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铜鎏金嵌银佛造像,展现早期工匠精湛技艺|一拍即合

2018-03-15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2018纽约春季亚洲艺术周,怎么能少得了佳士得的身影。佳士得本次带来六场拍卖,涵盖多个时期、类别及显赫私人珍藏,拍品横跨一千多年历史足迹,来自历史含蕴丰富而且幅员辽阔的大地。这六场拍卖有出自重要日本私人珍藏的宋代瓷器、古典中国家具、南亚现代及当代艺术、中国古代及近现代书画、御制瓷器,以及佛教造像等。

其中的《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工艺精品》专场,包含了精美的佛教造像、唐卡等。我们从中挑选了三尊精良的造像,与您共同先睹为快。

约14世纪西藏铜鎏金嵌银释迦牟尼佛坐像

约14世纪西藏铜鎏金嵌银释迦牟尼佛坐像

约14世纪西藏铜鎏金嵌银释迦牟尼佛坐像

高度:40.8 厘米

估价:1,000,000 - 2,000,000 美元 

这座精致的释迦牟尼造像,因结合了火法镀金和银镶嵌技艺而变得稀有,它是喜马拉雅铸造技术和雕塑风格的典范。佛陀结跏趺坐,经典的禅定坐姿,再现了释迦牟尼于菩提迦耶的菩提树下悟道成佛的景象。如今的摩诃菩提寺就位于菩提迦耶。佛陀右手触地结降魔印,令大地为证释迦已经修成佛道。长长的耳垂因做太子时被所戴沉重耳坠拉长,代表释迦牟尼拒绝尘世物质。佛陀身着袈裟,右肩袒露,这是南亚和东南亚佛教僧侣朝圣时的穿戴习俗。

坐像表面仍保留着光滑的鎏金,汞镀金技术使得佛陀熠熠生辉。这种铜鎏金嵌银的铸造技术通常广泛应用于印度北部的早期铜像铸造中心,在帕拉时期也是如此。但这样的技术出现在早期西藏艺术中实属罕见。这种技术对工艺要求非常高,而这尊佛像显示出了14、15世纪西藏铜像铸造工匠的精湛技术。

2017年5月31日,佳士得香港拍卖出一座几乎一样的铜鎏金嵌银释迦牟尼坐像。此坐像拥有独立铸造的双层莲花底座,而那座拍出的坐像没有,但两座佛像的膝盖下方都有能让佛像固定于底座的短圆销。除了底座的区别,此坐像的白毫所镶嵌的松绿石也已丢失。除此之外,两座坐像在比例以及铸造技术上一模一样。此坐像和香港拍出的那座无疑出自相同工匠之手。鉴于这种罕见且高超的嵌银技术,它们也很可能是同时铸造的。

可以对比当初泛亚收藏中的一座相似但较小的佛像,如今它是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的私人藏品。安思远收藏的那座佛像,尽管戴着头冠,但雕塑装饰和风格都极其相似。他的佛像身着袈裟,袈裟的褶边用连珠纹表现出来,连珠纹为错银技术,并和这尊佛像拥有相同的叶片花纹。安思远的佛像以银色为主,裸露的皮肤和面部原本有冷镀金,金和银映出对比鲜明的光彩。此佛像和香港拍出的佛像则使用火法镀金来代替冷镀金,从而让金银的对比效果愈加明显。除了安思远的那座佛像,西藏鲜有鎏金嵌银如此成功的其它佛像作品。

这两座铜鎏金佛像,连同安思远的那座,上身都表现出强壮躯体,束腰,宁静的面部表情源于尼泊尔雕塑风格。13至14世纪的喜马拉雅地区,尤其是铸造这座佛像的西藏中部地区,都盛行尼泊尔雕塑风格。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底的原住民纽瓦尔人,在此时期是青铜雕像的铸造大师,他们的精湛技艺受到来自遥远的世界各地的垂青,包括元朝的北京御坊。尽管这尊佛像透露着尼泊尔雕塑风格,内部铜的色泽及镀金则彰显出乃西藏杰作。 

西藏15世纪丹萨替寺铜鎏金多杰拉布珍玛造像

西藏15世纪丹萨替寺铜鎏金多杰拉布珍玛造像

西藏15世纪丹萨替寺铜鎏金多杰拉布珍玛造像

高度:40.5 厘米

估价:200,000 - 300,000 美元 

位于拉萨西南部的丹萨替寺中的八座扎西郭芒佛塔,被人们认为是西藏所有佛塔中最蔚为壮观的。1158年,帕木竹巴·多吉杰波(西藏著名喇嘛,通过冈波巴大师和密勒日巴尊者往来密切)在他简陋冥想小屋的基础上建造起了丹萨替寺。扎西郭芒佛塔(或吉祥门佛塔)周遭曾有藏传佛教中各种佛造像,它们都出自最优秀的尼瓦尔工匠和当地匠人之手。据西藏文献记载,这些装饰华丽的佛塔是在14世纪晚期到16世纪早期的扩张时期建造起来的。不幸的是在20世纪后半期这些佛塔遭到破坏,如今只剩下弗朗西斯科·梅尔(于1948年和著名藏学家图齐一起参观了丹萨替寺)拍摄的当初寺院的照片,以及一些散见于私人收藏和博物馆的造像。

这座铸造精美的多杰拉布珍玛造像曾和其它佛法保护神一起,放置于六层佛塔的最底层。造像底部的固定装置表明它是曾被固定在佛塔底层。多杰拉布珍玛是西藏佛法的保护神,又称吉祥天母,她狰狞的面容,骷髅手镯和胯下骡子背上的人皮让人望而生畏。手持火焰剑可以切断我执和二心。一只金色耳珰上是突出的雪狮头,另一只耳珰上是纳迦蛇头。吐着珠宝的猫鼬象征能给向她祈福之人带去福禄。 

西藏16世纪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西藏16世纪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西藏16世纪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高度:24 厘米

估价:150,000 - 250,000 美元 

这座生动的铜鎏金造像描绘的是忿怒相的大威德金刚怀抱明妃,象征悲智合一。大威德金刚九面中的八面皆三目圆瞪、露出獠牙,显示出其忿怒的本质。手持不同法器,主臂胸前各持钺刀和颅碗,象征他能征服死亡。明妃双腿缠绕大威德腰身,头部向后仰,凝视大威德金刚的目光。大威德金刚和明妃所呈忿怒相铸造完美,色彩表现娴熟。雕塑匠人并没有像传统表现手法那样,用带凸纹的大象皮遮盖住大威德金刚和明妃,所以能看到明妃的足部和大威德金刚强壮的后背。

这种大威德金刚的形象是象征大智慧的文殊菩萨的忿怒化现相。十六足踏着象征各种阻碍成佛的十六种生灵,象征佛法无边,能力慑外道。大威德金刚的形象总义为障碍消尽,自得大涅。

资料来源:佳士得拍卖行官方网站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世界佛教论坛在京筹备,麦积山石窟塑像将有“身份证”

下一篇:梵华日报|班禅谈宗教中国化,日本寺院住宿网站与Airbnb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