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瓷木济济一堂,四材质佛造像异彩纷呈|一拍即合

2018-04-10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保利香港4月初的中国古董珍玩系列,成交总额高达2.3亿港币(约合人民币1.85亿元)。其中4月2日的“芬氲凝熠:玫茵堂曁私人珍藏中国艺术专场”中,金代“木雕菩萨立像”以1770万港币(约合人民币1422万元)成交,再次彰显了“无宋木,不成馆”的宋木魅力。

在“芬氲凝熠:玫茵堂曁私人珍藏中国艺术专场”中,除了木质佛造像,另有瓷质、石质和铜鎏金三种不同材质的佛造像,它们凭借自身材质特色,各自生发出别样的光彩。

金至元(十二至十三世纪) 木菩萨立像

金至元(十二至十三世纪) 木菩萨立像

金至元(十二至十三世纪) 木菩萨立像

成交价:人民币 14,220,269元

木雕菩萨中空,跣足立于莲座上,菩萨面颊饱满,双唇微启,眼施黛色,其头戴高冠,上原有化佛阿弥陀佛坐像,现已佚失。束发高髻,余发自两侧垂落,发冠上雕莲花与珠宝扣带。菩萨左手下垂,右手前肢佚失,应为抬起状。菩萨袒前胸,上身着右袒内裙,衣边自左肩垂下,衣褶垂落腿股,边缘错落有致。僧衣垂至小腿,右脚跣足立。腰间束宽带,绳结状边缘内是方形带板,腰带于腹部绑成松结。菩萨肩覆披帛,皱褶沿肌肤形成自然的曲线,其颈饰精致华美,以摩羯鱼造型绕颈一周,坠于胸前。雕像表面依然有施金留存,多处可见绿色、红色以及黑色残彩。

这尊令人印象深刻的观音菩萨由一整棵木材圆雕而成,双臂为分雕后接。整体面貌英俊而英朗,其发高束,隐于宝冠后面,生动而翘起的衣边一改早期佛造像的简洁与抽象,镶嵌的眼珠更说明雕制的繁复与细致。相较于唐代造像肌肉塑造的夸张,辽、金时期的造像的肌肉隆起度更为适中,面相及表情脱离了唐代神格化的塑造,而更显人间趣味,而其宝冠及装身则较唐代更为华丽厚重。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藏有一例菩萨立像,其身覆厚彩,其腰间与本件相同,佩戴着由木雕模仿玉或金牌组成的饰带,而其身明确刻有“明昌六年于洪洞县”的信息,正是金章宗时期的1195年,这段铭文刻于一条长方板上,嵌于佛像身后,显示出其出自山西临汾,而这种风格上的雷同或许亦暗示了本尊造像的制作地区。与此同时,美国费城博物馆与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所藏两尊金代菩萨立像与本件有着相同的腰部饰带,在下裙的处理上,本件与费城博物馆所藏例亦有惊人的一致。现藏于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兴化寺壁画的菩萨立像中,也发现有相同的腰饰,而壁画时代相对略晚,但仍基本可推测本件立像制作地区或为山西地区。 

清乾隆 御制粉彩无量寿佛坐像

清乾隆 御制粉彩无量寿佛坐像清乾隆 御制粉彩无量寿佛坐像

清乾隆 御制粉彩无量寿佛坐像

成交价:人民币 1,990,838元

粉彩无量寿佛坐像,为乾隆时期景德镇御窑厂按照佛经法度,为祈求乾隆皇帝及皇太后福绵万寿所烧造的宫廷佛教造像,为景德镇御窑厂督陶官唐英及其重要助手协造官老格烧制的大尺寸瓷胎雕塑作品之一,不为多见。

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清档》,即《清文件》记载,早在乾隆十二年(1747年)“四月十四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观音木样一尊、随善财、龙女二尊。传旨:交唐英照样烧造填白观音一尊,善财、龙女二尊,如勉力烧造,窑变更好,原样不可坏了,送到京时装严安供。钦此。”次年,乾隆帝又命唐英再加烧观音及善财、龙女一套供养。乾隆十三年(1748年)“四月初十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着江西照现烧造的观世音菩萨、善财、龙女再烧造一分,得时在静宜园供。钦此。”但因唐英未能完成烧造任务,奉回观音。乾隆于二十日后追责唐英:江西于“五月初一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张玉传旨:问烧造的观音如何还不得。钦此。于本日将烧造过十一尊未成之处交太监张玉,口奏。奉旨:想是唐英不至诚,着他至至诚诚烧造。钦此。”六月,唐英入觐北上进京。六月二十三日,唐英面觐乾隆皇帝。“面奉谕旨:着烧造青花五彩观音菩萨一尊,随善财、龙女。”七月,唐英终将观音等烧成进献。乾隆“十三年七月十二日,司库白世秀将江西烧造得观音一尊随善财、龙女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但是乾隆帝却觉得瓷观音手与发髻皆为分开烧制,不甚满意,于当日“七月十二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张玉传旨:着唐英磁白衣观音手与发髻不要活的,要一死的,烧的来烧不来?钦此。于本日,司库白世秀问得唐英,据伊说若手与发髻不要活的,无出火气地方,烧不来。随进内交太监胡世杰,口奏。奉旨:知道了。钦此。”乾隆皇帝无奈,只得先接收观音以供奉养。其后据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十月,《呈慈宁宫后殿佛堂石堂印奏片》记载,当时慈宁宫后殿即供有瓷胎自在观世音菩萨、瓷胎站像观世音菩萨、瓷胎如意观世音菩萨各一尊。则当是前述《清文件》记载乾隆十三年(1748年)所烧造瓷胎观音之延续。而在此之前的乾隆二十年(1755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唐英亦曾进贡“瓷佛三尊”。而御窑厂亦按照乾隆皇帝要求,改进烧造工艺,将“出火气地方”改成佛像底部,遂能烧造大尺寸佛像入供北京宫廷奉养。如本次拍品即是。

无量寿佛,即阿弥陀佛,其信仰即包含了对今生在世生命福寿绵长的渴望,也觊觎了对死后往生极乐世界的祈祷。在佛教信仰中,对阿弥陀佛的崇拜上自帝王将相,下至普通民众皆具有巨大的吸引力。明清之际,宫廷对以无量寿佛的推崇更为普遍,于清代最为鼎盛。康熙时期,康熙帝于晚年遵从二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受无量佛灌顶;乾隆时期,乾隆帝生前为自己及母后广造无量寿佛,死后于地宫门上亦雕刻无量寿佛造像,而几乎使无量寿佛成为乾隆时期宫廷造像的标志之一。

存世品中有数件粉彩无量寿佛像,纹饰设计与本尊如出一辙,但尺寸差不多是本尊的一半,是同类例子中最大的一件,这意味着本尊应作为主尊被供奉于宫中。以上提到较小的粉彩例子包括一件,著录于1999年《清代瓷器赏鉴》,图版232号;与拍品尺寸相近者,唯见2017年11月29日于香港苏富比拍卖,编号2923。 

辽 石雕白衣观音菩萨立像

辽 石雕白衣观音菩萨立像

辽 石雕白衣观音菩萨立像

成交价:人民币 834,256元

观世音是以慈悲救度为根本誓愿的十地等觉菩萨,也是大乘佛教中信仰最为广泛的神祗之一。白衣观音又名白处观音、白住处观音,是观音菩萨呈现的诸多相貌之一。白色喻纯净,象征菩提之心,表示观音胸怀菩提之心。此尊菩萨面容沈静内敛,身躯挺拔,气质安静祥和,头戴披风,内罩花叶宝冠,冠内有阿弥陀佛坐像,坐像两侧浮雕卷草纹,华丽异常。璎珞于腹前交叉及裙下,双手佚失,上身内着僧祗支,下着裙,裙摆褶皱疏简,自然下垂,跣足立于座上。此尊观音面部表情委婉含蓄,深沈内省,充分体现出观音菩萨普度众生,慈悲为怀的佛性,代表了辽代雕刻的高度艺术水平。

同时期参考例可见于内蒙古巴林左旗辽上京出土的白衣观音石雕立像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所藏铜鎏金白衣观音立像,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所藏辽代白衣观音立像,著录于喜仁龙《中国雕塑》1926年,巴黎与布鲁塞尔,图577。

铜鎏金

明洪武 铜鎏金阿弥陀佛立像

明洪武 铜鎏金阿弥陀佛立像

明洪武 铜鎏金阿弥陀佛立像

估价:人民币 2,008,513 - 2,410,215元

阿弥陀佛跣足立于双层莲台,螺髪,高肉髻,螺发刻画清晰,眉间有白毫。佛陀面容丰满,神态庄重而安详;袒前胸,上铸万字纹,内着僧祗支,外披袈裟,右肩搭袈裟边角,下着僧裙自然下垂。左手于胸前结禅定印,右手自然下垂于侧,结来迎印。袈裟背后刻有铭文“洪武丙子四月吉日,周府造一样四十八尊,以报四恩者”。由铭文可知,此像铸造于明代洪武二十九年(1396),一共铸造48尊,风格古朴,韵味隽永,整体造型到细部刻画带有明显的唐宋造像遗韵。 洪武时期的佛造像风格承袭宋元,少量存世洪武纪年造像可反映这一时期佛像艺术的基本风貌。伦敦大英博物馆收藏有一尊洪武款阿弥陀佛立像(馆藏1973,0726.81),其形制与铭文皆与本尊一致,极有可能为同一批造像作品。同时期造像还可参考北京首都博物馆所藏释迦牟尼坐像两尊,铸于明洪武二十九年,与本件一致,其铭文书有“周府欲报四恩,命工铸造佛像一样五千四十八尊,俱用黄金镀之…”相较于首都博物馆例,当时制造5048尊,而本件仅铸48尊,可知其等级之高。另外,台北故宫博物院则藏有同时期不带铭文之例。

阿弥陀佛是西方净土世界的教主,只为解众生之苦,故发四十八大愿,在历经累世修行之后,报得极乐净土,成为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其造像常为立佛,且手作来迎印,并产生丰富多元的图像变化,同类姿态于早期印度造像中即有范例,彭楷栋先生捐赠、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8-9世纪印度西北地区佛立像可作参考。

本尊造像身躯纤长,袈裟衣褶自肩至下,自然飘落,衣褶流畅,尤如“曹衣出水”,左手所施禅定印与宋代造像一致。此造像莲座也比较有特点,双层仰莲,细巧而飘动感。目前存世明确标识为洪武时期造像的非常少见。仅见铸造于洪武二十九年的小尺寸释迦牟尼造像和本尊式样的造像。本尊造像带有明确的洪武纪年款,非常罕见。

图文来源: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官网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宗教领袖对话博鳌,圣凯建议普陀山上市股票改名

下一篇:梵华日报|青龙寺办中日音乐会,3人一月多次盗取寺院金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