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艺术热度不减,苏富比专场呈现喜马拉雅艺术|一拍即合

2018-03-13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今年的纽约春季亚洲艺术周期间,苏富比将呈现两个喜马拉雅艺术专场。其中,在322日举行的“印度、喜马拉雅和东南亚艺术品”专场上,将主要拍卖一些精美的西藏和喜马拉雅青铜雕塑、唐卡绘画、佛教礼器、印度古典雕像以及一些印度微型画。在这个专场上,可以看到13世纪西藏青铜佛造像、2/3世纪贵霜时期犍陀罗佛立像和14世纪铜鎏金释迦摩尼佛造像等艺术珍品。

我们整理了其中的五件拍品,一起领略喜马拉雅艺术魅力。

13世纪 西藏青铜佛造像

十三世纪 西藏青铜佛造像

十三世纪 西藏青铜佛造像

高度:97厘米

估价 1,500,000 — 2,000,000 美元

这尊十一面八臂观音菩萨立像的主手施合掌印,下方右手施与愿印,手中独立铸造的法器已经丢失。观音身批天衣,腰间系有宝石扣的僧伽梨,佩戴饰有宝石的璎珞和臂钏、三环手钏和圆形的串珠耳环。三主面头戴镶有半宝石的精美头冠,面作慈悲相,顶上三层七面头戴镶有宝石的头冠,作嗔怒相,顶部为阿弥陀佛头像,面部、头发及头冠均为彩绘。

十三世纪 西藏青铜佛造像

这一菩萨形象在公元10到12世纪佛教传播时期的藏传佛教中广为流行。此形象和东印度帕拉时期(公元750到1200年)的造像一致,比如现今收藏在布达拉宫的一尊12世纪孟加拉国北部铜合金佛像。

佛教在尼泊尔早期还不是很流行,西藏的佛教活动可能是受印度佛教文化的影响。现如今的佛像外形风格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受帕拉时期艺术传统的影响,比如同样在帕拉佛像中看到的相同线性站姿,璎珞上独特的倒置泪滴状垂饰,四周环绕着花瓣。可参照敏卓林寺一座十一世纪帕拉时期戴头冠的佛像所佩戴的璎珞,亦可参照位于聂唐寺的公元1150-1250年铜合金如来造像。相同的还有水滴状璎珞、臂钏设计,留在头冠上的铸道,头冠上的卷曲藤蔓,以及小型的佛像造型。

十三世纪 西藏青铜佛造像

位于西藏的聂唐寺曾是古印度佛学大师阿底峡(公元982-1054年)的主要居住地之一,据说他曾雇佣印度艺术家创造了这尊重要的佛造像。它是现存于西藏地区以外的创作于西藏艺术史早期形成时期的大型铜合金佛像中的一尊。

2/3世纪 贵霜时期犍陀罗佛立像

2/3世纪 贵霜时期犍陀罗佛立像

2/3世纪 贵霜时期犍陀罗佛立像

高度:157.5 厘米

估价 1,000,000 — 1,500,000 美元

此佛像站姿略微弯曲,带褶僧伽梨衣披在肩部形成了一个圆领,左手持僧衣一端。椭圆形脸庞的比例完美,低垂的双眼之上一副弯眉,鼻梁高挺,双唇紧闭,额上双眉间一只慧眼。从额上中间往后呈波浪状的发束,在头顶作圆顶髻。

2/3世纪 贵霜时期犍陀罗佛立像

这件雕像完美体现了在公元1至5世纪的犍陀罗时期,在印度次大陆西北部盛行的艺术风格。国际化是犍陀罗艺术的主要特征,它融合了希腊、罗马、塞西亚、伊朗和其它受印度影响的传统文化。这些交织在一起的多元化艺术灵巧的展示在了这尊佛立像上,它是当时希腊标志人物或传教士的典型。佛像正面具有帕尔迈拉文艺术特点,而对称的椭圆形脸庞和刻画较深的双眼这种艺术手法则可以追述到希腊的古典传统艺术。僧衣平行褶皱类似于罗马帝国传统艺术,而佛像自内而外焕发出的灵性则来自于印度。佛像丢失的右手很可能施无畏印,即无所畏怖,使众生心安,也象征教诲和同意。比例匀称的面部,细长且沉重的眼皮,以及透过僧衣的衣摆和褶皱微妙展示出的强有力的上身,都显示出了犍陀罗工匠高超的技艺。

2/3世纪 贵霜时期犍陀罗佛立像

这尊立像是犍陀罗地区保存至今、为数不多的几尊珍贵的真人比例立像中的一座。目前最高的一尊犍陀罗佛立像高达三米,出自萨尔依巴赫洛。犍陀罗雕像的类型多种多样,眼前这尊雕像则是斯沃福或因霍尔特所定义的成熟时期的作品。

佛立像手中所持僧衣摆这一细节刻画的很自然,为这尊安详的佛像增添了一丝现实主义色彩,日本东京国家博物馆的一尊小型佛立像也有手持僧衣摆这一造型。

面部表情、发型以及披着的僧衣和出自萨尔依巴赫洛的一尊巨大半身佛像颇为相似,后者目前存于白沙瓦博物馆。而这尊佛立像更加完整,且左手的雕刻也更加细腻美丽。

14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造像

14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造像

14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造像

高度:32.5 厘米

估价 800,000 — 1,200,000 美元

佛像左肩披半透明袈裟,双手施说法印,趺坐于仰覆莲瓣底座之上。底座下方雕刻着装饰半宝石、蹲伏着的狮子,蜿蜒的花卉从中间向两边延伸直至背面,底座背面残存着一固定柄脚,未经装饰。

14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造像

这座熠熠生辉的鎏金铜佛像描绘的是释迦牟尼双手在转法轮、阐佛法。底座的狮子是释迦族的象征,代表着古印度王权。底座上蜿蜒的藤蔓代表释迦牟尼趺坐的底座上莲花的枝蔓,莲花寓意纯洁和克己。

14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造像

这座佛造像浓缩了14世纪纽瓦尔艺术家为西藏顾客制作的佛像风格。佛像简约而精美,从佛身的完美比例,底座所镶嵌的美丽色彩的宝石以及浓烈的镀金色调中,可以一窥尼泊尔雕像的传统风格。

14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造像

底座设计表现出艺术家在雕塑装饰中喜用华丽的藤蔓装饰,对比出自西藏中部的一座文殊菩萨鎏金铜像,其趺坐的底座亦镶有宝石和蜿蜒的藤蔓。Pratapaditya Pal在其所著的《喜马拉雅的艺术》一书中写道:“莲花底座上这种花卉设计在西藏绘画中很常见,但在尼泊尔铜像上很是罕见。”

14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佛造像

底座背面未经装饰的长方形表明这座佛像曾被安放在一个更大的寺庙装置上。背面的孔洞原本插有一个坚固的柄脚,用来将佛像固定在原位。可对比莱特博格博物馆中Berti Aschmann收藏的14世纪鎏金铜不空成就佛像上镶嵌的珠宝和简约优雅的线条,它曾于2014年在亚洲协会博物馆的“丹萨替的金色幻影”展览中展出过。亦可对比丹萨替寺的两座鎏金铜金刚亥母造像中所趺坐的莲花底座上蜿蜒的藤蔓。还可比照直贡梯寺所藏14世纪鎏金铜金刚萨埵造像,它们在底座上有着相似的蜿蜒藤蔓和精美的珠宝镶嵌。

18世纪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18世纪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18世纪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高度:36.5 厘米

估价 250,000 — 350,000 美元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像为清代北京风格造像。大威德金刚亦称大威德明王,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主修的重要护法神。藏语称其为“雅曼达嘎”,意思是降阎魔尊。

此尊造像有九头,中间一头是大水牛形,张着血盆大口,头上戴着五骷髅冠,有三十四只手,拥抱着明妃罗浪杂娃。最上一头如来形的,是阿弥陀佛化身。在明王的十六足之下,分两组,一边各踏着水牛、黄牛、鹿、蛇、狗、绵羊、狐狸,象征着八位天王,而另一组脚下则踏着鹫、枭、鹦鹉、鹰、鹤、鸡、雁等,象征镇压修法中的邪魔和愚昧。三十四只手中各拿着铃、杵、刀、剑、弓、箭、瓶、索子、钩、戟、伞、盖、骷髅棒等兵器,寓意智慧、勇猛、精进、坚固等。

18世纪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大威德金刚是无量寿佛变化而来,以威猛力降伏恶魔(阻碍修法的外敌和困难等),这就是“威”,以智慧力摧破烦恼业障,是众生从无明中解脱出来,谓之“德”,合即大威德金刚。此像从制作工艺复杂繁琐,难度极高,且手中持物完整,细节刻画入微,是一件精心之作。

大威德金刚底座和明妃风格类似中世纪印度北部和东部青铜器,这可以从积累在清朝宫廷收藏中的印度早期金属雕像中看出。

18世纪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若佩多杰(公元1717-1786年),三世章嘉活佛,也是乾隆皇帝(公元1735-1796年)的佛教导师,受印度佛教起源的启蒙,是早期印度佛教艺术的崇拜者。他负责宫廷艺术品的制造,对于雕像的外形和风格有着重要影响。他对于中世纪印度的欣赏成就了乾隆时期雕像艺术传统。

18世纪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

这种对印度佛教和雕像风格的尊敬,在18世纪被帕拉艺术风格发扬光大。宫廷收藏的帕拉雕像镶嵌金银铜,和大威德金刚拥有相似的底座,参见收藏在故宫博物馆的清宫藏传佛教文物。亦可对比清宫内的大威德金刚造像,它们拥有相似的莲花底座。还可对比于2015年3月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拍卖的18世纪大威德金刚铜造像和沙克蒂铜造像。

15/16世纪 铜鎏金金刚持造像

15/16世纪 铜鎏金金刚持造像

15/16世纪 铜鎏金金刚持造像

高度:34 厘米

估价 150,000 — 250,000 美元

这尊精美的造像描绘的是结跏趺坐的金刚持。其双手于胸前相交,右手置前结吽迦罗印,左手持金刚铃,右手持金刚杵,象征慈悲与智慧的结合,亦是密教修行的最高成就和境界。头戴五叶宝冠,冠结垂于耳侧耳垂花珰,周身装饰繁缛并多处镶嵌绿松石和青金石。

15/16世纪 铜鎏金金刚持造像

金刚持是印度梵语意译名称,藏语称“恰那多吉”。关于其身分和地位有多种不同的说法:有本初佛即最原始的佛陀;又为报身佛;另是法、报、化三身的总集;也为总摄五方佛的智慧与功德称之“第六金刚持”或“金刚总持”,是藏传佛教崇奉的最高尊神。

15/16世纪 铜鎏金金刚持造像

此尊造像上身袒露,胸前配饰缨络,缨络间镶嵌连珠纹样,腰系连珠,腰带下着长裙,覆至脚踝,衣缘处饰以阴刻花纹,再现了帕拉时期早期造像原型,体现了尼泊尔和西藏地区造像的鲜明特点。

资料来源:苏富比拍卖行官方网站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千年莫高窟百年植树成荫,明海建议2022年停止养熊

下一篇:海啸过后,她继承衣钵重建寺庙,为乡民找回希望|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