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佛教艺术考察记(四):一庙一城两寺,非凡艺术洗礼

2017-12-07 | 文/丁晓飞 曼倩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中央美术学院宗教绘画高级研修班的山西考察进入第五天,一行人驱车来到汾阳的一个平凡小村落,这里竟然有一个非常热闹华丽的佛国世界,大自在的世界,被绘制在外表寒碜的小庙宇里面。不起眼的村庄小寺庙,竟然也有这么精美的大型壁画,不由感叹中华文明之厚重。

这座三开间的古建筑隐蔽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子中,单从外面看是无法想象殿内有保存完好、无与伦比的精美壁画。

这座三开间的古建筑隐蔽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子中,单从外面看是无法想象殿内有保存完好、无与伦比的精美壁画。

群组的人物组成了有节奏感的画面,画中人物造型、服饰、乐器以及建筑都大有看头。

群组的人物组成了有节奏感的画面,画中人物造型、服饰、乐器以及建筑都大有看头。

后土圣母庙里的壁画看上去非常新,古代画师们用科学的方法,把矿物质颜料画在墙壁上,经过几百年的风雨,仍然色彩鲜艳,好像刚刚画完似的。壁画人物刻画精致,色彩红绿为主,群组的人物动态顾盼生姿,互为呼应,构造出了丰富的画面节奏。人物的细节刻画精彩至极,除了严谨生动的勾线填彩之外,还运用了大量的沥粉贴金技法。金色的线条分割了红绿的对比色,也打破了红绿色彩明度上的沉闷之感,用明亮的金色,活跃了画面的气氛,体现出富丽堂皇的宫廷气派。这幅明代壁画,除了雍容的圣母和她的朋友圈之外,画面的每一个动物,每一件器物,都表现的精致无比,虽然人物众多,场面庞大,但并没有杂乱之感。壁画的绘制技术水平之高,绝非民间画工能力所企及,应该是宫廷画师作品,艺术水准可以直追北京法海寺的明代宫廷壁画。

壁画保存完好,经历了几百年的矿物材料依旧色彩艳丽,仿佛新作。

壁画保存完好,经历了几百年的矿物材料依旧色彩艳丽,仿佛新作。

细看人物刻画精致,细节精彩,这两张图可以清楚的看到壁画中多处沥粉贴金的工艺,古时这里定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殿宇。

细看人物刻画精致,细节精彩,这两张图可以清楚的看到壁画中多处沥粉贴金的工艺,古时这里定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殿宇。

后土圣母庙壁画人物塑造有很强的文人画影响,文人趣味和民间壁画工艺的结合,整体形成了庙宇的艺术风格。这幅道教主题的宗教绘画,其中的生活气息,世俗化的人物表现,反映了当时贵族阶层审美的发展,折射出当时的社会风貌,所谓资本主义的萌芽,在艺术上也能窥见一些端倪。

很感叹这个小小的庙宇承载了这么丰富的世界,真是一花一世界,深厚的中国文明沉淀在乡村的各个角落。这个庙宇的宗教绘画艺术水平极高,当地人肯定极为喜爱,所以才能经历各个历史时期而完整的保存下来,乡土中国,依靠信徒民众的细心呵护,宗教艺术文脉延续不断。

当天上午看完后土圣母庙,下午宗教绘画班一行人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平遥县城。距离古城不远,就是著名的双林寺、镇国寺。两寺一城整体形成的世界文化遗产,展示了古代中原佛教文化的强大实力,即使历经朝代更迭,仍有巨大影响力。

在平遥城内走街串巷,可以看看古老的建筑院落和完整的老城墙,日升昌、协同庆这些钱庄证明了当年平遥城经济的繁荣。如今古城里旅游商业开发得热火朝天,挤满了游客,很难静下心来体味此处的古朴,倒是附近镇国寺、双林寺的游人不多,可以静静地体会宋元明等朝代大雕塑家们的精心力作。

我们先到了镇国寺,这里五代时期的塑像和五台山佛光寺的布局类似,也是群组塑像,菩萨们雍容华贵的体态,完美传承了唐代风采。

镇国寺万佛殿,五代时期建筑,硕大的斗栱总高超出柱高的三分之二,有明显的唐代遗风,四周红砖墙为清代后加。

镇国寺万佛殿,五代时期建筑,硕大的斗栱总高超出柱高的三分之二,有明显的唐代遗风,四周红砖墙为清代后加。

万佛殿屋檐下的彩绘,现在已经褪色不少。

万佛殿屋檐下的彩绘,现在已经褪色不少。

这组与大殿同期、至今保存完好的五代彩塑十分珍贵,浓郁的唐代风格,与敦煌45窟有些相似。

这组与大殿同期、至今保存完好的五代彩塑十分珍贵,浓郁的唐代风格,与敦煌45窟有些相似。

细看彩塑,造型丰腴,体态舒展,尤其这个角度的两尊菩萨实在唯美,引人不得不驻足多看几眼。

细看彩塑,造型丰腴,体态舒展,尤其这个角度的两尊菩萨实在唯美,引人不得不驻足多看几眼。

来到平遥的次日,我们走进了著名的双林寺,和画册中见到的照片不同,现场感受立体而丰富。双林寺不是印象中的皇家寺庙,而是富庶的平遥人捐资修建的民间寺庙,然而艺术水准却极高。

一进山门,迎面看到元代塑造的四大金刚,历经战乱保存下来,气度非凡。这四大金刚,高约三米,目光锐利,炯炯有神,因为用琉璃珠做瞳孔,所以眼神光亮,好像活的一样。要想进入双林寺,必须经过天王殿,信徒们从门口经过的时候,定会感觉每个角度似乎都有横眉怒目的金刚在凝视着你,让你完全的“坦白从宽”了。这四大金刚衣着朴素,没有华丽的饰物,三尊赤裸上身,一尊系围裙,肌肉高高隆起,眼睛努着、小腹鼓着,蕴含了巨大的力量。它们应该是元代武将的形象,让人感觉到当年横扫天下的大元军队的强悍实力,是雕塑史上的名作。

双林寺的第一座大殿——天王殿,身高3米左右的元代四大金刚一字排开,侍立山门两侧,“天竺胜境”由此进入。

双林寺的第一座大殿——天王殿,身高3米左右的元代四大金刚一字排开,侍立山门两侧,“天竺胜境”由此进入。

近观元朝保留至今的四大金刚,造型写实、生动,形象坚强有力,感觉他们是大力无比的勇士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

近观元朝保留至今的四大金刚,造型写实、生动,形象坚强有力,感觉他们是大力无比的勇士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

殿内背窗而立一字排开的四大天王,黑色琉璃制作的眼睛目光传神。

殿内背窗而立一字排开的四大天王,黑色琉璃制作的眼睛目光传神。

双林寺简直就是雕塑艺术的宝库,明代的两千多尊塑像只能委屈的往后排,还得先谈谈罗汉殿里面的宋代十八罗汉。这十八罗汉略与真人等高,分塑于观音两侧。罗汉像比例适当,解剖准确,形体厚重,造型优美,一个个神采奕奕,颇具个性。古代艺术大师运用纯熟的传统彩塑技巧,使这些罗汉塑像达到了呼之欲出、若闻其声的艺术境界,体现了典型的高雅简洁的宋代风格,让人感觉到罗汉们自身修行达到的高级阶段。罗汉们鲜明的个性,平易近人的气场,完美的外轮廓,体现了高贵的气质,写实的塑造和线性雕刻完美集合,装饰的恰到好处,不似后代那种过度的装饰。

罗汉殿内北宋时期的十八罗汉像是双林寺内历史最久远的泥塑,乃神品之作。这组在角落里的醉罗汉和迎宾罗汉塑造的活灵活现,像是正有什么话要说。

罗汉殿内北宋时期的十八罗汉像是双林寺内历史最久远的泥塑,乃神品之作。这组在角落里的醉罗汉和迎宾罗汉塑造的活灵活现,像是正有什么话要说。

“静罗汉”(左)和“降龙罗汉”(右)

“静罗汉”(左)和“降龙罗汉”(右)

“哑罗汉”(左)和“罗怙罗”(右)

“哑罗汉”(左)和“罗怙罗”(右)

主殿释迦殿内的释迦牟尼主像,造型雍容华贵、面容丰满,遗憾的是颜色因翻修产生色差。

主殿释迦殿内的释迦牟尼主像,造型雍容华贵、面容丰满,遗憾的是颜色因翻修产生色差。

释迦殿内的“普贤菩萨”(左)和“文殊菩萨”(右),为典型的仿宋风格明朝泥塑。

释迦殿内的“普贤菩萨”(左)和“文殊菩萨”(右),为典型的仿宋风格明朝泥塑。

殿内四周布满讲诉佛传故事的明代泥塑,图为局部细节,可以看到人物刻画生动,场景细腻,故事性非常完整。

殿内四周布满讲诉佛传故事的明代泥塑,图为局部细节,可以看到人物刻画生动,场景细腻,故事性非常完整。

到了明代,佛造像的装饰性更加突出,典型的代表就是这尊著名的韦驮像,明代的华丽在它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尊韦驮像可以喻为双林寺塑像群这个王冠上最璀璨的宝石,塑像不高,为1.6米,造型方法上表现了韦驮的身体扭转,充满了力度和动感。造型优美,装饰华丽,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被称为全国“韦驮”之冠。

双林寺可以用“贵”来形容,一方面是气质的华贵,大明的高贵气质,韦陀、水月观音的雍容华贵;另一方面是几千个佛像,规模宏大的悬塑大排场,让人感觉到富贵的平遥人对佛祖全心全意的敬仰。这么大规模的塑造,在古代也是不小的工程,能够出巨资制作这么精美的佛寺造像,体现了古代平遥人的聪明智慧和虔诚信仰,能历经时代沧桑而完整保留下来,足见平遥人对这座巨大艺术宝库的认同。

双林寺千佛殿主像“自在观音”

双林寺千佛殿主像“自在观音”

著名的天下第一韦驮像,静态的塑像表现出一种强烈的动感,S型扭曲的动作不仅没有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反倒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度与动势。

著名的天下第一韦驮像,静态的塑像表现出一种强烈的动感,S型扭曲的动作不仅没有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反倒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度与动势。

眼神与头部的方向反向,是这尊塑像极其精彩的地方,极大增加了整体的动态节奏感。

眼神与头部的方向反向,是这尊塑像极其精彩的地方,极大增加了整体的动态节奏感。

千佛殿内布满悬塑,所有佛像角度前倾,与进入殿内的参拜者上下呼应,此外还能减少落尘。

千佛殿内布满悬塑,所有佛像角度前倾,与进入殿内的参拜者上下呼应,此外还能减少落尘。

千佛殿门梁上方的佛像,因在背光处所以保存较为完好,色彩非常漂亮。

千佛殿门梁上方的佛像,因在背光处所以保存较为完好,色彩非常漂亮。

千佛殿背窗而立的供养人像,写实的泥塑展现了明代世俗人物服饰和穿戴。

千佛殿背窗而立的供养人像,写实的泥塑展现了明代世俗人物服饰和穿戴。

菩萨殿内的26手千手观音,彩塑与殿内空间比例恰当,因殿内光线较暗,所以颜色保留较好,观音面部光泽和唇色都是原色。

菩萨殿内的26手千手观音,彩塑与殿内空间比例恰当,因殿内光线较暗,所以颜色保留较好,观音面部光泽和唇色都是原色。

千手观音手部细节

千手观音手部细节

大雄宝殿及内部塑像是明末清初所建,由于当时所用的金色含铅,如今已氧化变黑,图为三身佛前面的铁铸包泥接引佛。

大雄宝殿及内部塑像是明末清初所建,由于当时所用的金色含铅,如今已氧化变黑,图为三身佛前面的铁铸包泥接引佛。

文:丁晓飞

摄影、图释:曼倩 

【相关阅读】

山西佛教艺术考察记(一):云冈石窟,简静的魏晋风骨

山西佛教艺术考察记(二):感受豪迈刚健的辽金气派

山西佛教艺术考察记(三):佛光寺,梦回唐朝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西藏建非遗“基因库”,敦煌艺术在美大放异彩

下一篇:梵华日报|四川破获文物被盗案,普陀山召开文物鉴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