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拥抱社交媒体一个月,网络佛系大V们幸福吗|般若头条

2018-04-28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释永信开通微博

释永信开通微博

3月21日,河南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首次开通了他的个人微博帐号“释永信师父”,紧接着,他又分别在3月23日和4月1日开通了今日头条帐号和微信公众号。

低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释永信,以“释永信师父”这个全新的面貌,闯入了“新世界”。

“一件幸福的事”

释永信

释永信

在此之前,作为时常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公众人物,释永信一向低调,他甚至极少接受媒体采访。2008年,约了两年的李湘终于如愿以偿对他进行采访,而大和尚的脸红却成了新闻头条。近年来少林寺风波不断,网络上关于“少林寺借佛教敛财”、“少林寺选秀黑幕”的新闻层出不穷。而处于旋涡中心的释永信一直采取“避世”的态度,对于质疑顶多回应一句“清者自清”。

然而这次微博、头条号、微信公众号三个平台“轰炸”式地一次性曝光,给了所有关注少林寺和释永信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少林寺

少林寺

也许早就料到了众人的质疑,释永信于4月1日在他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能通过网络弘法和修行,是一件幸福的事》一文,其中写道:“近日应国内外众多弟子和信众们的多次要求,我开通了个人的微博、头条以及微信公众号。希望通过这个便利的渠道,能够与大家交流互动,主要与大家分享璀璨的少林禅武医文化和禅宗智慧,以及我个人这三十年来在带领少林僧团走向全球过程中的所想、所做、所悟。”同一时间,他在微博和头条号也发布了这篇文章。

此后,释永信就在网络中认真“分享”起来。在微博中,他交流佛学思想,回答网友的疑惑,还开通了三个话题“指月”、“禅事”和“邀您提问”,做起科普、讲起故事。在微信公众号中,他还会针对用户的阅读习惯,发布长篇文章。4月14日,针对“普陀山上市”风波,他适时推出了文章《原则问题不让步》,从自己的书《我心中的少林》中摘选出片段,重申“少林寺不上市”的问题。

释永信微博信息

释永信微博信息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释永信已分别在微博和头条号积累了3万和6.6万粉丝,而微信公众号平均每篇的阅读量也达到了1000。

高质量、高频率的内容发布,在树立起释永信本身IP的同时,少林寺也多了一个发声的渠道,更多了一个树立正面形象的窗口。借由互联网,少林寺也能践行“人间佛教”,将佛法应用于世间法,实现网络弘法。

活跃在互联网上的佛系大V

借由互联网进行网络弘法早就不是一件新鲜事。诸多有名气的法师很早就在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中进行“佛法输出”。最典型的当属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在2006年开通了博客

学诚法师在2006年开通了博客

早在2006年,学诚法师就开设了博客,截至目前,访问次数已经达到了1900多万次。2009年,他开通了多语种微博帐号,到今年为止一共开通了16个语种的微博帐号,涉及的语言涵盖了世界2/3以上的国家和地区。除了及时发布他的日常工作动态以外,学诚法师还每日在微博中为有烦恼的网友解疑答惑,受到很多网友的推崇。在中文微博中,他已发布了36139条微博,积累了98万粉丝,是网络世界的大V。

活跃在微博的法师们

活跃在微博的法师们

在微博中搜索“法师”,账号多达50页

在微博中搜索“法师”,账号多达50页

与学诚法师一样活跃在网络世界的法师还有很多。以新浪微博为例,获得认证的帐号就有基隆法源寺、苗栗弘法禅院主持海涛法师,河北省佛教协会理事、沧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恒愚法师,菩提书院院长济群,重庆华岩寺方丈、重庆市佛教协会副会长道坚法师,河北省魏县佛教协会会长、魏县白佛寺住持昌亮法师,无锡开原寺方丈能超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玉佛禅寺方丈觉醒法师,沧州水月寺恒庄、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延参法师等等。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粉丝基础,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千万。这些微博内容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利用网络传播佛教文化。

觉醒法师微博中整齐的列队式留言

觉醒法师微博中整齐的列队式留言

觉醒法师的微博非常典型,内容主要为分享佛法、交流在生活中为人处世的道理、分享其个人书法作品等。他几乎每发布一篇微信,都有粉丝在留言里发布三个双手合十的表情,似乎有一种无形的默契。觉醒法师将他对世界的看法、对佛法的领悟、对艺术的感知尽数发布在微博中,对于他的12万微博粉丝来说,这里或许也是一种方便的法门得到开悟。

延参法师

延参法师

更为人熟知的例子是延参法师。2012年,他因峨眉山的一段视频而走红,此后开通了微博帐号,目前已积累4484万粉丝,可称得上是超级网络大V。除此之外,延参法师还与媒体合作,担任脱口秀节目《两个和尚锵锵锵》的常驻嘉宾。虽然这种高调的风格常常引起质疑,但是在他的某期节目下面,有观众留言写道:“若不为弘法,谁愿淌红尘。”也许为他在网络世界诸般言行做了一个注解。延参法师的微博内容相对比较风趣,比如“捡来的瘸狗,经行的丑僧,组成的生活,也是陪伴,也是温暖,也是感恩。”比起释永信、学诚法师、觉醒法师,他的微博内容更加活泼,甚至趋于娱乐化,也更符合现代网民的阅读习惯。但实质上,法师们的发心并无不同,在分享生活道理时,将其所理解的佛法运用其中,对粉丝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对于“网络弘法”,学诚法师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互联网、移动终端等新媒体的日新月异,正对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革命性的影响。出家人不是生活在古代的人,要有勇气接受新事物。与时俱进地掌握和利用新媒体技术来做好佛教文化的传播工作,不仅能够减轻寺庙管理方面的压力,同时也能够为信教群众提供更多的方便。同时,借助网络传播手段还能让普通民众、国外信众及国际友人了解到中国佛教界的点点滴滴,从而减少他们对佛教、对中国宗教信仰方面的误解和偏见。

学诚法师认为,佛教的弘法形式应该适应社会发展,让大家喜闻乐见。佛教界应当积极主动地与其他文明进行交流,利用高科技手段向外传播是一条捷径。

新时代的佛教中国化之路

佛教

佛教 

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作为外来文化体系,在中国生根、成长2000多年的过程中,一直在不断完善着中国化之路。从中国历史上看,佛教中国化的过程就是其不断与中国社会相适应的过程。宋元明清以后,佛教在政治、经济、信仰形态、僧团制度等各个方面依然随着社会的变迁而不断地调适,使得佛教不断深入到中国人生活的各个方面。佛教吸收儒家、道教思想,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进入21世纪以后,面对新的社会环境,佛教面临新的调适。如何与现阶段的中国文化相适应、如何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成为了中国佛教新的课题。

人间佛教

人间佛教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太虚大师提出“人间佛教”思想,后经赵朴初及佛教界高僧大德竭力推动,目前人间佛教思想已成为中国佛教思想上的共识和发展的主流。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杨曾文认为,新世纪中国佛教的使命就是实践“人间佛教”。佛教应该关怀社会人生,为造福社会民众,为社会主义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设作出贡献。学诚法师、释永信等在网络中为网友解疑答惑,恰是践行了“人间佛教”,并且推动了佛教文化创新发展。佛教界运用移动互联网、社交平台等新媒体手段,赋予了佛教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增强了佛教文化的生命力。佛教与现代科技文明交流互鉴,正是创新形式的佛教中国化。

杭州灵隐寺方丈光泉法师说,人类文明的每一次进步,都是在相互交流、共享共生中得以完成的。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经济快速增长、社会环境日益多样的“全球化”时代,互联网传媒是佛教无法回避的境遇。互联网影响着当代社会的各个领域,宗教亦不例外。

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

宗教是一种社会现象,同时也是一种文化。两千年来,佛教已经渗透到了中华传统文化之中,成为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楼宇烈认为,任何文化,只有适应了这个地区、这个传统、这个时代,才能生存下去。佛教要适应中国文化传统,一定要有创新、发展,不能够回归到原来。他同时也表示,本土化是一个相当长久、相当复杂的过程,对本土化需要耐心,也需要包容。

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圣凯法师在其所著的《佛教现代化与化现代》一书中说:“两千多年的中国佛教,确实在自身建设乃至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领域给我们无数启迪。当代中国佛教要有自觉的精神,而非被动地接受,应该主动去迎接时代;要有创新的理论,而非沉醉在历史的传统中;要有批判的思维、审时度势的眼光,而非僵化不变的教条主义;要有宽大的胸怀,才能形成多元的生存环境。”

佛教中国化的道路不会止步。在互联网时代,中国佛教要做的是努力营建先进的网络平台,通过互联网进行合法化的有效传播。随着时代发展,像释永信一样进入网络世界的法师也会越来越多。

作者:葛蕾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佛教最神圣的大菩提树,遇到极端天气怎么办|这世界

下一篇:梵华日报|华春莹驳斥美参议院决议,日寺院为电子狗办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