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德满都,我学会了如何绕圈圈|这世界

2018-03-09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博达哈大佛塔

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博达哈大佛塔

在加德满都的缕缕晨曦中,我绕着博达哈大佛塔缓缓漫步。放下节奏,将所谓“旅游效率低下”的忧虑抛之脑后,专心绕着我的大圈圈。

人类其实并不太喜欢圈圈,因为圆,作为方形世界的一段圆凿,很容易被人忽视。在西方文化中,对圆的褒奖可谓少之又少。如果我们在做某事时止步不前,会被警告“不要在原地兜圈子哦”。同时在我们眼里,直线和尖角是美丽的。旅行要走直线,腰板必须挺直,说话得坦坦荡荡。

长久以来,我对圈圈也没啥好感。每当我偏离直线“误入”曲径,我都会胡乱埋怨自己一通。这种偏见持续存在,直到我遇到了博达哈大佛塔,也许可以尝试着绕下圈圈嘛。

博达哈,意为“佛地”,位于加德满都这个杂乱无章的城市,成千上万修行者在此驻足,它也因此体现了该城市一颗宽宏慷慨的佛心。虽身处大都市,但佛塔附近仍旧保留着小村庄独有的那份安逸。

博达哈大佛塔是全世界最大的圆佛塔

博达哈大佛塔是全世界最大的圆佛塔

这座全世界最大的圆佛塔,高38米,周长100米,据说藏有古佛迦叶佛的舍利,已有1200多年历史。它还有个名字——露珠塔。相传兴建此塔时,尼泊尔大旱,无法取水,建塔者便采集露珠来和灰泥。塔分为四个部分:塔基、塔座、塔锥和塔冠。最底层塔基拥有一个穹隆形的顶子,塔座就安放在屋顶中央正上方。四方形塔座上,每面都绘有一双大眼,象征着觉悟。再往上是塔锥,共13层阶梯,体现着成佛的步骤。顶层塔冠就意味着得道成佛了。

大眼象征觉悟

大眼象征觉悟

当我第一次来到博达哈,拖着破行李箱,在高低不平的路上走啊走,突然间就爱上了这个环形之地,目光所及皆是圆啊。这里的生活就是个圆,像个大棉花糖,佛塔就是棉花糖的正中心。

佛教中,佛塔即佛心,绕佛塔转圈圈能给人带来功德。每一天的每一秒,成百上千的人们都会绕着大佛塔转啊转,口中的经文念啊念,指尖的佛珠捻了又捻,手上的转经筒晃了又晃。

曼陀罗、经轮、佛塔,佛教徒们看来很喜欢圆形事物嘛。一个皈依佛教的美国朋友曾告诉我:博达哈的喇嘛是出了名的“拖沓”。也许正源于此吧,万物皆圆,包括时间。守时与否,取决于你对时间行进方向的看法了。

佛教和印度教的一个核心就是轮回,生生死死,循环不已,直至成佛。而作为一名西方人,跟身边很多朋友一样,我视时间和历史为一条直线。如中学时被灌输的那样,脑海中的时间就是这样的:起于A,止于B。然而时间甚至宇宙,在很多文化中并非直线,而是循环不断的圆。譬如很多文明中都出现时光之轮、历史车轮这种称呼。弗里德里希·尼采也曾提出永恒轮回的假想,他认为生命就是无数次的自我重复。

人们围着大佛塔绕圈圈

人们围着大佛塔绕圈圈

在博达哈渡过数周,我的直线思维开始转变,悄悄地拐了个弯儿。这改变可谓来自不易,多亏了朋友詹姆斯·霍普金斯的帮助。他原本是银行家,后成了佛教徒,长期居住在博达哈。有天吃早餐时,我向他坦言,自己每天都惦记着进展、效率,在这里原地转圈圈真是有点儿苦恼。

他回应我:“这里就是无处可去、无事可做啊!”这句话耐人寻味,一直回荡在那个清冷的早晨。

这说法真是既有趣又细思恐极。既无事做,我在这虚度是否有意义?而且朋友说这句话也是蛮奇怪的,因为他根本一刻也没闲过。黎明时分他就起床冥想,随后转佛塔,之后做公益项目——给孩子们做被子。这么忙碌活跃的人,却说“这儿基本无事可做”,有点儿自相矛盾吧?

“哪儿矛盾了”,霍普金斯解释。外在的劳作和内心的沉静本来就是两码事啊。

博达哈大佛塔

博达哈大佛塔

我在博达哈的生活也进入了特定的循环。5点半起床,匆匆抹把脸,跌跌撞撞出门,随后加入绕塔转圈圈的大军。所幸这个点儿人还不多。通过行走来感受脚下大地的温度与节奏,这种感觉甚是美妙。正如这儿的佛教徒所说,我们在吸收此地的精华和真知。

柔美的晨曦中,太阳从地平线露出个脑袋,悄悄窥探着大地。耳中回荡着诵经的嗡嗡声、鸽子振翅的啪嗒声、店门开关的叮当声,以及绕塔者哼唱的“唵嘛呢叭咪吽”。这句藏传佛教中最耳熟能详的咒语,意为“好哇!莲花湖的珍宝!”我喜欢它的寓意,更喜欢那抑扬顿挫的发音方式,简直太魔性了。 

我不停的走啊走,直到双腿疲惫不堪,内心却依然平静如水。绕塔的路线不固定,随意走,没人规定得多少圈。这种自由真让人放松又害怕,到底要走多少圈才够啊。

“你会知道的”,霍普金斯说,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容。

大佛塔非常雄伟壮观

大佛塔非常雄伟壮观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走多少圈才是个头儿哇。看来我还是无法抛弃直线思维。转佛塔时,我会时不时查看行走记录。腕上的仪器精密地记录着步数、里程和卡路里,但其实它又什么都说明不了。我本来就在兜圈子,谈不上什么“进展”。博达哈这方土地,就是这么简单直白地向你抛出一个问题:心底是否接受圆圈?是否承认这种徒劳?

过去几年,我每年秋天都会回到这里。起初我注意到一些小变化:开了家碳烤披萨店,以及一块写着“严禁使用无人机”的新标识。但总体来说变化不大,那几步一叩首的老妪,售卖佛教物品的小商贩,还有我的朋友詹姆斯·霍普金斯。

每年来博达哈绕圈圈,其实只不过是重访地球上的一个“小角落”。不,这么说太有棱角了,应该是一个“小泡泡”,在泡泡里我上了一节珍贵的几何课。加德满都让我接受了圆的种种,让我学会了怎么绕圈圈。

处处皆是圆

处处皆是圆

作者:Eric Weiner

编译:李芳

来源:BBC网站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国博取消纸质门票,河北临漳出土金代无首佛像

下一篇:梵华日报|学诚建议让商业退出寺门,新版《禅宗少林》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