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卡塔鲁瓦寺壁画:殖民文化下的艺术殿堂|这世界

2017-10-13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斯里兰卡卡塔鲁瓦寺

斯里兰卡的卡塔鲁瓦寺

在斯里兰卡南部,星罗棋布地点缀着很多恢宏的佛寺,它们悠长久远、精致独特,尤其是浓烈的殖民地风情让人眼前一亮。其中,在加勒有个叫卡塔鲁瓦的佛寺,里面的壁画独具特色、美轮美奂。

我在中部佛寺见过不少康提时期的壁画,不过在加勒,此类风格的寺庙我却鲜少光顾。卡塔鲁瓦恰恰就是这样一座佛寺,我对它垂涎已久,却苦于没有机会。终于在近期出差途中有幸获得这样一个机会,心中不甚欢喜。

穿越科加拉时,我驱车行驶在一条砂砾小路上。然后我居然碰到了卡塔鲁瓦寺,太出乎意料了,简直不要更惊喜。

斯里兰卡卡塔鲁瓦寺

斯里兰卡的卡塔鲁瓦寺

门票是通票,可以参观所有的建筑。壁画室的门大开着,除了一群流浪狗,再也见不到其它生灵。我徘徊、安静了许久,就在两三公里外的地方,如织的游人、信徒们来来往往,殊不知此地还有这么一方净土。

寺中的壁画,创作于19世纪英国在斯里兰卡殖民统治的巅峰时期,体现了当时的人民对佛教绘画特有的审美。无论是题材、内容还是手法,殖民文化都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很多人抱怨看不懂壁画,是因为他们站在了现代、此刻的审美角度。想要真正走进它,就需要将自己放入当时的大时代中去。

精美的壁画

精美的壁画

这些壁画在最初绘制时,斯里兰卡,尤其是沿海地区,已经被轮番殖民了近350年,先是葡萄牙,然后荷兰,最后英国。没办法,殖民文化已经进入了当地文化艺术的骨子里,这个在卡塔鲁瓦寺体现得淋漓尽致。

该寺的历史可追溯至1840年,由时任寺主Venerable Kataluwa Gunaratana Thera所建。最初,它只有一个壁画室和一个会客厅,后来又扩充了一个门廊和一个四面回廊。壁画绘制了三四年,大概是1884年到1886年。

沉下心开始浏览寺中的景致,我首先看到一座巨大的白色佛塔,一个拱门,以及一些狮子雕像。大佛塔周围还有四个微缩版的小佛塔。从拱门往里走,就是壁画室了。一群肮脏的流浪狗热情地迎接了我。

寺内造像也非常精美

寺内造像也非常精美

雕工精致的造像

雕工精致的造像

这个庞大的建筑,形状说不上规则,甚至有些“野蛮”。屋顶上覆着新的瓦片。拱门有七个,三面墙各有两个,一面墙有一个,这一个的就是主门。主门进去,会看到正对着的墙两侧各有一通道,每个通道都可通达内室。外室有三面窗提供采光,内室没有,显得有些黑漆漆。所有的门窗都是浓浓的荷兰风情。

四面回廊以及外室的所有墙上,都绘制着壁画,满目的佛像庄严。顶部有花环图饰,下面的踢脚板部分则绘有地域场景,阴森可怖。

我惊讶地发现:这些壁画出自四个不同流派的艺术家之手。每派风格迥异,各自负责一面墙,而在外室的正墙处又是通力合作。正墙处的雕带部分,壁画尤其精美,是典型的康提时期风格。

佛本生故事壁画

佛本生故事壁画

壁画虽多是本生故事,却体现了殖民文化的影响,这一点在“须大拏乐善好施”的壁画中尤其明显。尽管故事是老的、传统的,价值观也是符合佛教教义的,但故事中的很多人物都身着西式服装,背景也放在了西方资产阶级的大时代里。佛陀故事中还出现很多西方人的形象,倒也十分有趣。

壁画中的西方人

壁画中的西方人

建筑整体展示了荷兰风情,但壁画则体现了英国文化对当地社会生活的深刻印记。通往内室的门上,还写有“Purwarama”的英文字样。

同时,绘画师们对细节的专注让人感动。从景观到家具,从布料到珠宝,竭尽所能地运用各种可能的绘画技巧,体现了一种华丽的优雅。

佛寺建筑和它里面的壁画,已经携手走过了150多个春秋。不过,它的未来还是十分苍凉的。如我所见,门上的铰链都脱落了。在室内点点油灯、香棍,都会对壁画有所损害。酥碱病害也影响了墙面底部的壁画,绝大部分已什么都看不清了。窗边的壁画也褪色不少。流浪狗们常常把这里当作理想的栖息地,而当地村民却很鲜少光顾这里。这个从用于放鲜花的祭桌上可以看出来,什么都没有。

如此无价的壁画,我为它们的日渐消逝痛心不已。如果再得不到关注,也许它们就只能留在书里,最终流逝于人们的心里。

美轮美奂的壁画

美轮美奂的壁画

作者:Mahil Wijesinghe

编译:李芳

来源:《星期日观察报》

图片:网络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图看第十二届厦门国际佛事用品展 全球客商云集

下一篇:梵华日报|玉树藏族自治州首招禅然巴学员,书画名家展禅意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