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摩罗什:佛学史上屈指可数的大师

2017-10-09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http://mp4.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6/11/29/201611291480400961068_432_3.mp4

http://mp4.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6/11/29/201611291480400961068_432_3.mp4

公元413年农历八月二十,鸠摩罗什圆寂。

圆寂前,他曾立誓:“若所传无缪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燋烂。”

结果,奇迹出现了:以火焚尸,薪灭形碎,唯舌不灰。

这是思想史上的奇迹,古今中外,怕是唯此一例。于是,在中国的古地凉州,如今的甘肃武威,人间有了唯一的一座舌舍利塔。

鸠摩罗什

译界“一哥”

舌舍利,很多人可能第一次听说。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有如法,如梦幻泡影”这几句优美的经文,甭管信不信佛,您一定听过。

这些经文的翻译者,正是鸠摩罗什。

据《武威通志》记载:“鸠摩罗什带领弟子八百余人,译经74部、384卷”。

中国人曾给译者设置了一个最高标杆:如翻锦绣,背面皆华。而鸠摩罗什可以说是这个至高标准的最初践行者。他位列四大译经家之首,是翻译学界最早的“一哥”。《金刚经》、《法华经》、《无量寿经》……这些佛教中举足轻重的经文,从梵文到汉语,如“投胎转世”,虽躯壳换了一个,而精神姿致依然故我。

陈寅恪说,鸠摩罗什的译经艺术比我们熟悉的玄奘大师要高出不少。梁启超也将他誉为“译界第一流宗匠。”已故的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赞誉道:“这一位有印度血统,在今天中国西北出生的智慧卓越的大师,是中印两大民族共同的光荣。”

全能学霸

就算老师讲的是个毛线,学霸也能将它织成毛衣。

如果这就是你眼中的学霸。读完译界“一哥”鸠摩罗什的一生,你会发现,关于这位学霸,你只能用“超神”、“全能”、“奇才”等来形容:

半岁会说话、三岁能认字、五岁博览群书、七岁可背诵万字偈言、九岁舌战群僧……

他的父亲是天竺婆罗门贵族,本应继承相国之位,但他虔心向佛,避世出家来到龟兹国(今新疆库车),而龟兹国王非常看重他的才华,不但奉他为国师,还把自己的妹妹——龟兹国公主嫁给了他。

简言之,鸠摩罗什除了是学霸,更是个“高富帅”。

不过,他可不是个“拼爹”的人。七岁他随母亲一起出家,穿沙漠、翻雪山,游学天竺诸国,遍访名师大德。他年少精进,又博闻强记,既通梵语,又娴汉文,博通大乘小乘,精通经藏、律藏、论藏三藏,并能熟练运用,掌控自如。

鸠摩罗什学成返回龟兹时,虽年岁不过20,却早已名扬西域。他当时地位尊贵到什么地步呢?据说他讲经的时候,当地王侯都甘愿跪在他的座椅边,送上膝盖让他踩着登上讲经的宝座。

鸠摩罗什

西来凉州的荣耀与悲哀

观历史,多少年少成名者,命途坎坷。鸠摩罗什这样一位旷世奇才,亦是如此。为了争夺他,历史上曾爆发两场规模甚大的战争,两个国家因此灭亡,这是这位旷世尊者的不世荣耀,亦是他的永恒悲哀。

同一个苍穹下,西域的人们,正聆听一位天才青年讲法;而此时的中原,五胡十六国战得正酣。

前秦皇帝苻坚听说鸠摩罗什的盛名,一心想把这位大德高僧请到自己的国家,不过他请的方式比较极端,就是“打”。

公元382年,前秦大将吕光攻破龟兹,俘虏了鸠摩罗什,然而就在他被送往长安的途中,关内发生巨变,苻坚被杀,姚苌称帝,前秦一夜间变成了后秦。听闻这个消息,正往回赶的吕光立即就地称王,定都凉州。

吕光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将鸠摩罗什羁縻在凉州,长达十七年之久。虽拥有国师的身份,间或也做些弘法敬佛的功课,但鸠摩罗什的主要业务,似乎是在为吕家小朝廷谋划军国大事。不过,漫长的岁月总归是有收获的。比如,他本就顺溜的汉语,此时已接近炉火纯青;又比如,对凡尘琐事的参与体验,使他对佛家经典的领悟愈加透彻。

破戒不破见

除了“学霸”、“高富帅”、“翻译一哥”,鸠摩罗什的俗世生活也为他增加了不少传奇色彩。

作为一个僧人,他曾被迫迈进滚滚红尘,不仅破戒结婚,还生了两个儿子。

三果罗汉曾言,鸠摩罗什在三十六岁如果没有破戒,他就会成为第二个佛陀。

而不信佛的吕光显然是不会在乎这些的。为了戏弄鸠摩罗什,吕光曾将他灌醉,并强迫把龟兹公主嫁与他。之后,后秦君主姚兴迎鸠摩罗什入了长安,对他的才华和智慧大为爱惜,生怕以后“法种无嗣”,于是强行赐给他十个姑娘。

对于破戒的事情,鸠摩罗什心中是有愧的。他在讲经时多次告诫僧徒“臭泥中生莲花,但采莲花勿取臭泥”,让大家莫要效仿他的“不如法”。

正是这段经历,有人说,他是离红尘最近的高僧。

无论是否破戒,鸠摩罗什都是佛学史上屈指可数的大师。他的见地、心智、境界及对现世的贡献,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是不朽的。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龙门石窟佛像被摸黑,西藏艺术走进法国南部

下一篇:梵华日报|贤二新动画网络上映,花果山惊现“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