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中国佛窟十余年的摄影师,为自己喜欢的事而活|2017,我们的故事②

2017-12-28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时之极少者,名刹那。”——《俱舍论》

光阴似箭,弹指间,一年又将过去。2017年对我们来说是蹒跚起步的一年,有收获,亦有遗憾,但欣慰的是,在追求佛教文化艺术的道路上,我们又认识了诸多同行者。

这些同行者中,既有不忘初心的佛教建筑专家,又有孜孜不断追寻妙相佛光的摄影师,既有民间古建保护志愿团队,又有痴迷佛教艺术的个人行者。因为共同的爱好和心愿,将我们联系在一起,在宏大的佛教文化艺术领域,用热爱,用汗水,用坚持不懈的行动,推动这个巨人在时代的洪流中缓缓向前。

岁末年初,我们用一组文章,分享这些同行者的故事。在这一年的弹指刹那间,我们每个人,既渺小又伟大。 

2017年5月,袁蓉荪在川北水宁寺石窟

2017年5月,袁蓉荪在川北水宁寺石窟

本期策划,我们与摄影师袁蓉荪聊了聊他的2017。

袁蓉荪,四川成都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签约摄影师。因热爱摄影,自2005年起,他放弃稳定的工作,专职拍摄我国大江南北的石窟造像,一拍就是十年。十年后,他将所拍摄的影像集结出版,著成《空谷妙相——时光中的中国佛窟》一书。2016年12月,他的《空谷妙相》摄影展与同名画册在成都文轩美术馆首展和首发以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从此,袁蓉荪渐渐为圈子内外的人所熟知。

相比起一个人拍佛窟的清冷时光,2017年对于袁蓉荪来说是热闹的一年:今年3月在北京798艺术区推出《空谷妙相》摄影展;6月在深圳做“巴蜀佛窟里的人间烟火”演讲;7月为配合四川省图书馆收藏《空谷妙相》画册,在省图举行同名作品展;9月《空谷妙相》作品参加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同名画册获“凤凰卫视优秀摄影画册奖”;10月以后,为四川省摄影家协会、普照寺、白塔寺等举办《空谷妙相》作品讲座……就在接受我们采访的过程中,他还在忙着为12月底的广州《空谷妙相》摄影展做准备。

2017年,喜爱石窟、佛像的袁蓉荪也并未停下脚步,一有时间,他就又一头扎进那些佛窟里,用镜头触摸被时光浸染的古物,用心聆听古人的虔诚与智慧。袁蓉荪说,他喜欢安安静静和佛窟在一起的日子,这是真实的生活,在寻找与发现的旅程中,也会不时感受到意外的惊喜。

袁蓉荪说,寻找拍摄佛窟的这十年是他生命中最有意义的十年,过去的时间,虽然有很多有意义的工作经历,也创作出不少的作品,但觉得这十年的中国佛窟作品更有历史意义。而即将过去的2017年,是终于释怀后人生修行的再开启,溯源水迢迢,寻佛路漫漫,又一个新的起点。

Q:中华佛文化网

A:袁蓉荪,摄影师,专注佛像、石窟摄影

Q:《空谷妙相》系列展览是您2017年的一件大事,它是此前十几年拍摄石窟、佛像作品的集中展现。策划这个系列展览的初衷是什么?

2016年12月,《空谷妙相》摄影展在成都文轩美术馆揭幕

2016年12月,《空谷妙相》摄影展在成都文轩美术馆揭幕

A:寻找拍摄中国佛教石窟十余年,自2016年12月《空谷妙相》摄影展与同名画册在成都文轩美术馆首展和首发以后,引起各界反响,也契合我想让更多人了解中国佛窟艺术的心愿,为此,开始筹划在一些重要地域的系列展览。

Q:2017年在全国各地,包括北京、深圳、成都等,办了这么多展览,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些地方办展?

A:选择这些地方有一定的地域文化意义,便于中国佛窟文化的传播。我希望通过展览、讲座来传播佛窟文化,让社会各界更加关注保护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

2017年3月,《空谷妙相》摄影展在北京798映画廊开展

2017年3月,《空谷妙相》摄影展在北京798映画廊开展

2017年6月,袁蓉荪在“一席”做演讲

2017年6月,袁蓉荪在“一席”做演讲

2017年7月,袁蓉荪在四川省图书馆举办《空谷妙相》摄影展和讲座

2017年7月,袁蓉荪在四川省图书馆举办《空谷妙相》摄影展和讲座

Q:《空谷妙相》展现的是“人间佛教”,体现的是“人供佛、佛佑人”的人佛关系。在举办展览的一年来,有没有一些新的体悟?

A:六祖惠能顿悟禅法,以“一念悟时,众生是佛”开示世人,智慧诠释了佛与人的关系,佛即众生,众生皆佛,佛就在人间苍生百姓间。久远的石刻造像与今日的男女老幼相遇一起,相融一起,春山回望,让我感到人心深处对“精神家园”的需要和寻求。

Q:一直以来,您拍摄石窟、佛像的脚步从未停歇,虽然今年主要在策展办展,是否有去新的地方拍摄佛窟?

A:虽然中国各地石窟我基本上都已走过,但是时代在发展,石窟会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我会继续关注石窟造像在一些特别地域的变化,同时,对于以后各地文物考古中新发现的石窟,持续关注拍摄。比如,2016年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蜀道申遗中,考察荔枝古道新发现的几处唐代石窟,我今年5月就专程赶到川东去寻觅拍摄。这些佛窟都在万源县、宣汉县、大竹县等地的大巴山深处,地偏路险,藏在深闺人未识。

10月在平遥摄影节展览结束后,我开始穿行中原大地,往山西昔阳县、长治县、泽州县,河北井陉县、唐县、邯郸响堂山,河南安阳市等地石窟礼佛拍摄,大多因新的思考去重访,个别是新发现而去弥补遗漏。如今,越来越觉得视频资料的重要,今年再拍摄,除了沿袭过去的图片拍摄外,更注意拍摄视频图像备用,静态和动态的影像结合,更加完整地留存中国石窟文化艺术。

2017年5月,在四川大竹县

2017年5月,在四川大竹县

2017年5月,在四川宣汉县、万源县

2017年5月,在四川宣汉县、万源县

2017年5月,在川东渠县

2017年5月,在川东渠县

2017年10月,在山西省泽州县

2017年10月,在山西省泽州县

2017年10月,在中原地区

2017年10月,在中原地区

Q:在拍摄过程中有遇到过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A:5月去川东,我设计的行程特意先到川东北的巴中市,为什么呢?因为我2011年曾经拍过的稻田里的巴中沙溪石窟,后来听说为修建达州到巴中的达巴铁路,规划在铁道线里的这个唐代石窟,从2014年开始,历时半年时间,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分块切割,整体迁移到了别处。心里一直很梗,牵挂着这些唐代造像的归宿,所以专门赶往沙溪村想看看究竟。漂亮的绿化带,八车道的宽敞柏油路,我在这摸不着方向,问了好多人打听石窟迁移到什么地方,也没人能回答。开车四面八方转,终于在一个小卖店打听到了准确的信息。在邻村一座山的陡坡上,找到了拼接起来的沙溪石窟。之后我又找到了石窟的原址,就在几条钢轨穿过的地方,难怪我找不到,因为这里的山都被铲平了。

还有这次在南响堂山石窟的拍摄,令我感动难忘,在交流中他们看了我拍摄的石窟画册后,大开绿灯,前几年来没能打开的洞窟为我打开拍摄,后来他们忙事情去,干脆把捆在木板上的大把钥匙都交给我,自己开门锁门慢慢拍,这是难得的信任。

2011年7月,袁蓉荪拍摄的巴中沙溪石窟原貌

2011年7月,袁蓉荪拍摄的巴中沙溪石窟原貌

2017年5月,巴中沙溪石窟原址

2017年5月,巴中沙溪石窟原址

2017年5月,现在的巴中沙溪石窟

2017年5月,现在的巴中沙溪石窟

2017年9月,袁蓉荪获得“特殊待遇”,拿到河北响堂山石窟的钥匙

2017年9月,袁蓉荪获得“特殊待遇”,拿到河北响堂山石窟的钥匙

2017年9月,河北响堂山石窟

2017年9月,河北响堂山石窟

Q:您专注拍摄佛教石窟,但是从作品中却看到人生百态,这种风格是怎样形成的?

A:古代石窟造像无声润物的生命力不只在庙堂之高,更在村落之远。在不断的拍摄思考中,意识到百姓生活的日常具有的当代性,鲜活的众生百态承接石窟千年的世俗文化,是我想用影像表达的文本意义。

Q:您曾经说,那些历史遗留下来的传统文化是最美的。未来还有什么新的拍摄计划?

A:都常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中华文明五千年,中国大地有太多的文化遗存和丰富多彩的传统技艺。对于这些,我一直就在关注中,早年和这些年利用拍摄石窟文化的间隙,也不断在拍摄积累,所以,未来也会继续倾心中国传统文化。

Q:您之前辞职拍佛十年,家人支持吗?

A:开始那些年也不理解。这也难怪,一听说我又要出门下乡就有意见,当然,安全方面的担心更多一些。渐渐地习以为常了,知道这些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必须要做的事,也由理解到支持了。作为我的家人,觉得我做了自己喜欢的、有意义的事情,我能够如愿,她们就开心了。

Q:您曾经提到过,您辞职是为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现在的生活是您喜欢的生活吗?

A:《空谷妙相》画册能够得到许多人的喜爱,我感到很欣慰。石窟艺术太冷僻了,更多人的认知需要一个过程,我明白这点,一直寄希望于往后的岁月。因为早想明白了,所以才义无反顾地去做这个事,这样的生活就是我自己想要的生活与结果。

Q:往往有些人想追求自己的梦想,而又被现实羁绊,您怎样看待这样的现象?

A: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人活着需要理想支撑,多想想心中的远方。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现实生活中又不能太理想化。初心不改,希望常在,不要好高骛远,先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业,多为自己的梦想追求打下一个好基础。

Q:2017最有成就感的是什么?

A:在深圳华夏艺术中心大剧场舞台上脱稿40多分钟演讲《巴蜀佛窟里的人间烟火》。

Q:用一个词来总结2017的话,会选择哪个词?

A:了然。

Q:除了摄影之外,未来还有哪些想要做的事?

A:旅行和绘画。

近年袁蓉荪经刊登传播的部分历史文化专题

近年袁蓉荪经刊登传播的部分历史文化专题

袁蓉荪摄影作品——四川乐山唐代弥勒大佛

袁蓉荪摄影作品——四川乐山唐代弥勒大佛

(记者:葛蕾)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往期链接:

一位佛教建筑专家的初心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一诚长老追思法会举行,清东陵颁布史上最严保护办法

下一篇:梵华日报|北京文物僧塔垃圾成堆,老外佛系男登《非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