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生活?不妨先花点时间琢磨琢磨死亡|这世界

2018-04-20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死亡那点事儿

死亡那点事儿

人固有一死。

对死之反思,亘古通今从未停歇,佛教和斯多葛学派可谓其中两大翘楚。两派在一点上英雄所见略同,即人的价值观存在严重缺陷,他们所渴求或厌恶之物,其实都无关紧要。

佛经将这些非重要之事清晰地罗列出来,包括得与失、乐与痛、赞美与责备、誉满天下与声名狼藉等。斯多葛学派则将它们综合成一个词——“无足轻重之物”。

在两派看来,物质财富、感官愉悦、琴瑟和鸣、人生赢家等望眼欲穿之事物,注定会让我们大失所望。因为它迷惑众生,让人们远离真正重要之事物,那就是道德和内心的精进不休。

只是通过唇枪舌剑,绝对不足以让世人幡然醒悟。因为这些欲望实在太过真实、强大了,贯穿着人生的每时每刻。佛教和斯多葛学派也意识到这一点,除了口头规劝,它需要更具体、生动乃至触目惊心的画面、文字去持续不断地刺激世人内心,激发其更深层次的反思。

死亡反思,也就应运而生。

日本最大的墓园——奥之院

日本最大的墓园——奥之院

佛教的《大念住经》中就有这么个突出的例子。古印度时期,一具尸体被遗弃于某墓园,僧侣们籍此得以观察该尸体分解演变之进程。经文中对具体细节进行了十分详尽地描述,譬如“已死一日二日乃至三日,膨胀、青黑、腐烂”、“被乌所啄、或鹰所啄、或鹫所啄、或犬所食、或豺所食”、“剩有血肉、筋腱连结于骸骨”等等。僧人最终大彻大悟道:“这就是身体啊!”然后不再贪恋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

在斯多葛派的著作中,关于死亡的思考也无处不在,但可能没佛经中那么具象。比如代表性哲学家玛克思·奥勒留在其经典作品《沉思录》中就表达了这样的理念:生命每时每刻都在耗费,而死亡是终极走向,是注定的。在处理自我与世界的关系时,心态放平,静静看看就好,一切干扰人类的外在事物(名声、财富、仇恨等)都是浮云,唯有内心的静谧才最值得追求。

二者无一不在苦口婆心地劝导我们,那些外界事物虽看起来光怪陆离、美不胜收,但终究不过是过眼烟云。斯多葛派雄辩家塞涅卡甚至将这些身外之物批判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同时,两派的思想家、哲学家们也明了,关于死亡反思,其实也得慎重。它的主要意图是让人安静平和,而不是内脏呕吐。佛陀就曾告诫弟子,如果死亡冥想让你心生厌恶,那就换种方式吧。

佛陀造像

佛陀造像

正如佛陀所言,人需要对死亡冥想保持高度的警惕性,防止思虑过度而走向歧途。但如果我们不是佛教徒或者斯多葛派信仰者,为什么还要反思死亡呢?毕竟,思考死亡可不是啥好主意。

法国人文主义思想家蒙田曾说,准备死亡、思考死亡,有点像夏天穿皮大衣,只是为了备着圣诞节的不时之需。这个过程可能要比真正经历死亡还要折磨成百上千倍。

既是如此,那为什么不干脆放弃反思,充分享受当下物质生活,让死亡随它去呢?

这个观点看起来很合理诱人,但我们依然要坚持反思死亡。当今最著名的心理治疗家欧文·亚隆在其著作《直视骄阳》中,曾这样告诫人们:不管意识到与否,我们其实都时刻怀揣着对死亡的恐惧。尽管现在看起来很遥远,但死亡恐惧、焦虑却早已以各种伪装渗透至生活的方方面面。出于恐惧,我们选择用物质财富的满足来分散注意力,或在其他人那里找到安慰。不过这种否认“终归要付出代价,它会收拢我们的内心,模糊我们的视野,淡化我们的理性,最终让我们变得非常自欺欺人。”

通常,人们在经历一场特大变故如绝症或丧亲后,才突然从自欺欺人的意识中觉醒,去关注生命中那些更为重要之事。可以说,尽管死亡在物质上毁灭了我们,但死亡反思却在精神上让我们重生。当然我们不必非要等待重大变故的来临。在日常生活中反思死亡,长此以往,我们的观念会有一个巨大的转变。

死亡注定且可能在任何时候发生。虽然无法知晓死亡何时“大驾光临”,但关于它的冥想、思考,却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接受当下生活,充分利用现有一切去做最应该做的事。

做最应做之事

做最应做之事

作者:Antonia Macaro

编译:李芳

来源:QUARTZ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天台庵修缮保护工程等入选"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

下一篇:梵华日报|童话芭蕾《九色鹿》将上演,天龙山石窟造像画作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