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印社春拍佛教艺术专场:青铜观音坐像气势雄浑|一拍即合

2018-07-06 | 文/葛蕾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西泠印社创立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为宗旨,其金石篆刻技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天下第一名社”之称。

成立于2004年12月的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以中国书画为核心,广及中外名人信札手稿、古籍善本、金石碑帖、名家篆刻及印石、珍品田黄、历代名砚、文房瓷杂、造像艺术等二十多种门类。

在今年春季拍卖会的“华藏宝相·中国历代佛教艺术专场”上,西泠拍卖推出149件拍品,包括宋元明清多个朝代的木雕、石雕、铜鎏金等佛造像。我们从中选取了九件拍品,与君共赏。

元/明•青铜观世音菩萨坐像

元/明•青铜观世音菩萨坐像

元/明•青铜观世音菩萨坐像

估价RMB: 3,500,000-5,500,000

高:142cm

元代,我国重新实现了大一统的政治局面,国家统一带来了文化艺术的广泛交流与融合,也带动了佛像艺术的新成长。元代统治者对各种宗教采取兼容并蓄的政策,而对其中的佛教尤其崇重,使得佛教与佛教美术再次有了长足的发展。而元代藏传佛像艺术的传入为内地佛像艺术输入了新鲜的血液,丰富了内地佛像艺术的形式与内容,也极大的促进了汉藏佛像艺术的交流与融合。这一时期的内地传统造像延续了宋代的写实之风,但在整体造型上比宋代有气势,躯体浑厚,肌肉饱满,姿态舒展,体量硕大,雄浑中体现了元代强盛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风貌,进而影响了明代内地造像的风格,成为其雕塑语言中重要的范本。

元/明•青铜观世音菩萨坐像

此尊观音即为这一时期雄浑气势的代表作,从其铜质与风格看,应为南方作品,而考虑其材质与体量,非一般民间所能为,应当为重要寺庙专门铸造。此尊观音脸庞与明代相比更加的圆润、饱满,与宋代大足石刻中的佛像造型几乎一脉相承,与四川省博物馆中的一尊石雕佛头造型也极为相似。


元/明•青铜观世音菩萨坐像

此尊观音头戴兜帽,帽冠中央一化佛,然此化佛与我们常见的盘膝而坐的阿弥陀佛不同,此为双手合十的阿弥陀佛之立像,身型芊细,从衣式和身型上看有宋代遗风。躯体壮实,汉地风格十分明显,如与开封博物馆藏水月观音菩萨像相比,二者在面容与气势上当属同一时间之创作,而开封博物馆造像则带有更明显的藏式风格,此尊在帽冠、衣纹、璎珞等处仍保有较为强烈的中原特色。胸前雕刻人物作为璎珞装饰,也是这件观音的亮点所在。因为这类表现手法一般出现在宋元时期,且存世极少。此尊观音胸前所悬坠饰的题材应为“童子拜观音”。这一典故出自《华严经 入法界品》,经中提到善财童子,每次参见善知识和菩萨时都会双手合十,顶礼膜拜;其衣缘处錾刻缠枝莲纹,缠枝莲纹的表现粗旷有力,且与明代錾刻的程式化相比,又多了分随性。此类缠枝莲纹的表现手法与大足石刻中的表现有相似之处。

元/明•青铜观世音菩萨坐像

此尊观音的莲台也是一大特点之一。此莲台分为三层,而每层莲瓣上都铸有一菩萨。通常我们能看到毗卢遮那佛佛座的莲瓣上铸有化佛,意为“千佛绕毗卢”。由此凸显出毗卢佛的重要性。据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载,观世音菩萨亦称观世音自在、捻索、千光眼,具有不可思议之威神力,於过去无量劫中已然成佛,名为正法明如来。然以大悲愿力,欲发起一切菩萨广度众生,而示现菩萨形。由此,我们也找到了这样制作的依据。而在莲台下方正面亦浮雕渡海观音通景图,其中表现的山、海之元素可能来自《华严经》与《妙法莲华经》中关於观音现身说法、救海南的南印度落珈山,刻绘生动细腻,充分体现了佛教在当时给予信众的精神力量。 

如此一尊体量硕大,工艺精湛,造型特殊的宋元时期观世音坐像实属难得,据此可判断应为同时期佛教供奉之珍品。  

明•铜莲花手菩萨坐像

明•铜莲花手菩萨坐像

明•铜莲花手菩萨坐像

估价RMB: 1,000,000-1,500,000

高:53cm

莲花手菩萨是观世音菩萨的另一个称号。公元6~10世纪时,在古印度斯瓦特地区很流行莲花手菩萨之自在式坐姿造型,或是一脚弯曲,另一脚支撑於地的随意式立姿造型。到了12~15世纪时期,莲花手菩萨造像更是广见於尼泊尔、西藏,慈悦的开脸,丰盈多姿身躯,极盛一世,之后这样的造型风格也在中原流传开来。救度六道众生的菩萨,造像大多以持莲花为标志,以立姿为首席,坐姿造型亦深受喜爱及重视。大多数莲花手菩萨来自藏地或尼泊尔、印度,此尊莲花手观音则是出自汉地。 

此作品尺寸较大,高54公分,精炼黄铜制。铜胎厚度适宜,整体铸造精良,打磨及细节处理十分到位。华冠五叶后有一小化佛,刻画精细。双目静思,鼻梁挺拔,嘴角微扬,宽肩细腰,腰部略由右向左扭转,身披棉帛,胸前、手臂及腕上饰有缨络手环及钏带。左手中指和拇指相捻成说法印,右手则安放於右膝施与愿印,坐姿呈右舒相,右脚掌踏一莲花,台座上的莲花瓣立体精致,两旁另开两朵小莲花。此等大尺寸造像及工艺水平,非官家不可企及,应为中原地区汉藏风格莲花手观音之精品。 

清•沙县木雕水月观音坐像


清•沙县木雕水月观音坐像


清•沙县木雕水月观音坐像

估价RMB:900,000-1,200,000

高:83cm

此尊水月观音头戴花冠,额际方圆,双颊丰腴,耳侧髮辫搭肩,胸前饰有璎珞,端庄慈祥,颇极丰姿。观音上身穿袈裟,下身着长裙,游戏坐於山石之上,衣襟飘逸灵动。左臂倚靠几座,右手自然垂放於右膝,端庄闲适。裙摆从台座垂下,波浪纹的裙褶婉转自然。此观音雕刻细节精致,服饰纹理以金漆描绘,典型的福建地区造像手法。 

 大理•木胎漆彩普贤菩萨坐像 

大理•木胎漆彩普贤菩萨坐像

大理•木胎漆彩普贤菩萨坐像

估价RMB: 800,000-900,000

髙:57cm

大理国(913~1253)相当於中原地区的五代至南宋时期,以白蛮族为政治主权,盛行佛教。大理国的疆域涵盖了现今的云南、贵州省,位处中国领土西南,建国者为段思平,前朝为南诏。大理国之盛世持续至13世纪中叶,直到元朝大蒙古国忽必烈皇帝“革囊渡江”,将之消灭。灭国之后,当地仍然由被元朝任命为大理世袭总管的段氏所管理。 

佛教传入洱海地区约是在公元8世纪,南韶中后期十分盛行,并於大理时期达到鼎盛。不仅被推崇为国教,更因皇室信奉佛教,全民兴佛。“叶榆三百六十寺,寺寺半夜皆鸣钟。伽蓝殿阁三千堂,般若宫室八百处”,叶榆指的即是大理;此诗充分地描述了当时佛教的盛况。 

在佛教造像历史中,宋、金、辽、大理国这两百年,也就是10~13世纪,各地区造型较易混淆,然而大多仍以宋代之中原风格为依归。虽然宋朝强国环伺,国力式微,但辽、金等国亦信奉佛教,因此,即便是远在西南地区的大理,也都深受到来自中原的佛教文化所滋养,而出现近似於宋代风格的造型。佛像之製作地区不易分辨的情况,因1980、90年代逐渐有许多国外博物馆合并研究而改善,对於宋代、金代、辽代或大理等造像已有清楚的识别标准。 

在目前国内外公私收藏中,大理地区的金铜造像多以阿嵯耶观音、立姿观音比较常见,但木雕由於其保存不易的特点,大理地区的木雕造像及其少见,更别说是普贤菩萨这一稀少的佛种了。 

历史上,木雕佛像无论在印度还是中国都十分流行,是佛像艺术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品种,在佛像艺术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和影响。然而,由於木雕像不易保存,容易毁坏,现存实物同其他种类佛像相比明显不足,而早期造像尤其稀少。这一情形在国际佛像艺术品市场上产生了重要影响,直接导致市场上木雕佛像为人争相追捧、价格居高不下的奇特现象。 

木雕佛像具有三个特点:一是不易保存,存世稀少;尤其是好的宋元佛像,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二是木雕佛像的製作过程有别於金铜佛像,金铜佛像讲究的是加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塑。而木雕讲究的是减法,一刀下去便无法更改,这就更加的考验艺术家的水平;三是木雕佛像为古代工匠一刀一刀雕出,手到心到,具有真正的原创性,最能体现古人的审美与心境。 

此尊大理普贤菩萨坐像,全跏趺坐於莲台之上,左手作与愿印,右手结说法印。束髮结冠。容貌圆润温婉,眉弯眼长,法相慈祥,典型的大理地区的开相。身体修长,衣褶飘带明显的延用了宋代造像的特征,衣褶的处理疏密得当,流畅自然,富有韵律感。每一刀都传达着艺术家对於佛像的虔诚之心。仔细看去,菩萨身上残留的原彩和金漆依然向我们昭示着此尊菩萨的岁月历史。宽大的莲瓣向我们展示出他的年代,莲瓣座下的大象坐骑匍匐於地,显得宁静而虔诚。此尊普贤菩萨即以中原隋唐菩萨塑像为范本,在髮冠、面容、璎珞等细节则体现了更多受南亚及东南亚所影响的大理本土的塑像风格,无论是普贤这一题材还是其艺术造诣,都可以视为大理国造像的巅峰之作,值得永藏。  

明•铜骑吼观音坐像


明•铜骑吼观音坐像


明•铜骑吼观音坐像

估价RMB: 800,000-1,000,000

高:62cm

此尊观音束髮高髻,头戴花冠,宝缯飘拂於耳际,面庞圆腴,双目垂俯,相容慈祥和熙。上身比例呈现永乐造像的典型製式,圆润的弧度更显雍容庄严。着菩萨装束,披帛顺肩而下,身着天衣绸裙,佩戴璎珞钏镯,裙裳於腿部分层装饰卷草花卉,或梅花,或蔓草,或连珠纹饰,作工极为精细考究,是明代早期永宣风格的典型特点。左手当胸结说法印,双肘均搭靠在三弯腿半圆几上,双手捻叶茎,顺臂而上,於双肩开莲花各一朵,左肩莲花上栖黄鹂,右肩置净水瓶,这是汉地观音造像的标识之一。观音呈自在坐姿,安坐与狮子之上,左脚踏地,足下生小莲台。狮子四肢跪伏,张口吐舌,双耳微垂,四爪着地,孔武有力,雕刻栩栩如生,与观音的宁静慈祥形成强烈对比。狮子身上的璎珞雕刻精美,与观音的华丽遥相呼应。狮子背负鞍鞯,装饰如意云头和龙纹,尾缨挺立,典型的汉地造像风格,尾卷垂莲座上。覆仰莲座上下为联珠纹,浑圆饱满,莲瓣饱满舒展,内缘纹饰呈卷草状。菩萨、莲座漆金,虽经日久磨损,却隐含金光,闪闪耀目,凭靠半几施绿漆,狮口、鞍施朱漆。足见明式造像豪华繁褥,注重装饰的特点。 

整尊造像造型大气,做工精细,纹饰繁琐,尽显富丽之感,融合了永宣宫廷造像的风格和西藏地区造像的装饰风格,极尽精巧之能,是一件具有皇家造像气质的上乘之作。

宋•铜鎏金观音头像


宋•铜鎏金观音头像

宋•铜鎏金观音头像

估价RMB: 800,000-1,200,000

高:30cm

此铜鎏金观音菩萨头像,面相端雅,风格造型独特,据录,为山中商会旧藏。日本山中商会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国际最大的中国古董销售商之一。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美国旋即对日宣战,山中商会纽约、波士顿及芝加哥三分店的全部库存,则悉数作为敌产为美国政府没收并於1944年公开拍卖。这是美国政府结束日本山中商会在美财产之最后一系列拍卖,为山中定次郎自1897年自美创立山中商会首拍后的结束曲。而此件宋代铜鎏金观音头像便是这场拍卖中的重要一件。

宋•木胎罗汉坐像

宋•木胎罗汉坐像

宋•木胎罗汉坐像

估价RMB: 700,000-900,000

髙:83cm

罗汉像佛教美术在唐宋时期存在着两种逆向发展趋势,一方面还不断有高僧西行求法,带回经象,作为真经和造像范式,另一方面则是随着佛教的中国化和三教归一与相互融汇、渗透,佛教造像也越来越世俗化了。佛、菩萨造像还不能完全脱离造像仪轨,罗汉形像则有着表现上的相对自由。罗汉是一群来自现实世界的人物,所表现的实际上是中国禅僧的生活世界。唐宋禅僧中就有不少富于学识,能诗文,善书画,与文人学者有密切交往的高僧大德。这类罗汉的面相属于现实生活中那种聪明、睿智、干练,又具有相当文化修养的人物类型。 

这尊是山西宋代的一尊罗汉像,宋代水平高超且大尺寸木造像存世极少,世界各大拍场成交价格屡屡创新高。此尊罗汉像,且尺寸硕大,品相完好,面相瘦削,颧骨很高,双眼深邃,五官和颜面与头部骨骼、筋肉、血脉的解剖关系、细部的起伏变化都有清楚明确的交待,似在参禅苦修,又似带有慈祥的笑意,似乎难以捉摸表情后面深藏的内心世界,似乎还保留有早期西亚造像的特点,且与山西长子崇庆寺的北宋彩塑罗汉风格如出一辙。通过面相的刻画,也通过人物动态与面部表情的呼应、联系,达到心理刻画的深度,越过外在表象,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塑造者具有很强的写实造型技巧。 

此像身着通肩式袈裟和僧裙,露出前面的胸骨,逼真写实,左手握拳举起,右手按伏住右腿很有力度,双手的关节弯曲塑造有些西方造像的写实手法,衣着袈裟柔软轻薄,紧贴身体,衣纹简括自然,突显了开相的出彩雕刻,侧面看头披风帽的身体稍向前倾,头披风帽俨然一位富有智慧、生动的得法尊者,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十七世纪•合金铜尊胜佛母坐像


十七世纪•合金铜尊胜佛母坐像

十七世纪•合金铜尊胜佛母坐像

估价RMB: 250,000-350,000

髙:32.5cm 

尊胜佛母,又称“顶髻尊胜佛母”。佛母在兜率天说法时,以“陀罗尼”经咒救度王子,因此尊胜佛母有救度之功。尊胜佛母的巨大影响力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它的陀罗尼经咒广泛流传,被认为具有防灾的功能,所以在寺庙或寺院前的经幢顶上所刻几乎均是此尊的咒语,在皇家陵墓地宫、贵族死者的经被上也采用此咒;另外,她也被看作是寿神,与无量寿佛和白度母共同组成“长寿三尊”的著名组合广为人知。 

这尊尊胜佛母腿部错银错红铜工艺精细,体量巨大。佛母三面八臂,每面三目,微露笑意,结跏趺安坐。面容慈祥,施涂泥金,头戴宝冠,耳下坠耳铛,八臂位置、手势各异,富於动感,优雅写实。身形健美,腰肢纤细,具有女性的独特抚媚。项圈、璎珞、手镯、臂钏、腰带等饰物一应俱全,製作精细。上身袒露,下着薄裙,衣纹流畅自然,充满轻柔质感。 

明•铜鎏金自在观音坐像


明•铜鎏金自在观音坐像

明•铜鎏金自在观音坐像

估价RMB: 600,000-800,000

高:46.5cm(带座)48cm

自在观音,被认为是观世音菩萨三十三种化身之一,代表着面容俊美、姿态典雅的观音形象。在诸多大乘经典,如《楞严经》、《法华经》、《华严经》中,都有关於其的记述、可见信仰之广泛。事实上,在早期印度及唐、五代—宋金时期的中国中原地区大乘佛教艺术中,描绘自在观音题材的雕塑作品亦十分流行。

此尊自在观音呈游戏坐,左手支地,右手自然搭於右膝,宽肩束腰,体态匀称,造型优美,手脚刻划写实。面相丰满圆润,眉目细长,双目微合,神态安详。高髮髻,头戴花冠,正中端坐阿弥陀佛化佛,是观音菩萨身份的重要标识。耳垂圆珰,双辫垂肩,胸前饰有多个“U”形连珠式璎珞,腰系束带,下身着长裙。衣缘錾刻有花纹带,生动自如,采用了汉地造像的写实性表现手法。尤其是腰间束带具有鲜明的明代汉地造像风格特征。整体衣纹生动写实,飘逸流畅,表现出高超的工艺水平。如今,如此尺寸的明代铜鎏金观音坐像已不多见,而自在坐观音更为稀有,值得珍藏。

图文来源:西泠印社拍卖公司官网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帝国、商业、宗教:佛教与全球化的历史与展望

下一篇:梵华日报|功夫大师齐聚嵩山少林武林大会,日本黄檗宗禅画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