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佛教信仰危机已来临?|这世界

2018-08-03 | 文/李芳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泰国佛教徒众多

泰国佛教徒众多

泰国6900万人口,90%以上都是佛教徒。僧团长期为这个国度支起精神庇护伞,僧人们也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

负面新闻、不当行为……这些让僧职人员尴尬的事情,如今好像不再那么遥远,绯闻缠身的僧人几乎以周的频率让自己沉陷于风暴中心。尤其前一阵,几位著名寺院的高僧因涉嫌贪污渎职被抓捕,人们不禁迷茫:我们的信仰怎么了,泰国佛教的危机是否已来临?

“不常来寺院的人们这样想,再正常不过了,” 泰国森林善达寺的住持阿姜派善说,“不过经常到此的人应该知道,寺院里僧人有好有坏,即使屡爆丑闻,也不会动摇他们对佛陀的信念。”

森林善达寺住持阿姜派善(图片来自网络)

森林善达寺住持阿姜派善(图片来自网络)

他分析,其实很多人信佛,主要将个人信仰寄托于个别高僧身上,一旦偶像崩塌,对信徒而言,打击简直是毁天灭地。其实不能将信仰托于单个人,而应是三宝,即佛、法、僧。而此处的“僧”,绝非指代那些随随便便剃个光头或穿个僧袍的人。

“僧”,乃证得四果的高僧或在家之人。四果,即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初果入流,二果一来,三果无还,四果无生,为最高境界,可解脱生死,不受后有。

“现在我们不好说哪位高僧已证得四果,但那些被抓的肯定不是。这些人不值得我们信仰,因为他们并未做到断一切诸恶,摄一切诸善,如实地修行于世,” 阿姜派善说。

阿姜派善住持如今已出家35年,他将大多数时间用于撰写佛法感悟,或亲自教授世俗之人冥想实践,可以说他是泰国最受尊重的高僧之一。出家前他就读于曼谷法政大学,曾参与1976年10月6日的绝食示威,这场活动旨在抗议军政府的独裁统治,最后却以惨烈收场,阿姜派善也被围捕,并在监狱中度过一段岁月。1983年,他受戒为僧,因其先锋派观点开始在泰国佛教界崭露头角。

“现在这些乱子,恰恰折射了泰国整个僧伽系统的深层漏洞,究其根本,问题在于僧伽教育和管理的不当,”他语重心长地说。

泰国僧人在学习

泰国僧人在学习

首先,僧伽教育投入力度相对薄弱,且不能与时俱进。

他告诉我们,其实在国王拉玛六世时期,当时的僧伽管委会曾对僧人的学习课程进行过一次相当大的调整。但是,这场改革仅将重心放在了对经典的学习,却忽视了冥想的重要性。在阿姜派善看来,冥想也是修行佛法的重中之重。

“从那以后,我们的僧人就不怎么冥想了,”他无奈地说。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他想告诉僧人,冥想是多么至关重要。如果内里不足够强大,很容易被外界的诱惑刺激,从而走向歧途。

当然,光靠冥想也是远远不够的。阿姜派善提出,僧人们需要认知了解这个世界,面对高科技、金钱等光怪陆离的事物时,能有比较机敏、正确的处理。

即使这个教育体系多么迫切地需要改革,但现在僧伽管委会的高层们并没有什么意向去调整,这是阿姜派善最担忧的地方。

“他们早已习惯这一切,认为维持现状已足矣。还有,他们的眼里根本没有冥想,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练,” 阿姜派善说。

同时,除了僧伽教育,僧伽管理也有漏洞。用阿姜派善的话来讲,即“松懈”、“被动”、“不充分”,尤其是很多管理者自己都卷入了名利声色的漩涡之中。

行走在街头的泰国僧人

行走在街头的泰国僧人

“目前这些事情,与佛教本身无关,要怪就怪僧人、寺庙和整个僧团,”他总结如斯。

现在爆出的这些事件,让不少人忧虑泰国佛教是否已逐步衰落,还有人担心会出现宗教极端主义。

阿姜派善认为,宗教极端主义是多种因素之结果。其中一个出于僧人的危机感。出了乱子,不检查自己有什么问题,而是简单地把责任归咎于其他外教。

同时,民族主义也在一定程度上当了“帮凶”。在泰国,佛教可以说被严格等同于民族主义的一部分。如果一个人信佛,他就是泰国人;如果不信,那大家可能就不把他当同胞了。

阿姜派善向民众警示,宗教极端主义真的很危险。有这种观念的人,必定会憎恨其他教派和民族。其实,同为人类,无论信仰何种宗派,只有不同,没有高低。

拨开迷雾,其实现在佛教发展的最大阻碍是消费主义,即毫无顾忌和节制地消耗物质财务和自然资源,且将此种行为当做人生的最终目标。这个“敌人”可不得了,让不少僧人将佛法教义和冥想实践抛之脑后,只去单一地追求物质财富和享乐生活。

阿姜派善严肃地说,现在泰国的不少僧人,就犯了“消费主义”的病。一味追逐名利,将佛教作为敛财的手段方式。

夕阳中的佛像

夕阳中的佛像

为保护佛教,正信正行,他建议,不妨好好查查自身的“毛病”。敢于自我批评,方能精进不休;应让佛陀教诲永记心中;另外,学习佛法不应只看书面,实践也同样重要。

谈到对年轻僧侣的期寄,阿姜派善希望他们心慈好善、视野开阔、严格律己;且在对待众生上,无论其来自何地、信仰何教,务必一视同仁。

作者:PATCHARAWALAI SANYANUSIN

编译:李芳

来源:《曼谷邮报》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170件丝路遗珍亮相莫高窟 再现平山郁夫与敦煌的不解之缘

下一篇:梵华日报|中日学者聚焦“丝路”文化,安岳文物局回应造像重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