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东南亚千年佛国,看柬埔寨年轻僧人的一天|这世界

2018-05-04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柬埔寨的年轻僧人们

柬埔寨的年轻僧人们

在柬埔寨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来往穿梭的僧人。在世人眼中,那一抹抹橙黄早已变得司空见惯,不过,僧人的日常生活却仍然是个谜,充满着种种未知。金边乌那隆寺的Chhurn Samrach为我们揭晓谜底,伴随着这位年轻僧人的讲述,我们一起走进这个国度中最神圣群体的一天。

金边的乌那隆寺

金边的乌那隆寺

清晨五点半

此刻,一间素雅的僧舍中有张简单的单人床,床上的Samrach缓缓地睁开双眼。橙黄的僧袍挂于床头,英国足球明星的海报贴在床尾。不远处有排书架,上面满满当当地全是书。

地上还睡着个在寺里学习的孩子,此刻也揉着双眼醒来。寺中经常会收容一些贫苦家庭的孩子,为他们提供食宿,教他们学习经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会正式成为寺中的僧人。

柬埔寨僧人在晨读

柬埔寨僧人在晨读

清晨六点半

在寺里,Samrach开始了每日四小时的巴利语学习。他常常笑着说:“如果我不当僧人,恐怕就没法子学习了。”可以说,出家是这个国度穷人家的男孩子获得教育的唯一途径。

Samrach生于暹粒省一个遥远的小村落,家庭条件并不优越,现在每年需省下大概500美元来维持学业。这些钱,一部分来自信众馈赠,一部分来自母亲的资助。为了学业,不少僧人会在清晨接受布施,但Samrach选择在这个时段刻苦学习。乌那隆寺的地位,注定了他获得的布施要比其他乡野小寺的僧人多得多。他说,大城市的僧人其实应该庆幸,维持学业并不是那么艰难。

柬埔寨僧人们就餐的场景

柬埔寨僧人们就餐的场景

上午十一点

13位僧人、20名学徒的午餐大概要花费10美元。寺里的厨房很朴素,还有点儿暗,不过墙上的一道裂缝让阳光有机会偷溜进来,为暗沉的空间增添了一丝动感。一位老妇缓缓地踱着步子,口中不停地分配着任务。一些学徒负责切菜,他们全神贯注地投入着,对旁边偷食的小馋猫儿视而不见。

午饭中,僧人们盘腿坐在地上,或静享美食,或轻声谈论佛理。

下午一点

这时,Samrach已从一小时的午间小憩中醒来。他开始学习英语了,有时会朗读,不过读着读着又觉得有点吃力,于是又决定在刚买的笔记本上观看YOUTUBE视频。这个电脑不便宜,价值600美元,可是他攒了两年的钱才咬牙买下的。

暗暗的僧舍,正好为躲避午后热浪提供了绝佳去处。Samrach坐在床上,看面前的电脑上,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的嘴唇一张一合,慷慨激昂。Samrach说,观看演讲对学习英语蛮有效果。不过视频内容也不全是严肃的,比如他就是《柬埔寨儿童好声音》的铁杆粉丝,对年度冠军的竞猜,他的活跃程度绝对不比寺外的人们差到哪里去。

金边的小咖啡馆

金边的小咖啡馆

下午三点

寺里的咖啡并不太合胃口,他经常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去逛寺外的咖啡馆。那里有清爽的空调、香浓的咖啡以及慵懒浪漫的流行乐,日子仿佛有一点点小惬意。不过这种机会也不是特别多,因为咖啡的价格并不便宜。

品几口咖啡,Samrach更加放松地向小伙伴们聊起自己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个军医,在上世纪90年代的内战中不幸死去,留下可怜的孤儿寡母存活于世。为了活下去,母亲出家了,随后在15岁那年,他也做了僧人。Samrach有些苦涩地说:“一些人选择这样做,可能只是因为贫穷。”不过,他对出家赋予的种种机会非常感恩,对佛理教义的学习也毫不含糊。

从咖啡店出来,他在王宫前宽阔的草坪上散步。这是个好地方,不少僧人在晚课开始前会到这里遛弯,让身心放松放松。

金边的王宫

金边的王宫

下午五点半

在建光大学,Samrach每晚都要学习三个小时的英语。很多同龄的僧人喜欢选修佛经,不过他对钻研各国语言更有兴趣。也许在他看来,学习英语更容易找到工作。

如果还俗,会做什么?聊起这个,他说可能会继续学习语言,完成硕士学位,然后在高校当个英语老师什么的。

“其实,僧人们有了知识,可以在很多方面服务社会,”他腼腆地笑着。大多数僧人还俗后可能会继续过着相当佛系的生活,不过,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去尝一尝啤酒到底什么滋味。

晚上八点半

英语课后,他走回僧舍,冥想一刻钟,然后入睡。

夜幕中,旧的一天结束,新的一天又即将到来。

柬埔寨僧人的身影

柬埔寨僧人的身影

作者:Nathan Paul Southern

编译:李芳

来源:《SOUTHEAST ASIA GLOBE》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泰国佛教圣地建别墅引抗议,沈阳法轮寺佛塔粉刷一新

下一篇:梵华日报|4名男子盗取功德箱被抓,3个敦煌“洞窟”进入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