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韩国新入世遗山寺,在喧嚣尘世收获宁静与责任|这世界

2018-08-31 | 文/李芳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韩国海南头轮山大兴寺

韩国海南头轮山大兴寺

粗犷质朴的石墙,围裹着一个空旷典雅的小院,我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棕色方板,任热浪不停拍打着我的面颊。“来者/到达/不入内”,究竟为何意呢?左思右想一番,突然意识到我走到了僧舍区,该止步了。

我在哪里?前几日,还在韩国首尔。当我人生中第一宝宝呱呱坠地,我慌了。于是,我一路南下,去探寻刚刚加入世遗大家庭的七座古寺。我希望安静下来,甚至渴求得到一些启示,告诉我以后怎么当好一个父亲。

此刻的妻儿正在一家产后康复中心,有长辈照顾。不过,我依然承认自己不是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我发誓,经过这最后一次远离责任的“逃亡”,以后我会努力迎接所有的一切。

七座寺庙都很吸引人。梁山通度寺据说奉有佛舍利,安东凤停寺有着韩国最古老的木构建筑之一,荣州浮石寺的创建人是韩国华严宗始祖义湘法师,报恩法住寺的宝塔巍峨高耸,公州麻谷寺的建筑与周围浑然天成,顺天仙岩寺的石桥很出名。

大兴寺

大兴寺

不过,最终我决定来到海南大兴寺,就是我此刻脚下的土地。寺院初建的具体年代众说纷纭,但我听到最多的是公元426年,由新罗时代的净观尊者建造。在韩国诸多寺院中,它真的算个老者了。

海南这个地方真的美不胜收。山林上的薄雾,宛若舞动的轻纱,随着山势倾泻而下,一头扎进海浪里。从头轮山道立公元车站一路走来,到大兴寺2.6公里的路途,中间倒也不乏乐趣。小餐馆、商店林立,兜售着当地的特色时蔬及小食。有趣的是,当地制作的啤酒也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等待来者的品尝。其实已经没必要了,热浪已让人神经麻痹,昏昏欲睡。路旁还有淙淙小溪,水面映着斑驳的树影,很多家庭在此搭起了帐篷,在相对凉爽的环境中,悠闲地度着清浅的时光。

塔院

塔院

进入大兴寺首先要经过一柱门,入口处的游仙馆是韩国最古老的旅馆。古色古香的盖瓦,正回忆着往日辉煌的岁月。百年古松中开辟的一条小路,通往寺里的塔院。林立的石塔,缅怀着诸多大师,见证着千年历史。我有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就是露天版的威敏斯特大教堂。

随后,我到达解脱门,名字很是让人放松。门后就是寺院的建筑群,再往后就是巍峨的头轮山,远望如一尊卧佛,轻轻地勾勒着天际,曲线连绵起伏又庄严殊胜。

沿着砾石铺就的前院,我向圣宝博物馆走去。第一层中奉着一尊孩童容颜的佛陀立像,突然又勾起了我初为人父的万千思绪。第二层的陈列,一一枚举了寺中的诸多名僧,如西山大师,生于1520年,在73岁高龄时在全国上下奔走相告,呼吁僧人全力抵抗日本侵略。在他引领下,僧人们神勇非常,可见国家生死存亡面前,一腔热血的不仅有世俗男儿,还有修行僧人。还有Choeui大师,堪称韩国佛教界的米开朗琪罗,书法、绘画、茶艺等样样精通。两位大师都是以莲座姿势到达西方净土世界的。

离开博物馆时,经询问工作人员得知,寺中北院的大雄宝殿和南院的千佛殿是不得不看的。那就先去南院吧。

千佛殿

千佛殿

刺耳的阳光下,小虫子嗡嗡地飞来飞去。我走进有200年历史的木构建筑——千佛殿,推拉的门上装饰有精美的花纹。门上方有两条龙,色彩雕工华丽繁复,双目圆睁,威风凛凛地注视着我。

两条龙威风凛凛

两条龙威风凛凛

看到殿内层层的小佛像,我震惊了,足足1000个,每一尊的神情都有所差异。它们从韩国东南部一家采石场而来,到达此寺的旅途也颇为传奇。1817年,装载它们的船只被暴风吹到日本,然后在港口海关处被扣留。之后又经过种种辗转,最终到达如今的大兴寺。在千佛营造的神圣氛围中,我的心静下来了。

殿内千佛庄严

殿内千佛庄严

北院的大雄宝殿,原建筑已毁于1899年的大火,现在的殿宇是1901年由法翰大师重建的。无论门槛还是梁柱都由松木制作而成,也因此,大雄宝殿内松香弥漫,与内壁的褪色丹青遥相呼应,营造出一种朴素的质感。

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

然后我选择爬上山,一片郁郁葱葱中,我放空思绪,任双脚跋涉,于满是苔的青石和赭色的泥土间。半小时后,我汗流浃背,脸红得像甜菜根一样,终于快到达北弥勒庵了。一个穿灰袍的僧人弯腰坐在那里,对我的造访一点儿也不吃惊,到是他身旁的两条珍岛犬,狂吠着仿佛要挣脱开锁链,把我吓得够呛。

静静地观这尊11世纪的摩崖石刻佛像,此时此刻,只有我一人,这在世界文化遗产地,是多么难得。

石刻佛像

石刻佛像

怀着敬畏之心,我下山去了。当寺院钟声响起,我刚跨出解脱之门。浑厚而低沉的声音震荡着空气,也震荡着我的心神。佛陀发大愿普度天下,而芸芸众生中的我,是时候返程,扛起责任了。

在返程的公交车站,我遇到三个中年妇女,她们都来自光州。其中一人的儿子已经不小了。我询问她有什么育儿经验。她说没什么可以分享的,就是给他自由啊。

我会带着这句话,带着探寻古寺的种种收获,回到首尔,做一个好父亲。

作者:Matthew C. Crawford

编译:李芳

来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学诚被免去龙泉寺住持职务,盛唐菩萨像将亮相纽约

下一篇:梵华日报|第七届留学僧赴新入学,大佛寺举行高层次佛教学术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