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痴迷壁画和造像的行者,追求美,而不是正确|2017,我们的故事③

2018-01-04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时之极少者,名刹那。”——《俱舍论》

光阴似箭,弹指间,一年又将过去。2017年对我们来说是蹒跚起步的一年,有收获,亦有遗憾,但欣慰的是,在追求佛教文化艺术的道路上,我们又认识了诸多同行者。

这些同行者中,既有不忘初心的佛教建筑专家,又有孜孜不断追寻妙相佛光的摄影师,既有民间古建保护志愿团队,又有痴迷佛教艺术的个人行者。因为共同的爱好和心愿,将我们联系在一起,在宏大的佛教文化艺术领域,用热爱,用汗水,用坚持不懈的行动,推动这个巨人在时代的洪流中缓缓向前。

岁末年初,我们用一组文章,分享这些同行者的故事。在这一年的弹指刹那间,我们每个人,既渺小又伟大。

宿小白

宿小白

他写壁画:“观音的面容神韵缥缈,目光柔和而坚定,肩披绿色法衣,千百只手臂以其修长的身体为中心向四周呈放射状扩展,皆端庄安稳,所执诸物,各尽其妙,重叠交错,密而不繁,体现了圆融无碍之美。”“画面上隅,山峰迭起,楼阁重叠,祥云缭绕,宛如仙境。两位飞天乘云翱翔,身躯颀长优美,衣带飞舞飘逸如满墙风动,令人醉心不已。”

他写造像:“她们头戴宝冠,面容恬静,肤如凝脂,分着红色和黄色衣裙,身体轻轻扭动,充满律动感,穰吐着清新自然之气,宛如一位清纯可人的邻家少女。”“以修长的身体为中心,二十六只手臂各持瑞物左右对偶,呈辐射状向四周散开,仿佛是从身体里自然生长出来的,肢体连贯合度,具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结跏趺的坐式,赋予佛像安定感和力量。其精彩绝伦的均衡、丰润、柔美和雕刻技艺的高超,令人一见即生倾慕之心。”

平遥双林寺的二十六臂观音像

平遥双林寺的二十六臂观音像

在宗教文化艺术领域,宿小白给自己的定位是美的传播者和爱好者。从2010年开始,他到一些地方尤其是山西大地寻找寺庙里深藏的精美壁画和造像。他说,特别喜欢这些浸透了精神力量的作品,它们充满灵性色彩,散发着特殊的能量和氛围,身在其中可以暂时从世俗中抽离出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在一个充满丑陋器物的世界里寻找一个审美之域,在变动不居的世界里寻找一个自我安顿之处。”

从上大学起,他就热爱书写,偶尔在校刊上发表文章。后来进入北大读研究生。三年时光,他在这个知识底蕴丰沛的海洋里得到了浸润和成长。毕业后,他留在北京工作,成为了“上班族大军”中的一员。虽然工作生活稳定,但他始终觉得缺少点什么,“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日子,得为每天的醒来找到一个理由”。 

从2006年开始,宿小白经常拿着相机在北京的胡同里拍摄胡同生活。他认为,胡同是现代都市生活的反面,是为人的羞怯而设的一个角落。胡同生活很像他童年时经历的乡村生活,无形中勾起了他的乡愁。 

故乡,不止是地理意义上的,也是精神意义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佛教壁画和彩塑。那些来自古代的珍宝,历经成百上千年岁月静静地伫立在那里,沉静而内敛,不事张扬,兀自用岁月酿造甘露,只待懂得它们的人来汲取。宿小白被深深吸引,他为一处又一处绝美的芳华而沉醉,“它们能让我暂时超越日常生活的庸常,从人性的善恶中抽离出来,获得一种内在的平静和满足”。

稷山青龙寺大雄宝殿壁画之迦陵频伽局部

稷山青龙寺大雄宝殿壁画之迦陵频伽局部

2010年到现在,宿小白常利用业余时间到有壁画、雕塑的寺庙、石窟中,寻找中国古代文化的精粹。后来,他开始写一些赏析性文章。他觉得做这些事“能带来更为持久的愉悦”。 

2017年对宿小白来说是“收获”的一年。这一年,他在“中华佛文化网”平台发表了25篇原创文章,在传播美的同时,也拥有了不少忠实的读者。

关于宿小白的2017,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Q:中华佛文化网

A:宿小白 佛教文化艺术爱好者 

Q:为什么喜欢拍佛教壁画和造像?

平遥双林寺的观音菩萨造像

平遥双林寺的观音菩萨造像

A:曾经有那样一个时代,它所创造的一切器物都是美的。古代这些浸染着精神之力的事物,其散发出的能量,千百年过去了依然还在,还能打动你的心灵,转换你的观念。古人真的非常厉害,一种精神力量贯注在里面,可以流传千古,让我们现代人仍然可以感受得到。我想,现代社会之所以很难再普遍制作出那样精美的器物,除了手工技术的退化、材料的缺失、匠班作坊制度的消失等技术因素,我觉得更重要的可能是这种精神力量特别是宗教精神的丧失。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太快,变化太快,人的心也不自觉地快速流变起来,很难慢下来,很难获得平静。在寺庙,面对这些具有永恒之美的壁画彩塑,就进入了一个内向的世界,能感受到一种内在的平静。

Q:今年一共写了多少篇文章?

A:今年我一共撰写了25篇关于彩塑壁画方面的文章,大约9万多字,图片500多幅,大都先后在“梵华一念”公众号上发表。在写作的过程中,我越发感到我国古代建筑艺术和宗教文化的博大精深,越发感到自己的无知。仅那些建筑的专有名词,佛像的手势,菩萨的衣着样式,就令人头疼。好在美是直觉的,而不是知识的。我更多是以一个普通观者的身份,分享自己面对佛像壁画时的直观感受,展示古人如何在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创造出了令人惊叹的美。因此,这样说来,我的写作是不专业的,我把自己的书写看作是传播美的行为。换言之,我追求的是美,而不是正确。我记得有一个读者在我的文章下面留言,说读了我的文章,生发了去寺庙欣赏彩塑的愿望,结果去了正在大修没有看到,但读了我的文章就算是看到了。这一点让我非常欣慰。 

Q:今年都去了哪些地方?

宿小白

宿小白

A:大约五年前我曾制定过一个旅行计划,一是从南向北沿着黄河行走,一是从东往西沿着丝绸之路行走(大致走向)。前者更多的是我们中国本土的文化,后者则体现了外来文化传入被改造融入中华文化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两者之间的交叉地带是山西陕西一带,这些地方在古代是文化非常繁盛的区域,也是文物古迹遗存丰富的区域。应该说,我这些年的旅行基本就集中在这一地带。今年,我主要进行了两次大的访古,一是前往晋东南也就是浊漳河谷一带考察古建筑,走访了高平开化寺、平顺大云院、稷山青龙寺、泽州玉皇庙青莲寺等寺庙,等级之高、文物之精美,令人叹为观止。二是沿着麦积山—西安—延安—泾州(今天的庆阳和泾川一带)—固原一线寻访石窟,其实是丝绸之路东段的一部分。梁思成先生说,考察古建筑是逆时代的工作。那访古就是逆时代的旅行,你可以穿越时空与古人对话,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Q:写作能给你带来什么?

A:写作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想象和体验空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拍摄往往是匆忙的,但写作让我静下心来重新体验在寺庙欣赏壁画造像时的心境,能让我全神贯注去思考一件事情并且乐在其中。当然,写作过程也充满痛苦,比之物质享受,它获得快乐要难一些,但一旦获得,它的程度更深,也更持久。 

Q:你认为彩塑壁画的价值在哪里?

长子崇庆寺彩塑之普贤菩萨

长子崇庆寺彩塑之普贤菩萨

A:无论寺观,还是石窟,都是古代人信仰观念的物理存在。可以说,没有宗教信仰的地方,就没有宗教建筑、壁画和彩塑。中国古代彩塑壁画的魅力之所以经久不衰,绝不仅仅是把石头和泥巴赋予人的形状这么简单,它蕴含着深厚的传统和信仰。一方面源于壁画彩塑制作的传统范式(范式、模本)和师徒相传的匠班制度,另一方面则体现了一种信仰的力量,甚至熔铸了制作者的生命和希望。在现代人看来,这些彩塑壁画都是艺术作品,但在古代,它们不是为欣赏而制作出来的,而是作为宗教礼仪空间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信仰的产物。美术史家巫鸿在《礼仪中的美术》一书中,曾讲过这样一个古代人的故事,师傅在一丝不苟地制作一尊佛像,就连背部的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精心雕刻。徒弟很不理解,说这些地方人又看不到,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多力气?师傅回答:神会看到。这个故事很好地说明了古代彩塑艺术的精神价值,也回答了为何我们现代人再也造不出如此精美的塑像。

Q:为什么想要把这些壁画和造像都拍下来?

高平开化寺壁画之普光法堂会

高平开化寺壁画之普光法堂会

A:现代社会,人和人、人和物之间越来越呈现出一种稍纵即逝的关系。所以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先去看那些美好易碎的事物。我有很强的危机感,觉得这些美好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改造甚至消失、毁灭。今年,我去山西拍摄一个寺庙的壁画,赶到的时候工人正在施工,说是要重建,就拆得剩下一堵墙了。壁画是清代的,很精美,但很快就会没有了。我跟工人说,能不能把这堂壁画保留下来。他们回答我:我们说了不算。所以,我觉得保护这些文化遗产非常紧迫,一是我们要有强烈的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这些东西消失了就不会再回来了;二是要建立一个包括寺观、壁画、彩塑等在内的数据库,摸清底数,实现可查可追踪可管理;三是要有一个文物修复的标准,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保持它原始的风貌,不能在上面盖个新的或者重绘。有个村子有个古庙,庙里有壁画,年久失修,村民就集资重建,把建筑整饬一新,壁画也全部用现代颜料重绘,这等于重新定义了一座建筑,同样是一种巨大的破坏。

Q:你认为如何让古建文物活着?

长子法兴寺彩塑之圆觉菩萨

长子法兴寺彩塑之圆觉菩萨

A:现在我们很多寺庙都是历史建筑,而不再具有灵性价值,这是非常大的遗憾。今年,我去钟山石窟参观,这是一个宋代石窟,规模宏大,非常精美,更重要的是它还活着,就是宗教礼拜的功能还在。它对当地人是免费开放的,可以进来烧香祈愿。虽然这是较低层次的宗教活动,但总是保留了它的宗教价值。希望有一天这些寺庙石窟能真正恢复它的灵性价值,成为修行的地方,而不仅仅是旅游景点和文物古迹。 

Q:2017年在佛教文化艺术领域有没有要感谢的人?

A:首先要感谢读者,他们的鼓励是我写作下去的莫大动力。还要感谢乡村建筑的守护者,是他们在默默守护我国古代的这些珍贵的艺术品。 

Q:2018年有什么计划?

A:我打算继续寻访石窟,主要是川渝一带的石窟,那是中国石窟非常集中的一个区域,艺术水平也相当之高。希望为大家奉献更多精彩的作品。我相信,阅读一个人的文字,也是一种相遇。 

(记者:葛蕾)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往期链接:

她的寺院设计让人感动到落泪,对2017没有遗憾|2017,我们的故事①

专注中国佛窟十余年的摄影师,为自己喜欢的事而活|2017,我们的故事②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一诚长老荼毗现六百余颗舍利,佛教游中国给印度上课

下一篇:梵华日报|中孟首次考古协作成果丰硕,隐元禅师漫画书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