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于大唐的二龙拱珠图像,多现于碑碣|中国龙珠图像考②

2018-03-12 | 文/李静杰 齐庆媛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说起传统装饰图像,二龙戏珠在大多数人记忆中可谓耳熟能详,提到它的近亲二龙拱珠,也不难使人想象,如果言及其远亲二龙系珠,则鲜有知之者。所以形成这样的记忆印象,不能不说,多是三者流行年代由近而远的时光岁月使然。事实上,即便人们对二龙戏珠的了解,亦往往限于近古以来的图像面貌,知晓二龙拱珠原委者就更少了,至于二龙系珠,纵使学界也鲜有说清道明者。可以说,这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个似曾相识,又多不知其所以然的有趣话题。

在装饰图像史上,此三者关系似近非近、说远不远,各有其独立的发展轨迹,亦存在彼此交集的地方。二龙系珠、二龙拱珠与二龙戏珠图像,大多以雕塑形式表现,少许用绘画形式表现,各呈现不同的视觉效果。

本系列将采用考古类型学方法,着眼于雕塑表现形式进行分析,用三篇稿件逐一阐述二龙系珠、二龙拱珠和二龙戏珠图像。

以下为第二篇:

中国二龙拱珠图像

二龙拱珠,即二龙左右相背而立,后身缠绕在一起并各伸一后爪相对拱起一颗宝珠的图像。这种图像约肇始于东魏,北齐、隋代缓慢发展,盛行于唐代,元明清时期稀少地延续下来。这种图像大概受到其特定结构制约,自出现以来始终与碑碣联系在一起,少许用于装饰拱门券面。在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创立前后,还存在一种非典型二龙拱珠图像。

1、非典型二龙拱珠图像

北朝、隋代,一度流行二龙前身交缠并相对拱爪,或二龙相对而立并分别拱起一颗宝珠的图像,与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关联,又有所不同,数量也比较有限,可名之为非典型二龙拱珠图像。

其一,二龙前身交缠并相对拱爪图像。大同云冈北魏中期第12窟后室拱门顶部(图43-1、43-2),二龙前身交缠,龙首相对,各伸一前爪相对拱起,大体继承了汉代以来传统。如新野出土东汉画像砖(图44),二龙首相背朝向外方,后身以穿璧形式交缠在一起,各伸一后爪并相对拱起。二者龙身交缠并拱爪的部位恰好相反,但表现意向没有实质差别,与其后流行的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密切关联。

图43-1、大同云冈北魏中期第12窟后室拱门顶部

图43-1、大同云冈北魏中期第12窟后室拱门顶部

图43-2、大同云冈北魏中期第12窟后室拱门顶部 线描图

图43-2、大同云冈北魏中期第12窟后室拱门顶部 线描图

图44、新野出土东汉画像砖(出自《中国画像砖全集·河南画像砖》图115)

图44、新野出土东汉画像砖(出自《中国画像砖全集·河南画像砖》图115)

其二,二龙相向而立并分别拱起莲花宝珠图像。沁县南涅水出土北魏晚期988号造像塔(图45)、赵县隋大业年间赵州桥栏板浮雕(图46),二龙作俯冲之势,自两外上方向内下方相对而立,各伸内侧前爪并分别拱起莲花宝珠。此构图似乎与汉代二龙拱璧图像关联,如西安出土西汉画像砖、西安未央区出土汉代画像砖(图47),二龙相向而立,各伸一前爪作拱璧状。所不同者,汉代二龙拱起一物,况且所拱之物为璧而非珠。可以说上述二龙相向而立并分别拱起莲花宝珠图像,是将汉代以来二龙相向而立并拱璧造型,与北朝、隋代流行的莲花宝珠结合的结果。但二龙没有交缠后身,亦非拱起一珠造型,依然有别于典型二龙拱珠图像。

图45、沁县南涅水出土北魏晚期988号造像塔

图45、沁县南涅水出土北魏晚期988号造像塔

图46、赵县隋大业年间赵州桥栏板(出自《中国美术全集 雕塑编4·隋唐雕塑》图版15)

图46、赵县隋大业年间赵州桥栏板(出自《中国美术全集 雕塑编4·隋唐雕塑》图版15)

图47、西安未央区出土汉代画像砖(出自《中国画像砖全集·全国其他地区画像砖》图45)

图47、西安未央区出土汉代画像砖(出自《中国画像砖全集·全国其他地区画像砖》图45)

上述北朝、隋代实例所见二龙交缠和拱珠图像,各自具备典型二龙拱珠图像的部分特征,但毕竟没有将两个特征组合在一起,这种图像入唐以后不复流行。

 2、典型二龙拱珠图像

东魏、北齐之世,出现二龙左右相背而立,后身缠绕在一起,各伸一后爪相对拱起一颗宝珠的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其后盛行于唐代并稀少地延续到元明清时期。

那么,二龙拱珠图像究竟从何而来?就造型而言,具备二龙左右相背而立且后身缠绕在一起,并各伸一后爪相对拱起一颗宝珠两个特征。二龙左右相背而立且后身缠绕在一起的蟠螭额碑碣,东汉已经流行开来,北魏晚期开始应用于佛教造像碑,这应该是二龙拱珠图像的一个来源。北魏晚期以来,宝珠图像日益流行,应为二龙拱珠图像的另一来源。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就是这两种因素结合的结果,上述非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则是实现这一结合的探索过程。

典型二龙拱珠图像绝大多数应用于碑碣,有时也用于门额。通常,在碑碣前后两面额部,采用浮雕或减地平雕形式表现二龙左右相背而立,后身缠绕在一起,各伸一后爪相对拱起一颗宝珠,前后两面刻画龙王形体往往一致或相近。碑碣侧面表现垂下的正面龙首,基于碑碣厚度差异,前后表现一、二、三对龙王不等,多者乃至四对。

东魏、北齐时期在蟠螭额碑碣中,二龙相对拱爪表现流行开来,但二龙拱珠表现还比较少见。这一时期二龙拱珠碑碣,见于登封嵩阳观东魏天平二年(535)造像碑(图48-1、48-2)、洛阳北齐天保五年(554)造像碑(图49),两者二龙相对拱起的各爪指平行排成一长列,其上承托的附桃形光宝珠十分小巧,宛如一叶花瓣点缀其间,宝珠还没有受到重视,反映了典型二龙拱珠的原始形态,或许洛阳地区就是这种造型的起源地。石窟见于安阳小南海北齐天保元年至六年(550-555)中窟(图50),二龙两后爪合抱硕大附桃形光宝珠,宝珠已然成为着力表现的对象,开启唐代成熟二龙拱珠图像先河。

图48-1、登封嵩阳观东魏天平二年(535)造像碑

图48-1、登封嵩阳观东魏天平二年(535)造像碑

图48-2、登封嵩阳观东魏天平二年(535)造像碑 局部

图48-2、登封嵩阳观东魏天平二年(535)造像碑 局部

图49、洛阳北齐天保五年(554)造像碑

图49、洛阳北齐天保五年(554)造像碑

图50、安阳小南海北齐天保元年至六年(550-555)中窟门额

图50、安阳小南海北齐天保元年至六年(550-555)中窟门额

进入唐代,二龙拱珠图像获得巨大发展,所知实例基本为碑碣,诸多佛教、道教乃至世俗蟠螭额碑碣,往往采用二龙拱珠形式表现,宝珠成为表现的重心所在,且呈现多样化趋势,实例多集中在关中及邻近地区。

其一,华阴华岳庙唐开元十三年(725)述圣颂碑(图51),二龙相对拱起的各爪指平行排成一列,其上承托附桃形光火焰光宝珠,造型接近东魏、北齐同类图像,宝珠形体则有所变大,从中可以看出来自北朝影响和唐代新发展情况。

图51、华阴华岳庙唐开元十三年(725)述圣颂碑

图51、华阴华岳庙唐开元十三年(725)述圣颂碑

其二,西安梁家庄出土唐显庆三年(658)道德寺碑(图52)、浦城唐大中三年(862)造像碑(图53),二龙拱起一颗硕大火焰光宝珠,宝珠的主体性加强。

图52、西安梁家庄出土唐显庆三年(658)道德寺碑

图52、西安梁家庄出土唐显庆三年(658)道德寺碑

图53、浦城唐大中三年(862)造像碑

图53、浦城唐大中三年(862)造像碑

其三,西安东郊中兴路窑厂出土碑首(图54)、西安西郊出土唐元和元年(806)慧坚禅师碑(图55),二龙拱起承托在仰覆莲台座上的硕大火焰光宝珠,宝珠的主体性得到进一步强化。

图54、西安东郊中兴路窑厂出土碑首

图54、西安东郊中兴路窑厂出土碑首

图55、西安西郊出土唐元和元年(806)慧坚禅师碑

图55、西安西郊出土唐元和元年(806)慧坚禅师碑

其四,临猗武周天授三年(692)造像碑(图56),二龙拱起附火焰光双核宝珠,造型别出心裁。

图56、临猗武周天授三年(692)造像碑

图56、临猗武周天授三年(692)造像碑

其五,临潼晚唐感应寺碑(图57-1、57-2),二龙拱起硕大宝珠中生出缠枝蔓草,类似宝珠曾流行于南北朝后期,唐代仅见此孤例,或许吸收了两个世纪以前的文化因素。后四种二龙拱珠表现反映了唐代新发展情况。

图57-1、临潼晚唐感应寺碑

图57-1、临潼晚唐感应寺碑

图57-1、临潼晚唐感应寺碑

图57-2、临潼晚唐感应寺碑 局部线描

入宋以后,二龙拱珠图像数量锐减,宝珠形态也发生改变,已知实例集中在辽西地区。诸如义县奉国寺元大德七年(1303)“重修大奉国寺之碑”(图58)、义县奉国寺明万历三十年(1602)“重修奉国寺记”碑(图59)、义县奉国寺清光绪十年(1884)碑(图60),此三者出自同一地点,图像多有继承之处。第一、三者宝珠形体较小,几乎被龙爪包裹,上方刻画熊熊火焰,第一者还刻画两道盘旋上升的光芒,火焰、光芒已然成为表现的重心,第二者螺旋纹宝珠上方刻画火焰。义县奉国寺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重修大奉国寺”碑(图61),螺旋纹宝珠形体沿袭了上述第二者模样,与上述实例不同的是此者二龙以前爪拱珠,显然来自二龙戏珠图像因素。

图58、义县奉国寺元大德七年(1303)“重修大奉国寺之碑”

图58、义县奉国寺元大德七年(1303)“重修大奉国寺之碑”

图59、义县奉国寺明万历三十年(1602)“重修奉国寺记”碑

图59、义县奉国寺明万历三十年(1602)“重修奉国寺记”碑

图60、义县奉国寺清光绪十年(1884)碑

图60、义县奉国寺清光绪十年(1884)碑

图61、义县奉国寺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重修大奉国寺”碑

图61、义县奉国寺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重修大奉国寺”碑

以上可知,在北朝、隋代,非典型与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并行发展,但只有后者延续到后世,究其原因,与这种图像的应用对象密切关联。北朝、隋代的非典型二龙拱珠图像,多出现在载体的横长方形区间,不在乎二龙是否交缠和龙爪如何拱珠。然而,当用于碑碣额部或石窟门额之时,便采用了汉代以来二龙首分别垂向两侧,后身交缠在一起的蟠螭额框架结构,在中间二龙后爪拱起的小区间加刻一枚宝珠,无疑最为合理。当时大概受到非典型二龙拱二珠图像影响,产生典型二龙拱珠图像,继而大兴于唐代,成为唐代碑碣额部图像的基本模式。其后二龙拱珠额碑碣稀少地延续到明清时期,与二龙戏珠额碑碣并行发展,主要空间则让位于后者。这种图像始终没有能够成为日常生活中一般化装饰。

作者:李静杰 齐庆媛

原文标题:《二龙系珠与二龙拱珠及二龙戏珠的图像系谱》

原文刊载于《石窟寺研究》第六辑

(注:文中未注明出处图片来自李静杰历年实地拍摄,线描图像由齐庆媛绘制。感谢八木春生教授为本稿提供资料。)

相关阅读:

犍陀罗“龙珠”及其在中国的新发展|中国龙珠图像考①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学诚建议让商业退出寺门,新版《禅宗少林》首演

下一篇:梵华日报|千年莫高窟百年植树成荫,明海建议2022年停止养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