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艺术的边界在哪里?这几个方面问题值得注意

2018-06-05 | 文/张总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佛教壁画

佛教壁画

什么是宗教艺术,什么不是宗教艺术?宗教艺术有没有清楚的边界,或者说能否给出一个清楚的界定?这是我们要回答的。当然,这个问题也比较复杂,有一定的模糊性,但是我们仍应给出回答,或者说给清楚的界定。或者说,能够将清楚的范围、广义与狭义之边界与适度的模糊性同时解决。

首先,应该从广义与狭义之定义来考虑宗教艺术,即宽泛与严格的范围,但实情明显会具有三个层次或圈环。最核心狭义严格的宗教艺术当会严密联系宗教本身的定义,即四要素,宗教观念、体验、行为、制度。艺术未必要完全满足四要素,但是体现宗教观念及感情,在宗教活动(仪式)以及体制起作用,即是宗教艺术。

佛像

佛像

宗教艺术在宗教仪式中起到重要作用,而宗教仪式不仅是宗教活动,也体现了其制度。即使没有举办仪式活动,宗教场域中的艺术形象与象征也会起到感召助于体验等作用。佛教的“像教”之说,也传达出其宣传教义观念及感情的作用。这些就是严格、狭义的宗教艺术。换一角度来说,艺术品参与构成了宗教场所、或在宗教场所之内,成为仪式中必要元素或成份,关联于宗教行为如修冥想观像等等,肯定是纯粹、正规的宗教艺术品。当然,于古今社会原因等等,这些宗教艺术也有变转的可能性。若古代石窟中的像与画,留存今日成为文物、博物馆展品。其宗教性隐退而艺术文物性突显,其身份就会转为广义的宗教艺术品。

唐卡

唐卡

广义的宗教艺术范围宽泛,宗教题材的艺术品也是其重要部分。严格说来,宗教题材的艺术品实际上世俗性更多了一些,但是仍具有宗教性。一眼望去是宗教内容,如种种圣像或修行者像等等,但不一定是严格意义的宗教艺术品。确实,古已有之,从古代就有很多画家都会绘出宗教方面题材之作,可在各种场所地或更多可谓供作欣赏于世俗世界。而现代社会此类作品则更多数更多,情况也更复杂一些。实际上此个层次范围艺术作品,可以说既有宗教性,也有世俗性。但是其中程度有不同或身份也可有转换。例如唐卡画作现很常见。不少绘出后就经市场流通,广布于各种场合。所以,多可称为宗教题材艺术作品,虽然其绘时或遵诵经等程序。但其回归宗教场所或严格用于宗教目的,那其身份也可归位于宗教艺术作品。

总之,仅从题材上来初看,并不能明确其归属。当然,其中有些细节还可讨论,如宗教场所方面,有些较为私秘的宗教场所或家庭佛堂像龛等,或者画出后经开光后是否成为严格宗教艺术品等,尚需讨论。但从学术角度而厘定范围标准,并具有可操作性,我们还是要认定宗教场所为国家与社会认可、可以传教宣教的场所。所以在家庭佛堂等环境中,或可认为此作品暂时具有较纯正的宗教艺术性质,经过开光作品主要仍须看其用途而定。

还有些东方宗教如印度所存不少种类宗教,其特征即与世俗无区别。其宗教就是其生活方式,此种情况或可皆纳入为宗教艺术范围。

艺术性用品皆入宗教题材艺术品与部分古代宗教艺术等,是广义的宗教艺术品,属第二层圈的范围。

琉璃工艺品(图片来自网络)

琉璃工艺品(图片来自网络)

更外围的是具有宗教韵味或意蕴等等的艺术品,应该如何看待呢?这些作品在现代社会中确实不少见,有相当数量不同品类。其外围与复杂些的性质也很明显。因为不论艺术品类如何,其题材并非是宗教的,即一眼看去并非宗教内容,而常冠有各种宗教性称呼等等。所以,界定其是否为广义的宗教艺术品,也有难度。有人认为是宗教性或具宗教性,有人认为不是或没有。或作者认为是,观者不认可。甚或观者从作品出看出宗教意味蕴含,而作者未认知。但在此,必须给出边界范围。这就是看其作品的宗教性是否得到社会、公共与集体的认可。是否具如社会和集体公众性认可的宗教艺术品性,是则可划入宗教艺术品范围,不是则并非宗教艺术品——且是广义范围的边界。

当然,作品也有变动转换的可能性,其中也还有可探讨的种种细节。因为宗教是社会性的概念范畴,所以宗教艺术品也须要服从。如果只被个人宣称为宗教艺术品,并不能得到认可。其实这种宣称之中很可能具有某种文化甚至商业内涵,而非宗教本身。由此可以划出广义宗教品的边界,尽管因可能的转换或其他细节,此边界或一点点宽度与模糊度,而不是一条锐利的细线,下图表可简示。

QQ截图20180605164514.jpg

讨论宗教艺术范围边界中宗教与艺术关系等等,还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即宗教与世俗,宗教与艺术这几对概念的历史变迁,密切相关还有其中创新与继承问题。

现在讨论宗教如何如何,前提就有宗教与世俗、神圣与世俗的分野。现有研究认为这区别与划分,主要还是西方的宗教学术方面所带来,与神学传统有关。而东方情况有所不同,特别是印度那样的南亚国家,宗教极为繁多,对很多人来说,宗教就是其生活方式、生活本身,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以中国宗教的现状来前,也有很多不是两分可以表明,如很多三教合一的民间信仰以及儒家、敬天法祖传统等等。但就目前现实而言,现代国家都有政治与宗教关系之原则,除少数例外,绝大部分国家奉行政教分离原则。国家允许公民自由信仰,宗教活动传教宣讲必须在宗教场所。所以,由此基本情况出发而谈论处理宗教艺术及边界也很有必要。

又一方面是古今的变化。宗教与艺术的关系及其边缘界限等,还应考虑历史状况。宗教与艺术其实不是对等的概念,历史上尤为如此。古代意识形态曾以宗教为主体,伴随人类起源,是最重要方面,艺术只是伴生的次要现象或形态。直至中古时期,艺术不艺术似无多大关系。西方文艺复兴以后,经过工业革命,世界上民族国家才成为主体,政教分离成为国际上通行的法则。宗教在社会上重要性或份量大大下降,而艺术则上升很多。当然其背后宗教建筑的减少弱化,各国多具的从国家至地方成网络状系统的博物、美术馆普及(还有相应的图书馆、音乐剧场、影院等等)。古代这些文化功能多从属于宗教机构实体等,所以现代人很自然地从宗教与艺术的关系来探讨问题。

佛教香炉

佛教香炉

从历史角度来说,宗教在古代社会起的作用、占的份量远过于艺术。所以在古代无论如何制创艺术品,全无或并无近现代艺术家与艺术品包含的观念。古代社会教堂寺观所起的作用涵盖现今博物美术馆的很多作用。所以,现代社会人从艺术出发而考虑与宗教关系很容易过份或过多。总之,如果概括而说,体现宗教观念思想,用于宗教目的用途,置于宗教场域之中的艺术品,是宗教艺术品。若再加分析,那么宗教场所中艺术品可能很是重要,仪式活动、修行观想等皆有需要。又因现代社会一般的国家普遍采用政教分离的原则,传教宣教须在宗教场合,所以,最主要的宗教艺术品,是宗教场域之内的艺术品。

宗教艺术品常见的现象还有承袭前作的情形。由于宗教艺术品用作崇拜礼仪等,若种种偶像,并不需要多少创新,这与现代社会中艺术家的创作须以个人的创新作品为底线,极不相同。

敦煌莫高窟

敦煌莫高窟

宗教艺术虽不求创新,但其各大时代仍具变化,特色显明。从敦煌莫高窟这种沿续千年的宗教艺术品中尤见明确。所以不署名的工匠作为古人宗教艺术品基本特质。这些作法与其他方面相同,如译经者翻经时,先参看前人所译,有好处就直采用,不满意处自译,亦不注明,也决非抄袭。包括中国古代学者论著,也没有注明出处等“学术规范”,并非无自已的思想观念创造性思维。所以,今天如何继承古代宗教艺术品,在此方面特要注意。既不要过分强调个人性及创新性,也不宜过分拘泥于古艺术品的造型、风格及样式,如此等等。

宗教艺术品与非宗教艺术品应当有较为清楚的范围、明确的边界。当然不易做到极为明晰、也不宜非常绝对。双重性质或灰色地带等情况都是存在的。卡冈的艺术形态就强调其开放性,并且借用光谱色彩的渐变性,模糊了艺术品与非艺术品的界限。但是此说在后来所得的认可并不高,也就是界限模糊并不成功。所以我们采用更明确也更宽容的方法。就宗教艺术的范围,有严格狭义说,也有广义宽泛说。广义的宽泛还有两种情况与边界。同时承认其间相互转化变动的存在。在边界处辅以宗教性之说,以宗教性含量配合清楚明晰的边界,使之形成较完备的观点,具有可操作性。因为纸上谈兵还好办,如果办展览编图册、就很麻烦,特别是宗教艺术展,确切的分界在哪里呢?或者说我们办理时也有一定灵活性,但是说法认识要明确。

作者:张总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宗教艺术研究室研究员,海南南海佛学院佛教美术系教授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牛首山佛舍利对外公开瞻礼,敦煌壁画精品亮相德国

下一篇:梵华日报|少林寺确定重拍《少林寺》,龙泉寺首推贤二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