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春拍佛教艺术精品频现,丹萨替寺造像罕见|一拍即合

2018-06-19 | 文/葛蕾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中国嘉德2018春季拍卖会正如火如荼,在“旃檀林——佛教艺术集萃”专场中,荟萃了东北印度、尼泊尔、西藏、蒙古、明清宫廷各个时期上百件精美的佛造像和唐卡艺术精品。这些高品质古代佛教艺术品中,不乏非常具有收藏和艺术价值的佛造像,梵华君精选其中十尊,以飨读者。

西藏14世纪(丹萨替寺) 铜鎏金帕木竹巴像

铜鎏金帕木竹巴像

估价:RMB 6,800,000-8,800,000 

年代:西藏14世纪(丹萨替寺) 尺寸:32cm

帕木竹巴•多吉杰布(Phag mo gru pa rDo rje rgyal po, 1110-1170年)是藏传佛教噶举派帕竹噶举支派(Phag gru bka' brgyud)创始人,又是噶举派大师塔波拉杰(Dwags po lha rje, 即冈波巴sGam po pa,1079-1153年,米拉日巴弟子)的著名弟子之一。帕木竹巴本人在整个藏区都具有崇高的宗教威望,他的造像保存数量较多,近年来越来越多他的肖像作品公布出来。此像即是新近发现帕木竹巴的重要铜肖像之一。

铜鎏金帕木竹巴像

这尊祖师像染黑发,额头圆,鼻梁有弧度,有所谓的鹰勾鼻子的特点,颊颐丰满,面含微笑,双颊明显有较浓的络腮胡子,一直连到下颚,并包围上唇。身着百纳衣式的袈裟,这种袈裟明显受到汉地僧服的影响,是元明以来藏传佛教造像出现的新特征。

铜鎏金帕木竹巴像

此像之所以能认定为帕木竹巴的肖像,是因为它符合了以下特征:身体粗壮,鼻梁隆起,浓须,宽面,下唇厚,略外翻,微露白齿,有精心表现的络腮胡子包围整个嘴唇,这一特点在藏传佛教祖师造像中很少见到,几乎可以作为他的标志性的特征。

铜鎏金帕木竹巴像

此尊帕木竹巴铜造像具有丹萨替造像的风格特点:像高32厘米,铜鎏金,金色明亮,用铜厚重,衣缘有阴线刻卷草纹,祖师身体强壮有力,腰身挺直,全跏趺坐于台上。与现存诸多丹萨替寺多门塔上的造像水平与风格都相当接近。(罗文华 文章节选)

明永乐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

明永乐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

估价:RMB 4,000,000-6,000,000 

年代:明永乐 尺寸:27cm

明代永乐皇帝(1422-1435)执政时期,皇室盛行馈赠佛像给西藏宗教领袖和寺庙,西藏庙宇即保有几十尊上下,现存于世的带年号刻款的永乐佛像多因此而流传于世。此尊佛陀坐像,螺发排列规整,肉髻高隆,宝珠顶严。宽额丰颐,眉如初月,双目微合,嘴角上扬,略含笑意。面部刻画具有汉族人容貌的基本特征。身着袒右肩袈裟,层层堆叠,织物质感较强。左手施定印,右手触地印,金刚跏趺端坐。莲座上下沿各镶一圈连珠,束腰内收呈锐角状,莲瓣挺拔饱满,周匝环绕,主瓣间露出底层莲瓣一角,瓣尖饰卷云纹。莲座上镌刻“大明永乐年施”楷书阴识,虽失金较多,仍可辨别。永乐宫廷造像,大多为尺寸20cm以下的随身佛,如此件这般27cm的大尺寸佛像,极为罕见。拍卖市场上同尺寸的永乐释迦造像,曾分别出现在佳士得香港2007年春拍和苏富比纽约2012年秋拍的拍品中,与此尊艺术特征基本一致。

蒙古17-18世纪 铜鎏金无量寿佛

蒙古17-18世纪 铜鎏金无量寿佛

估价:RMB 3,000,000-5,000,000 

年代:蒙古17-18世纪 尺寸:35.3cm

藏传佛教仪轨的无量寿佛,在17世纪至18世纪的汉、藏、蒙地区受到了大规模的崇拜 。清朝的帝王们对无量寿佛的信仰尤其突出。康熙宫廷造像存世量较少,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无量寿佛题材。一套尺寸较大、特点鲜明的康熙风格无量寿佛,有十余尊流通于市,可以说是康熙宫廷造像的代表之作。至乾隆一朝,皇帝对无量寿佛的崇信有增无减,在孝圣宪皇太后和乾隆皇帝的整数生辰,内务府和百官都会进献成千上万的无量寿佛作为寿礼。

蒙古17-18世纪 铜鎏金无量寿佛

这件无量寿佛,集顶级扎纳巴扎尔造像唯美、华丽、严谨的特点于一身,有可能是流通于市场的扎纳巴扎尔风格造像中尺寸最大的无量寿佛。遵循无量寿佛的标准仪轨,此像几乎完全对称,更显庄严。全跏趺坐于双层莲座,双手置于腹前,朝上相迭作结禅定印,上托长寿宝瓶。宽肩窄腰, 胸肌饱满, 健美的身型散发着生命的活力。佛陀微微颔首,目光低垂,若有所思,面部表情祥和宁静。佛面圆满,额头略呈方形,鼻梁高挺,双唇微微抿起,造型上以尼泊尔早期造像为灵感。

头戴五叶佛冠,冠叶高耸 ;耳后宝璔、飘带俱全,深具东北印度帕拉艺术之风。耳铛呈“S”形,状如水花,是同时期蒙古扎纳巴扎尔风格造像比较典型的一个样式。发髻高耸, 余发自发髻底部分两股垂于肩膀 。发髻的形状与帕拉造像相似,而两股余发的形式明显受到了尼泊尔早期造像的影响。与尼泊尔早期艺术不同的是,扎纳巴扎尔造像精湛的工艺将披于肩上的发卷刻画得丝丝入扣,如浪花彼此追赶,沿着肩膀的曲线倾泻而下。

此像上身赤裸,身披璎珞,下身裹绕薄裳。项饰的形式特殊,共有四层。 第一、二层为简单的环状连珠,第三层为连在第二层的五串小环,第四层以相似的方式连于第三层。这个样式在同类造像中是比较复杂的。另有一串长璎珞,从胸部两侧绕过双乳,垂于小腹。 长璎珞勾勒出佛祖上身的外轮廓,强调了胸部的挺拔和肌肉的膨胀感,这体现了草原民族对雄浑壮阔风格的追求,与中原造像、西藏造像的气质都不同。

蒙古17-18世纪 铜鎏金无量寿佛

蒙古17-18世纪 铜鎏金无量寿佛

对正面与背面同等重视是扎纳巴扎尔造像的另一特点。从后方观察此像,腰背挺直,背部脊柱下凹,两侧背肌微隆,富有真实躯体的肌肉感。左肩斜批一条连珠长链,呈一条优美曲线贴合背部垂落,从右侧大腿环至胸前。曲线连贯,连珠粒粒相连,颗颗均匀饱满 ; 腰部璎珞呈双排环垂下,环形各自弧度一致,形状对称,连珠小巧玲珑,一丝不苟,体现着扎纳巴扎尔造像在细节上的极致追求。流通于市的同类造像中,此尊在装饰的繁缛程度、工艺的精致程度上都首屈一指,可推测其在制造时极为重要的用途。(王翰驰 文章节选)

西藏15世纪 铜鎏金长寿佛

西藏15世纪 铜鎏金长寿佛

估价:RMB 1,800,000-3,000,000 

年代:西藏15世纪 尺寸:32cm

无量寿佛又称长寿佛,为阿弥陀佛的报身,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代表着寿命无尽,广受欢迎。与白度母、尊胜佛母合称为长寿三尊,是藏传佛教寺庙中常见的组合,被人们认为是富寿吉祥的象征。此尊无量寿佛着菩萨装,戴菩萨宝严,分别为宝冠、耳珰、项链、璎珞、臂钏、手镯等。造像五官端正秀美,面涂冷金,唇眼眉目有彩绘。宽肩细腰,身姿端正挺拔。金刚跏趺坐姿,双手结禅定印托宝瓶,瓶口向四面搭落连珠式流苏。下承束腰式仰覆莲花座,莲花瓣排列规整,莲瓣饱满而秀丽。宝冠及周身饰品多处嵌松石及红蓝宝石,这是藏地工匠惯常采用的装饰手法。下身着贴体长裙覆至脚踝,裙身刻画极为奢华,绘有细密的连枝花卉和几何图饰,几乎覆满双腿。此像体量硕大,华丽非凡,是西藏佛教艺术鼎盛时期的难得佳作。

明早期 铜宝冠释迦牟尼佛

明早期 铜宝冠释迦牟尼佛

估价:RMB 1,300,000-2,000,000 

年代:明早期 尺寸:52.5cm

密教形成之前,佛像仅穿袈裟,不戴任何饰物;形成之后,佛像不仅佩戴宝冠,还在身体各部位佩戴饰物。这种宝冠佛的形象分别传入了印度西北部、中国西藏和中亚地区。此尊佛像在西藏造像艺术的基础上,融入了内地佛教造像的传统审美情趣,侧重对汉人面相特征和脸部表情的细节刻画,强调手脚的柔软度和指节纹路的清晰度。在服饰上展现了一种袈裟的新式披法,一改“通肩式”和“右袒式”袈裟的传统披法。采用内地惯用的写实性手法处理衣裙纹褶,追求厚重、流畅、自然、生动的效果,并在衣缘处錾刻精美的缠枝花卉纹。以上这些特征分别反映出佛教造像艺术在民族化的发展进程中越来越讲究人物造型与服饰搭配的整体艺术效果。

造像头戴宝冠,饰螺发,肉髻圆隆,宝珠顶严。耳上扇形冠结横出,耳际处宝缯上扬,两绺余发披搭双肩。耳珰上部为圆形,中心为六瓣花,下部为花叶。宝冠叶片大而舒展,冠叶正中的宝相花左右各出一茎向上呈弯月形,为14-16世纪西藏造像的常规冠式。其余四片冠叶与耳珰下部的花叶样式相同。面庞丰满,双目低垂,直鼻小口。下颌圆润,双唇微启,神态和颜悦色。身姿端正挺拔,肩部宽阔,腰部收束。颈部雕有三道蚕节纹,四肢佩饰单环式手镯和双环式臂钏、脚镯,右臂上可见花形饰物。上身斜披袈裟,右肩搭偏衫;下身着僧裙,胸前微露僧袛支。左手结禅定印,右手施触地印,跏趺端坐。梯形束腰式仰覆莲座,上下沿均饰联珠纹一周。莲瓣宽肥饱满,饰三朵卷云纹,对称分布。造像端庄大气,铜质光亮润泽,雕刻工艺精细,是目前尺寸最大、最完整的一尊明代表铜造像,对研究明早期佛教造像艺术有着重要的意义和参考价值。

西藏15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

西藏15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

估价:RMB 1,200,000-1,800,000 

年代:西藏15世纪 尺寸:28.6cm

释迦牟尼佛是汉藏共同崇奉的佛祖,是佛教创始人。表现他的传记和本生故事题材的壁画、唐卡在藏传佛教寺庙中留存得较多。成道像是释迦牟尼在菩提伽耶的一棵菩提树下悟道证悟时的形象,佛经记载,释迦成道后,大梵天神前来诘难,不承认他证道,释迦即以右手指地,称大地可以作证,众地神刹那涌出地面为其作证。此像即为释迦牟尼佛成道像的典范作品。

释尊头顶肉髻高耸,宝珠顶严,头饰螺发,排列整齐,有绀蓝涂饰。面庞丰润如童子,天庭饱满光洁,弯眉高挑与鼻胫相连,眼睑微阖,沉静下视;双唇饱满,嘴角微扬,相容和煦,流露出无限智慧和宽广的慈悲。温柔的微笑和稳定的凝视,完美地捕捉佛的证悟启示。眉间白毫凸显,白毫相是佛陀三十二相之一,佛教传说释尊眉间有白色毫毛,右旋宛转,如日正中,放之则有光明,琉璃般遍照整个宇宙虚空,名“白毫相”。身着袒右肩袈裟,薄如蝉翼,为早期的萨尔纳特式样。腹部透过轻薄的袈裟清晰勾勒出肌肉曲线;衣缘、裙边处刻双连珠纹,其间錾刻精美的麦粒纹饰。袈裟下摆平铺于台座之上,双腿间形成扇形衣褶,整齐大方。左手置腹前结禅定印,代表其进入三摩地的无碍禅定,在无碍禅定阶段要为所有众生的利益尽力;右手施触地印,是帮助信徒禳退魔力;双脚盘成金刚跏趺座是观修的姿势,其含义与左手所施禅定手印的含意相似。下承半月型双层莲座,仰覆莲瓣十分精巧,莲瓣为双层,外层宽大扁平,内层线条更为柔和,富有弹性和生命力,内层莲瓣的尖端饰有卷翘翻起的卷草纹,外层瓣尖上翘,刻画极为精细,立体感极强。上下沿均饰一道连珠纹,颗粒型方,座背光素。

十四世纪到十五世纪是西藏本土艺术吸取印度、尼泊尔及汉地艺术,走向独立成熟的时期。一如本尊童子般年轻的、下颌尤为柔润丰满的面庞和精致清晰的五官,就有着非常明显的尼泊尔造像风格特征。手长臂长,体态挺拔虽然健硕却极为匀称而非肌肉更发达更魁梧的身躯,又明显带有帕拉造像的风格,且更符合藏族本地的审美情趣。艺术家用一种格外动感的生命力,使佛陀呈现出一种超然的魅力;身体的各个方面,从弯曲的脚趾到细长柔美的手指,都传达出一种充满活力的平衡感。整尊作品造型大气,简约明快,是十四至十五世纪西藏造像中难得一见的大尺寸精品。

西藏15世纪 合金铜四臂大黑天

西藏15世纪 合金铜四臂大黑天

估价:RMB 1,000,000-1,500,000 

年代:西藏15世纪 尺寸:18cm

四臂大黑天是大黑天三种形象之一,是胜乐金刚所化现,摄诸佛之身、口、意、功德、事业,为主修胜乐金刚的密乘行者之护法神,亦是噶举派最主要的护法。此尊红铜合金铸造,不鎏金,铜质细腻润泽,头戴五骷髅冠,发髻高耸。面有三目,阔口呲牙,眉、嘴、两腮及下颏蓄有卷须,两耳戴圆珰。上身袒露,胸前挂五十骷髅长链,象征他通晓一切经典,同时还挂有一条的长蛇,蛇的头、尾在腹部相接,活灵活现,令人毛骨悚然;下身围虎皮短裙;手腕、上臂和足部亦有钏镯和长蛇装饰。用蛇作装饰是表示对龙王的降伏,同时蛇在藏密中又代表佛教根本烦恼中的“嗔”烦恼,所以也可以理解为此尊超脱、断除了这种烦恼。身后上举的双手,左手高举三股叉(象征断灭“三毒”),右手举宝剑(摧毁一切障魔和怨敌),身前主要两手,左手当胸持骷髅碗,右手抚右膝执椰果,通常玛哈嘎拉的这只手持钺刀,如此般执椰果的,在同题材造像作品中较罕见。

西藏15世纪 铜鎏金宝杖怙主

西藏15世纪 铜鎏金宝杖怙主

估价:RMB 900,000-1,500,000 

年代:西藏15世纪 尺寸:22.8cm

宝杖怙主,即二臂玛哈嘎拉,亦称大黑天,是宫室、知识和财富的保护神,亦是普贤如来之忿怒化身,能赐予贫困者福德财富,普度众生的功德。圣尊身形矮胖,一面二臂,三目圆睁,双眉及髭须均为火焰形,染赤色,阔口呲牙,彰显其狰狞忿怒形象。饰五骷髅冠及环状耳珰,右手持钺刀,左手持嘎巴拉碗,有一横棒(梵文gandi)横置双臂中,因为宝杖怙主最初是那烂陀寺的保护神,是吉祥喜金刚之事业尊,故关于此横棒的功用,据说具有寺院锣锤的功能,其发出的声音可以恫吓四魔,且可兼作武器“魔棒”挥舞。此横棒为长条形横梁,轮廓以连珠环绕,棒身刻菱形几何图案,首尾两端雕摩尼宝为饰。怙主身着虎皮裙,双腿弯膝站于天魔背上,身挂鲜人首鬘,佩戴项链、臂钏、手镯等饰品,周身饰物多处镶嵌绿松石。腹部圆鼓,短腿粗壮,憨态可掬的形态却蕴含巨大的力量。下承单层覆莲座,莲瓣细窄,秀气挺拔,周匝环绕,上下沿饰细密的连珠纹。比例匀称,整尊充分表现了宝杖怙主的神秘感与力量感。雕工细腻,装饰华丽。尚保有原封底,更显殊胜。

不丹18世纪 铜鎏金莲花生

不丹18世纪 铜鎏金莲花生

估价:RMB 550,000-850,000 

年代:不丹18世纪 尺寸:31cm

莲花生是佛国圣地乌仗那人,藏传佛教宁玛派的著名祖师。吐蕃时期,莲花生应吐蕃赞普赤松德赞邀请入藏传法,其一路降妖伏魔,入藏后于779年建立西藏历史上的第一座寺庙桑耶寺。此尊造像表现的是莲花生大师讲经说法时的情景。左手托嘎巴拉碗,右手持金刚杵(已失),结全跏趺坐于莲花座上。头戴莲花帽,帽沿原嵌五颗大宝石,帽顶插羽毛,正面浮雕半月、太阳。面庞圆润丰满,眉头紧蹙,双目圆睁,神情威严而昂扬。颈间佩戴华丽的倒三角形项链,外披僧氅,僧氅上刻有大朵祥云图案,内穿交领坎肩。主尊结跏趺坐于单层仰式莲花座,莲瓣如花叶状,叶间以弧形连珠纹相连,独具特色,与喀尔喀蒙古扎纳巴扎尔造像常见的一种圆形仰莲座颇为相似,此类莲座亦是不丹地区造像的重要风格特征。

 尼泊尔14世纪(马拉王朝) 铜鎏金金刚持

 尼泊尔14世纪(马拉王朝) 铜鎏金金刚持

估价:RMB 400,000-600,000 

年代:尼泊尔14世纪(马拉王朝) 尺寸:24.3cm

无论从艺术风格、用料、以及保存特点来看,这都是一件纯正的尼泊尔马拉王朝造像作品,应为纽瓦尔工匠所制。红铜所铸,莲座背部涂有朱砂,且不见面部泥金、佛发蓝彩的痕迹,故推断此件金刚持为尼泊尔寺庙供奉之作,为地地道道的尼泊尔造像作品。金刚持是密宗总重要的主尊之一,其形象是头戴宝冠、披挂璎珞、着天衣彩裙,双脚结金刚跏趺坐,左手持金刚铃,右手持金刚杵,且左手在内、右手在外。金刚杵代表慈悲、金刚铃代表智慧,铃杵交叉代表慈悲、智慧不二。

14至15世纪马拉王朝早期艺术的华丽、甜美的艺术风格在这件作品上得到了淋淋尽致的呈现。公元1200年,国王Arimalla 终结了塔库里(Thakuri)王朝的统治,以加德满都河谷为中心创立了马拉王朝。该王朝绵延500余年,以1480年为节点分为两个阶段:1480年以前一般被称为马拉王朝早期,1480年起王国一分为三,直到1768年王国覆灭的时期被称作“三国时期”。此件铜鎏金金刚总持应为马拉王朝早期的一件作品。

在这个时期地缘政治相对稳定,东北印度的穆斯林以及西尼泊尔的迦舍-摩罗王朝对加德满都河谷的频繁侵略告一断落,马拉王朝逐渐恢复了元气,宗教艺术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纽瓦尔工匠的制像技术在这个时期达到了巅峰水平。这件造像慷慨的用料、丰富的细节、以及宁静安详的气质正体现了这一时期的盛世之相。 与大多数尼泊尔造像一样,此像为红铜所制,从失金处可见铜质细腻、坚硬。金刚总持面形圆润,高额短颚,钩鼻小口,具有同时期尼泊尔造像的典型特色。头戴五叶宝冠,主冠叶底部,可见一金翅鸟,其两爪伏于冠檐。这个细节极为独特而富有趣味,是这一时期尼泊尔的金刚总持像所独有的。

这个时期的尼泊尔造像,在装饰上强调一种超越重力的飘逸。比如这件造像的宝缯如蝴蝶翅膀一般飞扬舒展,一条飘带呈“Ω”环绕双肩,由腋下穿过后向身体两侧升起,飘带尾部如同两朵喷射的水花。这种飘带所强调的飘逸理念从尼泊尔传至西藏,在同时期的丹萨替寺造像和后来的扎什伦布寺造像中都得到了体现。继承了13世纪以来马拉王朝创造的雄健华丽之风,预见了15世纪之后尼泊尔以及西藏艺术趋向的秀丽婉转之气,此作于艺术风格上承上启下,于制作工艺上傲视同类,且题材珍贵,不啻为一件重要珍品。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曼谷金山寺方丈被逐出佛门,《杨岐派史》新书发布

下一篇:澳洲华裔名厨杨宝玲:禅与烘焙的艺术|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