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青蛙”刷爆朋友圈 看看它去过的这处日本国宝级建筑

2018-01-25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这只青蛙最近刷爆了朋友圈。

我行我素,喜欢旅行、看书、写作,能连续吃饭三小时的它,成为了社交圈的宠儿。大家亲切地称之为“我蛙”、“我儿子”,并以一种“老母亲”的慈祥来对待它。这就是目前大火的日本“佛系”游戏“旅行青蛙”里的主角——一只青蛙。

这款养成类游戏简单易操作,也不用花费太多时间,在短时间内就占据了应用排行榜的第一位。因为听说是“佛系”游戏,梵华君第一时间下载了这个app,拥有了一只“梵华蛙”。但跟大家“我蛙怎么还不回家”、“我不配拥有这么认真努力的蛙”、“儿子给我寄了明信片,心满意足”的关注点不同,梵华君的关注点是:这只小青蛙都去了哪些地方?

蛙儿子很聪明,去的都是日本最有名的地方,梵华君发现,有一个地方我也去过,那就是日本大名鼎鼎的长野善光寺。

“旅行青蛙”游戏截图

“旅行青蛙”游戏截图

据传,善光寺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它是日本长野最有名的寺庙,高约20米的山门,被指定为日本国家级重要文化遗产,而山门深处的正殿则是日本的国宝,是重建于1707年的日本第三大木结构建筑物。

善光寺是长野的象征,在日本的佛教历史中是非常重要的寺庙。不分阶层、宗派、性别皆接纳的善光寺,吸引着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善男信女前往。在日本自古以来就有“一生一次参拜善光寺”之说。

善光寺山门

善光寺山门

梵华君来到长野善光寺的时候正值大雪纷飞,穿过大门的仁五门,即看到在参道尽头的高约20米的山门。寒冷天气下游人不减,给这古老肃穆的寺庙增添了些暖意。

关于善光寺的名字,有这样一个故事。善光寺内供奉的“一光三尊阿弥陀如来”是日本文化史上重要的绝对密佛之一。它们是日本钦明天皇时代由百济国圣王所呈献。经过多次迂回转折,由古天皇命令本田善光供奉于现在的长野县饭田市的坐光寺中,之后又迁移到现在的善光寺。据传,善光寺之名就是由本田善光的名字而来。

密佛是在其他的佛教国家中相当罕见的祭拜形式,由于信仰上的理由,密佛是属于非公开的佛像,因各派教义与规定不同,会有一定时间的公开参拜,但是绝对密佛就是指完全不公开的佛像。善光寺七年会有一次公开(因公开当年也算一年所以实际上是六年一期),日本人称之为“御开帐”的盛大仪式。御开帐所公开的阿弥陀三尊并非本尊佛像,而是模拟本尊的佛像,在日本他们称之为“御前立”,是供奉于本尊橱柜前方的替代佛像。善光寺的“御前立“佛像是由镰仓时代一直流传至今,被日本政府指定为重要文化财产,放置本尊的橱柜也与善光寺正殿一同被指定为日本国宝。

善光寺

善光寺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长野县长野市就是由善光寺的门前町而发展出来的都市。古时候在前往善光寺参拜的道路附近,一直到现在信州大学教育学部附近,整片缓缓倾斜的地方就叫做长野。中世纪末时,这附近的地名称为水内郡长野村,涵盖了善光寺境内也包含门前町,几乎就相当于现在的长野市大字长野的整个区域。长野村在1601年(庆长6年)与周边的箱清水村和七瀬村、平柴村两个村落都是属于善光寺的领域,称为善光寺领。

善光寺山门外眺

善光寺山门外眺

继续往里走,声名远播的善光寺正殿迎面而来。这座正殿重建于1707年,在规模上是日本第三大木结构建筑物。屋顶用丝柏树皮修葺,呈双重结构,是日本最大的铺柏树皮屋顶。正殿屡遭火灾之祸,但每次都加以重建。其佛堂前面配置有长形大礼堂,为独特的“撞木造”构造,是东日本值得骄傲的、最大规模的江户中期佛教建筑的杰作。

善光寺正殿

善光寺正殿

正殿外眺

正殿外眺

“一光三尊阿弥陀如来”就供奉在善光寺正殿内。中世纪以后,善光寺的信徒越来越多,于镰仓时代有许多模仿善光寺本尊的佛像出现,纷纷在各地以“善光寺”或是“新善光寺”为名建立庙宇。日本战国时代,善光寺平(长野盆地的古称)是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互相竞争的主要战场,寺庙因为饱受战乱的摧残而荒废。在那之后出现许多寺庙宝物各地迁移的传说。有人认为当时善光寺因为战祸而烧毁,武田信玄将其本尊移到甲府,并且于现在的甲府市建立“甲斐善光寺”供奉。另有一说,上杉谦信为了保护善光寺的本尊与宝物,将本尊与宝物供奉在越后国的直江津市(现新潟县上越市北部)的十念寺(现名称改为浜善光寺)。各种传说的说法都不同,而且也没有确定的文献记载。后所供奉的本尊佛像曾被织田信长带到岐阜,又被丰臣秀吉带到京都,甚至还被德川家康转移到尾张。经由许多当代权势者的转移,最后终于在1598年(庆长2年)回归信浓,供奉于善光寺。

如今,善光寺每年约有600万客人来访。1998年2月在长野举办的奥运会开幕式上,善光寺的钟声带着对世界和平的祈祷响彻寰宇。

善光寺六地藏

善光寺六地藏

善光寺石灯笼

善光寺石灯笼

  身处银装素裹的善光寺中,梵华君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恍惚,突如其来的灵魂撞击,可能就是我与善光寺“穿越时空的爱恋”吧。洁白的雪遮盖了善光寺的岁月,使它显得鲜嫩年轻。也许它未曾想到自己会屹立千年,又或许在它的世界里,千年只是倏忽一瞬间,所以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它才会显得这么俏皮,甚至有点憨态可掬。

纷飞的大雪中,梵华君想到了一句话:“给岁月以文明,给时光以生命。”静立其间,“哒哒”的落雪声中,感受到的是岁月中的文明和时光中的生命,这一切多么美妙。善光寺是死寂的吗?不,它向我们展开的历史画卷是那么的生动,它的故事是鲜活的,而且独一无二。

不知道小青蛙会不会和梵华君有一样的感受?或许它会说:“我只想走走停停,在世界上留下我的足迹。”也许,这就够了,毕竟,每个人眼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

善光寺正殿屋顶

善光寺正殿屋顶

善光寺三重塔

善光寺三重塔

善光寺经藏

善光寺经藏

善光寺小山门

善光寺小山门

文字:葛蕾

图片:李小奇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佛教英语交流基地筹划重点,日本西大寺举行“大茶盛”

下一篇:流连于这座银色殿堂,任时光倒流几百年|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