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御制经书亮相苏富比,同期版本仅存台北故宫|一拍即合

2018-03-27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43日上午,苏富比在香港有一场只有一件拍品的专场,这件唯一的拍品为“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宣德年间,皇帝诏命圣僧慧进对写金字,主持抄写四大部经,其中就有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此经书现幸存十卷,羊脑笺本泥金,字体澄净秀逸如浮云,品相尤佳,除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宣德御制的《大宝积经》与《大涅盘经》外,近例无寻,诚明朝重宝,艺坛仅见。据记载,在1917年,这套经书为京都贵族珍存,再经 Fujio Fujii 及 Thomas Phillips 三世上校所蓄,秘藏不露,直至2014年大英博物馆明朝大展才重现世间,极为难得。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永乐一朝(1403-1424年),皇帝笃信藏传佛教,对弘佛宣教之事不遗余力,宣德帝(1426-1435年在位)延其祖父之业,续种善因。是以永宣年间,御制佛教重器辈出,唐卡圣像、鎏金铜像、瓷质供器,当中不乏巨作绝品,足见二帝虔敬之心。

据晚明僧人太汝明河(1588-1640/41年)所纂《补续高僧传》,华严宗祖师慧进(1355-1436年)谙通佛学,众所钦服。宣德年间,皇帝奉慧进为大国师,邀其进京开讲佛经教义,且率一众僧俗,泥金对写《大宝积经》、《圣大般涅盘经》、《大方广佛华严经》与《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四部佛教经典(后三经下简称为《大涅盘经》、《华严经》及《大般若经》)。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这四部御制佛经,其中《大宝积经》一百二十卷,以及《圣大般涅盘经》四十卷并《大般涅盘经后分》两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这两部佛经前皆具宣德皇帝御制写经序,纪年大明宣德五年(1430年)。无论书风、佛图、泥金、笺纸,此《大般若经》均与台北故宫所藏《大宝积经》与《大涅盘经》二部同。《大般若经》原共六百卷,现仅存十卷,其余命或与《华严经》同,尽皆佚失。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现见十册《大般若经》,经折装,磁青纸本,裱以羊脑及顶烟墨制,漆黑亮滑,犹如明镜,是为羊脑笺,色泽含蓄静谧,配以泥金书写、制图,历久弥坚,是以为宫廷御制佛经专属。磁青纸本泥金经文,以台阁体书写,字体工整端庄,清朗秀逸。台阁体,乃明代盛行书体,书法家沈度(1357-1434年)尤擅此体,宣德帝也有书此体。此册内经牌赞与佛说法图等,有别于泥金经文,乃是羊脑笺上浅刻勾勒,再细笔填金,彷如戗金漆金,细致入微。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此十册《大般若经》之首册前有勾勒填金经牌赞,上有“御制”两字,下书字八十,为国祈愿,四周饰以五爪游龙,江崖海水之上,逐珠穿云而行。此经牌赞与台北故宫藏纪年宣德五年之经册所见,如出一辙,却有别于前述永乐年制例。此经牌赞上缀莲花,彷佛天降瑞莲。

首册经牌赞后,续有佛说法图,共绘神明四十身,布局见巧思,细节知缜密,处处刻划入微,庄严典雅,独是此图已足珍,其风格又与台北故宫藏宣德五年经册之佛说法图接近,仅布局与个别圣像有异,必属同一御作所制。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中央释迦牟尼佛庄严却不失慈悲,莲花座上盘膝结吉祥坐,背靠镂空塔门,形姿与两尊著名永乐年制款鎏金铜佛像吻合。其中一尊佛像,曾展于《Defining Yongle. 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前述出处,页69,图版24,后于香港苏富比2006年10月7日拍出,编号808(图五);另一为伦敦大英博物馆所藏,与此《大般若经》一同收入该馆展览《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前述出处,页227,图195。为塑佛像金身,巧匠必先勾勒,轻轻除去局部纸面,才可敷以金彩,造就佛光普照之像。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释迦牟尼佛身前圣者下跪,诚心听佛,旁立一众弟子、神仙、鬼魔、护法及侍从。佛左右两侧伫立弟子阿难与迦叶,若以法海寺壁画为范,两弟子前方左右圣像,应为女相帝释天(Indra)与男相梵天(Brahma),分掌天地,两者身后各有侍女成双,手捧莲花、尘拂、华盖与山式供器。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帝释、梵天身后各有神明十二身,四为一组,共分三组。其中一组为女相菩萨,头顶宝冠,满饰璎珞,袍服飘逸,其中二菩萨分别手持如意及莲托经书。另有一组僧侣,年龄不等,当中至少有一僧乃非汉族,蓄胡须、戴耳环。

最后位处画面上方之一组,辨识较艰,如左方一女相菩萨,后伫三身魔怪,首行者或为阎摩罗王,长鸟喙,乃十殿冥王中之第五殿王,牛头马面随之,张口欲噬,面目狰狞。右方相应组合中,则见有一持笏帝君,据法海寺帝释梵天礼佛护法图,可悉为娑竭龙王,后有夜叉,身缺背光,全图唯一。夜叉后绘一老翁,手持莲炉,依法海寺壁画,或乃婆薮仙人。下方铠甲戎装者,则应为韦驮(Skanda)。画面上方另有飞天成双至,皆手托供盘,左方上奉仙山,右方则献莲花。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下方左右两端则绘四大天王,铠甲戎装,华饰满身,与法海寺所见并无二致。立于帝释天身后者乃多闻天王,主北方,左手托塔,右持宝伞,后立广目天王,主西方,右手缠蛇,左手握珠。梵天后方则为持国天王,主东方,手抱琵琶,以及增长天王,主南方,手执宝剑,一指试其锋。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末册末页,同以勾勒填金之法,绘戎甲护法,应为韦驮。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宣德二年(1342年)磁青纸本泥金《妙法莲华经》中,朱宝(约活跃于1350年)画佛教众神,其中有相类戎装护法,可予比较,图见 Toyka,前述出处,图版188。

十册《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宣德御制,种功积德,磁青雅纸浓色沉蕴,经文字体穆如清风,填金佛图宝相庄严,式样装帧沿袭有法,种种皆有仗于朝廷僧俗通力协作,才可成此重册,集法书、绘描、勾填等艺之大成。出现于拍卖场之明初御制经卷极为稀少,寥若星辰。其中罕例可参见永乐十二年(1414年)制佛经,一册三十九页,尺幅也较小,磁青纸本泥金写经、制图,售于纽约苏富比2015年3月19日,编号427。

作者:康蕊君 

延伸阅读——羊脑笺与泥金佛典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汉传佛教以金字抄写佛经的起源甚早,泥金所书字体一般是在深蓝色纸张上书写,方对比明显,显其庄严,此类纸张早先有“绀纸”或“碧纸”的名称记载。明代方以智(1611-1671年)于《物理小识.卷八》称:“宣德五年(1430年)造素馨纸,印有洒金笺、五色粉笺、瓷青蜡笺。”因此段叙述,不少学者认为以靛蓝染色的瓷青纸始制于宣德年间,推测在宣德之前“绀纸”或“碧纸”是此类深蓝色纸张的概称,可能因为与宣德青花瓷的颜色相近,遂改名为“瓷青纸”。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台北故宫目前典藏清宫旧藏明代泥金写经中,有九部在《秘殿珠林续编》中记载为羊脑笺本,清沈初(1735-1799年)《西清笔记·十五则》所述:“羊脑笺以宣德瓷青纸为之,以羊脑和顶烟墨窨藏久之,取以涂纸砑光成笺,墨如漆明如镜,始自明宣德间制,以写金历久不坏虫不能蚀,今内城惟一家犹传,其法他工匠不能作也。”此段文字是目前对于羊脑笺的制作方法最早记录。为何墨与羊脑混合?羊脑含丰富卵磷脂,是天然乳化剂,能与油、水混合(如蛋黄可与油、水混合,亦是天然乳化剂,可调配颜料绘制成蛋彩画)。羊脑与墨相混后,因有蛋白质、卵磷脂、油份,使其易于涂刷纸面,产生一层具厚度亮光表面,使金汁书写字体不易下沉于纤维中。羊脑笺在汉地造纸的技术传统中早已失传,而藏人造纸技艺则仍存此类纸张的制作传统,只是藏族传统多使用牦牛脑为之,至今此技虽没落,但仍于藏区保存。

现存此十册《大般若经》虽仅是玄奘所译六百卷《大般若经》的一部分,但从其一卷一册的分类形式、字体风格、装祯形式、首页佛说法图、尤其是羊脑笺纸张的特色,再再证明确实与故宫院藏的《大宝积经》与《大涅盘经》一致,属宣德年间由慧进主持抄写的同款金字佛典。若论不同之处,唯函册封面的彩色织锦相异;此外,《大宝积经》与《大涅盘经》是十册一函,此《大般若经》则是五册一函。

作者:刘国威

图文来源:苏富比官网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敦煌壁画展首在阿富汗举办 呼吁共同保护全人类珍贵文化遗产

下一篇:梵华日报|活佛转世专题片在京首发,戒台寺古丁香“后代”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