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印度到中国,绚丽多姿的花鸟嫁接图像

2018-03-05 | 文/李静杰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花鸟嫁接式图像,亦即鸟雀与花卉的混合造型,其艺术创意近乎极致,构建装饰纹样史上一座里程碑。这种图像创始于印度笈多时代,后笈多时代与帕拉时代延续发展,波及古印度大部版图。初唐时期印度花鸟嫁接式图像传入并迅速中国化,武周至盛唐时期风行一时,连绵至五代前后,唐两京所在中原地区始终是中心发展区域。中国花鸟嫁接式图像数量之众、发展程度之高,又非印度所能及。

笔者基于多年来在佛教物质文化研究过程中积累的相关资料,运用考古类型学和美术史图像学方法,分别梳理印度与中国的花鸟嫁接式图像,试图厘清两者各自的发展脉络和文化内涵,并阐明两者的内在联系。

点击图片阅读详情:

从印度到中国的装饰造型艺术|花鸟嫁接图像考①

从印度到中国的装饰造型艺术

印度花鸟嫁接式图像伴随笈多系缠枝蔓草流行开来,基于细部造型差异,可以分为后身作浪花形、后身作漩涡形以及口衔串珠三种不同表现形式的花鸟嫁接式图像。其鸟雀或为林鸟,或为水鸟,形状各异。为了阐明其花鸟嫁接式图像的造型特征,要从笈多系缠枝蔓草纹样说起。

印度装饰造型艺术现波斯元素|花鸟嫁接图像考②

印度装饰造型艺术现波斯元素

印度花鸟嫁接式图像伴随笈多系缠枝蔓草流行开来,基于细部造型差异,可以分为后身作浪花形、后身作漩涡形以及口衔串珠三种不同表现形式的花鸟嫁接式图像。其鸟雀或为林鸟,或为水鸟,形状各异。

从中原到西域的缠枝蔓草纹样|花鸟嫁接图像考③

从中原到西域的缠枝蔓草纹样

中国流行的笈多系缠枝蔓草亦可细分为简洁疏朗、繁缛稠密两种表现形式,前者出现的时间早于后者,两种形式长期并存。

缠枝蔓草凤凰,融汇多样文化|花鸟嫁接图像考④

缠枝蔓草凤凰,融汇多样文化

口衔绶带花鸟嫁接式图像以口衔绶带为特征,无疑受到了波斯萨珊造型艺术的影响。凤凰、缠枝卷草、绶带融汇造型,意味着中国、印度、波斯三大文化因素交织在一起。

走向极致的花鸟嫁接图像造型|花鸟嫁接图像考⑤

走向极致的花鸟嫁接图像造型

人与鸟花嫁接式图像产生于盛唐时期,一直延续到辽宋早期,其尾羽的时间变化一如上述基本造型,系典型的中国化花鸟嫁接式图像。枝叶形花鸟嫁接式图像已知实例仅流行于盛唐时期,将印度笈多王朝以来花鸟嫁接式图像造型推向极致,再次见证了大唐文化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作者:李静杰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原文标题:《印度花鸟嫁接式图像及其在中国的新发展》

原文刊载于《敦煌研究》2014年第3期

责任编辑:三木

上一篇:在“花之御寺”, 领略日本最大木结构观音像魅力|这世界

下一篇:犍陀罗“龙珠”及其在中国的新发展|中国龙珠图像考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