音中,除马头观音露出獠牙,略显威严之外,其余五尊皆面容柔和、慈悲。每尊的发型、手势、衣着都各不相同,雕工繁复精美,体现着非凡的技艺。

六尊观音,在日本中世时期同类造像中,是唯一完整保存原始光环和底座的。

据准提观音像内遗藏文献所示,此组群像为定庆于1224年所作。补充一句,日本平安时代末期到镰仓时代初期,“庆派”的首要代表为运庆。定庆认真学习运庆的风格,注重对佛像具体部位的精雕细琢,是后运庆时代最杰出的佛像雕刻大师之一。

十一面观音立像(左)及准提观音立像(右)的背后细节

十一面观音立像(左)及准提观音立像(右)的背后细节

从观音像精致的头饰、柔软飘飞的衣带,都可以看出这一点。她们给人以生动且确确实实的入世感,在佛法没落时代,也许恰好为需要之人提供了宝贵的精神寄托。

京都,一个从古至今饱尝战乱之地,又经历了明治初期的灭法运动。如今这释迦坐像、十大弟子像以及六观音像能完美保存下来,着实令人唏嘘感慨。

大隐隐于市的京都大报恩寺

大隐隐于市的京都大报恩寺

保存这些稀世佳作的大报恩寺,一直深藏于大片居民区内。如今,诸天神佛走出大隐,走进人声鼎沸的国立博物馆,让更多世俗之人沐浴佛陀智慧,领略镰仓时代独属于“庆派”的绝世艺术魅力。

东京国立博物馆

东京国立博物馆

作者:李芳

图片来自东京国立博物馆及京都大报恩寺官网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苏富比佛造像专场,感受中国写实风格艺术臻品魅力|一拍即合

下一篇:梵华日报|中日韩三国佛教界代表齐聚神户,苏富比拍卖撤最贵佛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