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鼎鼎大名的菩萨,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世|纸言片语

2018-01-18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在中国佛教信仰两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有一些佛、菩萨在民众中具有广泛影响,曾受到过热烈追捧,甚至直到今天,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民众的生活。如果说哪位菩萨在中国的知名度最高,可能首推观音菩萨。可以说,这是中国化的佛教信仰中重要的菩萨之一。

观音菩萨是佛教中慈悲的化身,在印度、东南亚等地,亦是象征神圣王权的男性神祇;然而在中国,“他”却变成了“她”,成为循声救苦的“慈悲女神”,并拥有截然不同的历史与身世。

要对中国观音信仰进行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涉及多方面问题。于君方教授投注十多年的心血,以结合文化、艺术、社会、历史等跨学科领域的创新研究方法,探讨观音经历此戏剧性演变的原因与过程。除了佛经之外,本书将感应录、朝圣故事、寺志与山志、民间文学、田野调查,以及反映观音形象变化的艺术造型等全面纳入讨论范围,是深入研究观音信仰的突破性著作。

|图书信息:

观音:菩萨中国化的演变 

作者:于君方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2年8月 

|作者简介:

于君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宗教学博士,专攻汉传佛教研究。1972至2004年间任教于罗格斯大学宗教学系,现任哥伦比亚大学宗教学系、东亚语言文化学系,以及“圣严汉传佛学讲座”教授,致力于指导汉传佛教的博士研究生。她的第一本著作《中国的佛教复兴:袾宏与明朝晚期的宗教融合》(The Renewal of Buddhism in China: Chu-hung and the Late Ming Synthesis,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1),是研究唐代以后佛教最早的英文著作之一,另合编有《中国的香客和圣地》(Pilgrims and Sacred Sites in China)。《观音》一书的英文版于2001年由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 

|译者简介:


陈怀宇,现任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助理教授,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历史学部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宗教史与思想史、丝绸之路文化史、近代思想与学术等。主要论著有《中国中世寺院主义之复兴》(英文版)、《动物与中古政治宗教秩序》(中文版)等。 

姚崇新,1966年生,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研究领域包括佛教考古与佛教社会史、中外文化交流考古等。代表性论著有《巴蜀佛教石窟造像初步研究》、《中古艺术宗教与西域历史论稿》等。 

林佩莹,英国伦敦大学宗教学博士,牛津大学博士后研究员,日本大谷大学特别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唐代禅宗思想史、中日文化交流、日本圣德太子研究、佛教植物意象等。 

|内容节选:

观音在中国化现的各种女像中,人们最熟悉的是妙善代表的贞洁孝女。如杜德桥(Glen Dudbridge 1978)所论,妙善传说的核心可溯至一篇题为《大悲菩萨传》的石刻铭文,此文为蒋之奇(1031—1104)所作,他于1099年任河南汝州知府,成为香山寺方丈怀昼的好友——香山寺位于嵩山南方两百里、河南汝州宝丰县东南数哩处。紧邻香山寺的是大悲观音塔,里面供奉一座千手千眼观音像。

如前一章所述,“大悲”一词特指千手千眼观音像。唐朝时随着密教观音像的传入,此类造像变得十分普及,其中有许多宣称源于圣迹,意即这些像都是菩萨亲造。《画品》的作者李荐(1059—1109)形容香山寺的观音像“乃大悲化身自作”。他将此尊与过去见过的另外两尊相比,其一为唐代大中年间(847—859)名画家范琼所画的三十六臂观音,像高不及一呎,另一件则位于襄阳(今湖北)东津天仙寺,亦“大悲化身自作”。天仙寺为一尼庵,唐武德年间(618—628),寺中的比丘尼希望在大殿壁上绘制大悲观音像,故寻求技艺精良的画师,后来有一对夫妇带着一名少女前来应征,而实际绘制这幅画的这位少女显然是观音的化身(Dudbridge 1978:16; Stein 1986:46; Tsukamoto 1955:269)。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幅四十二臂观音像为范琼所作,并附一段铭文说明此画作于850年四川成都的圣兴寺(图8.1)。

千手观音

图8.1 千手观音,850年,范琼作。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不过,香山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因为观音不只在此处创作圣像,并且化身为人,居住该地。杜德桥说得有道理,他主张这种信仰在1100年因地方官和寺院方丈的共同努力而兴起,如第九章所示,这样的模式也经常出现于其他朝圣中心的建立过程中。1100年,蒋之奇根据方丈怀昼所述,作《大悲菩萨传》,由名书法家蔡京(1046—1126)书写,而后刻于石碑上。到了十二世纪初,香山显然已成为香火鼎盛的朝圣中心。

蒋之奇并未久留汝州,到任后不及三年,他就在1102年11月至1103年10月间转任杭州知府。如杜德桥所论,蒋之奇很有可能将这个故事从河南传入杭州。在另一处观音朝山圣地上天竺寺中,曾立有一块两片合成的石碑,上面可能写着《重刻大悲传》(碑文的前半部已毁损,现存的拓本中这部分已失传)。此碑立于1104年,重述观音的化身——妙善公主的故事(Dudbridge 1982:591—593)。如第六章中所述,上天竺寺早在蒋之奇到达杭州前一百多年,即十世纪时,已经是重要的观音朝圣中心。当时杭州可能没人知道这故事,可是一传入此地,就与上天竺寺产生密切的关联,因为《香山宝卷》详载的妙善故事广为流传,据说这个版本就是该寺僧人普明得到启示而写的。这个故事深植于上天竺寺,或许正是因为该寺供奉的观音已被认定为女性。在1138年开封落入金人之手,而杭州成为南宋首都之际,香山就没落了,于是杭州上天竺寺无疑成为全国观音信仰的朝圣中心,直到几世纪后普陀山才出现,与上天竺寺分庭抗礼。

虽然宋代已流传妙善的传说,但在明、清时期这个传说才经由数种不同的文类得以进一步传述、发展。明代小说《南海观音全传》、明传奇戏曲《香山记》,以及以此为依据的京剧《大香山》和清代新兴教派经典《观音济度本愿真经》,皆改写自《香山宝卷》。现存最早的《香山宝卷》版本自乾隆年间开始流通,附有1773年的序,文中另有一篇1103年所作的序,作者为上天竺寺的僧人普明,但除此之外,普明是何许人也,则不得而知。即使这篇序为伪作,《香山宝卷》可确定成于明代以前,因为这个书名早在1550年间就已被引用。

对中国宗教的研究者而言,这个故事对中国人,尤其是女性,产生强大吸引力的现象,非常值得注意。如第四章所述,描述、记载、传诵观音感应故事,始终是观音信仰中历久不变的特色之一。妙善的故事无疑是一则感应故事,但有两项主要差异:第一,在其他感应故事中,观音只是暂时出现于信徒的异象或梦境中;在妙善的传说中,观音却被认为化身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女性,在人世间度过一生。另一项差异是,之前探讨的感应故事,大多以不同方式印证经典中(以《法华经》为主)关于观音济度神力的保证,相对地,妙善的故事却呈现千手千眼观音的“传记”。这个故事的高潮,出现在失去双眼、双手的少女变为千手千眼观音。如前一章所论,这种名为“大悲”的密教观音像,在唐代已非常流行,至宋代时,透过新造像与仪式的弘扬,盛行的程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妙善故事诞生于此时代,正是大悲信仰流行的另一项明证。 

资料来源:商务印书馆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青海唐卡在京大展魅力,芭蕾版《大梦敦煌》亮相

下一篇:梵华日报|龟兹和麦积山艺术将亮相上海,假尼姑行骗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