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话鬼:人民的冥界诸神,折射的终究不过是人心|般若头条

2018-04-05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又到清明

又到清明

首先,个人认为,鬼并不存在。

鬼虽子虚乌有,但却以一种精神幻体的形式,无处不在于灿烂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或流转于文人墨客的生花笔尖,或徘徊于布衣芒屩的瓜架豆棚……无论面容多么青面獠牙,情节何等曲折离奇,其实,都是由人缔造的。

数千年前,佛教自西域一路千里传入东土,随后与中原文化不断水乳交融。鬼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一支,也接收、汲取了佛教文化的滋养,从此长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

时霎清明,梵华君特地为诸位整理了中国佛教精神世界中的鬼文化。不过,无论地狱观、冥界诸神还是相关习俗,说到底,都是人民的智慧。

山西稷山县青龙寺壁画中的阴曹地府场景

山西稷山县青龙寺壁画中的阴曹地府场景

鬼域,更似人间

佛教对中国鬼文化的灌溉,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地狱观。

徐华龙的《中国鬼文化》中曾提到,地狱之说,原为佛教名词,指死者灵魂所至的安息处所,一般都认为在地下,含有惩罚之意。

据《俱舍论》卷八、十一和《大乘义章》卷八载,有八大地狱: 等活地狱、黑绳地狱、众合地狱、号叫地狱、大叫地狱、炎热地狱、大热地狱以及阿鼻地狱。

佛教东渐,地狱之说亦深入人心,成为百姓口口相传的信仰,然后再加入固有传统的数字概念,十八层地狱之说应运而生。

关于十八层地狱,目前众说纷纭。大体一般分为拔舌狱、剪刀狱、铁树狱、孽镜狱、蒸笼狱、铜柱狱、刀山狱、寒冰狱、油锅狱、牛坑狱、石磨狱、火床狱、碓捣狱、血池狱、枉死城狱、磔刑狱、刀锯狱和阿鼻狱。

人间的每种恶报,在阴间的十八层地狱中都会得到相应的惩罚。譬如生前妄语,死后将堕入拔舌狱。而文学作品中对刑狱场景的细节描述,大多让人心生恐怖。不过,除却地狱,阴间的生活有些与现实是基本无异的。

在《聊斋》的《席方平》篇中,因父无辜丧命,席方平的魂魄跑到阴间去告状。跑至城隍、冥界诸府,众官均不理不睬,席不仅始终无法为父昭雪,还反遭火床、锯解等酷刑折磨。此种官官相卫,不正是现世人间的写照么。鬼的行为,正是人行为的翻版啊!

九华山的地藏菩萨像

九华山的地藏菩萨像

人民的冥界诸神

一、地藏菩萨

中国民间的阴间主宰本为道教中的东岳大帝,佛教传入后,地藏菩萨逐渐替代东岳大帝,成为地府之主。

《地藏十轮经》称,其受释迦牟尼嘱咐,在释迦既灭、弥勒未生之前,自誓必尽度六道众生,拯救诸苦,始愿为佛。

关于他的真实身份,传说为佛陀大弟子目犍连,因生母在地狱中受苦,发愿要救地狱受苦众生。因此佛陀便委派他为地狱最高掌管者,度化鬼道众生。

到唐朝时,新罗王子金乔觉到九华山出家,圆寂后肉身不坏,人们尊奉他为地藏王菩萨,而九华山也就成了地藏王菩萨的道场。

二、阎罗王

阎罗二字,本位梵语,意为双王。在古印度神话《梨俱吠陀》中,第一个死亡的人叫阎摩,他与其妹是阴间的最高管理者,有定人生死与赏善罚恶之权。

佛教传入中国,老百姓们将阎罗的概念与心目中的鬼王一结合,中国特色的阎罗王就此诞生。

与印度传说相比,中国版的阎罗王化还是挺大的。

徐华龙的《中国鬼文化》中曾这样阐述二者的区别:一是原来意义上作为双王的阎罗变成了单一的男性的阎王。二是阎王不再是那么凶神恶煞,令人生畏了。三是阎王从阴曹地府中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宝座上跌落下来,变成地狱十主之一。它从地府之最高统治者变成了第五殿之主,与其他九王并列相称。这是因为阎王传入中国后,受到了改造,逐渐失去了本来的面貌,被纳入到民间神祗的体系之中。

民间每于城隍庙中别辟十王阎罗殿,就是这种观念的真实反映。

三、无常

谈到鬼神,黑白无常对中国老百姓来说也最熟悉不过了。二位虽为执行勾魂工作的小公务员,诞生渊源却极其深厚,来自儒释道三家。

黄州撰写的《鬼世界,来自众生的传奇》曾这样写道,《易经》中说“上下无常,非为邪也”,这是无常的最早来源。《坛经》中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无常与生死就挂钩的比较紧密了,于是佛教就给阴间安排了一名行动“迅速”的勾魂使者——无常。道教倡言阴阳,所以无常也就有了黑白两个形象。在民间传说中,黑无常名为“范无救”,白无常名为“谢必安”,从名字上看就有宽严相济的作用。

黑白双煞的诞生,归结起来,还要感谢普罗大众们的无量智慧啊。

四、牛头马面

除了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也是阴间出镜率较高的两位明星。在佛教中,二者皆为鬼卒,专门负责接收无常抓回来的鬼魂。牛头本名阿傍,马面是个罗刹鬼,二者的合作还算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牛头马面一到中国,令人恐惧的感觉有些消减,反而增加了几分憨傻。

《大唐传载》就记载了这么件趣事:一书生好吃炖牛头肉,阿傍就把他的魂魄抓到地府,这人一看到阿傍,毫不畏惧,居然摸着牛头说这个吃起来应该特鲜美。阿傍哭笑不得,无奈将其放回阳间。

这么看,在中国人民的改造下,牛头马面居然有了一丝喜感。

鬼惧怕佛经

鬼惧怕佛经

驱鬼辟邪有妙招

一、鬼怕僧人和佛经

《太平广记》的《灵鬼志》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晋代有个人叫周子长,家住在武昌郡五丈浦的东冈头。晋成帝咸康三年,子长去了离家老远的寒溪浦嵇家,直到夜深人静才想起往回赶。到半山腰时,他走进一座四面留门的瓦屋,这里的门吏一上来就要抓子长的头。子长说:“我乃佛门弟子,为什么捉我?”门吏说:“既是佛家弟子,你可会诵经?”于是乎,子长先背诵了《四天王》,又背诵了《鹿子经》,门吏仍然是不依不饶。周子长突然醒悟,心想我这是见鬼了呀!他张口大骂门吏:“你这厮,我都诵过经了,干嘛还追着我不放?”门吏听罢一松手,瓦屋立刻消失不见了。但是这儿的一大群鬼依然紧追不舍,纠缠不休。子长便擒住鬼的胸,鬼也擒住子长的胸,两方激烈地厮打起来。子长边打边说说:“寒溪寺那儿有和尚,我们找他评理去!”其他的鬼一听,赶紧劝打架那鬼放开子长。子长又以和尚来吓唬鬼,群鬼虽对和尚忌惮,但仍然反唇相讥。子长跟众鬼嚷嚷了半夜,直到三更才返回家中。

由此可见,鬼比较怕和尚和佛经。

二、鬼怕关公

关公?佛教?

是的,没看错。关公封神,当然离不开道教的大力推崇。不过,通过拜访寺院我们也能看到,关公在佛教中也是有编制的。

《历代神仙通鉴》卷一四记载:唐仪凤末年,“神秀至当阳玉泉山,创建道场。乡人敬祀关公,秀乃毁其祠。忽阴云四合,见公提刀跃马。秀仰问,公具言前事,即破土建寺,令为本寺伽蓝。”

这段文字可以清楚看出,关公如何从民间神祗变成了寺院的护法迦蓝。

在中国百姓心中,关公威严肃穆、正义凛然,能令鬼神吓得胆战心惊、魂飞魄散,是当之无愧的保护神。

关公像

关公像

三、鬼怕耍狮子

舞狮子能驱鬼的说法,其实来自于苗族。

《中国鬼文化》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远古时代,苗家从黄河边迁居到湘西菌山来。湘西是一片原始洪荒,妖魔鬼怪岀没,毒蛇猛兽横行。特别是八魔岭上,有八个魔鬼,吞云吐雾,呼风唤雨,残害苗家人命和牲口。后来,文殊苦萨的坐骑金狮下凡,赶走了八个魘魃,为苗家除害灭祸,赐福添瑞。从此家家喜欢金狮,将其奉为“神狮”。不久,八魔中的么魔化装成笑罗汉,将金狮引跑了。于是苗家又陷入水深火热的苦难之中。为了寻找金师,小伙子柯岩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经过种种艰难曲折,终于将金狮引回了苗山。苗家人怕金狮再走掉。便仿照金狮样子扎起了金狮头,绣好狮子皮,学着狮子的动作,逢年过芇起来,以免受到妖魔鬼怪的危害。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舞狮子就成了苗家驱鬼避邪的风俗习惯了。

由此可见,苗家的舞狮驱鬼已深深打上了佛教文化的印记。

无论地狱观、冥界诸神还是驱鬼习俗,中国佛教里的鬼文化,首先都必然打上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烙印。在中国人的无限想象下,它幻化离奇又惊世骇人。然而,当我们真正探究它背后的心里情感、行为准则、故事哲理时,会发现:它展现的,正是我们人的世界;它折射的,终究不过是人心。

小时候,一到清明节或鬼节,内心总有点怕怕的。现在看来,鬼不过由人创造,又有何畏惧呢。况且连恐怖片都在认真地安慰我们:鬼不可怕,人才可怕。

作者:李芳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寻觅之旅,一对美国母子的京都禅宗体验|这世界

下一篇:梵华日报|西藏昌都现吐蕃摩崖石刻遗存,南少林寺放生飞鸟近千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