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览丨观照自在,古代观音造像精品荟萃

2018-02-11 | 文/曾鑫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中国古代观音造像艺术展

中国古代观音造像艺术展

观音又名“观世音”“观自在”,是中国佛教乃至世界佛教中流传最广泛、影响最深远也最受尊崇的菩萨。根据佛教经典,观音是西方净土世界阿弥陀佛的上首菩萨,与大势至菩萨一起并称“西方三圣”。观音经典《心经》代表了大乘般若思想精髓,观音信仰集中体现了佛教慈悲济世的宗教理想与根本追求。 

佛教于东汉时期传入中国汉地,吐蕃王朝时期传入中国藏族地区,观音菩萨信仰也于初传之际便先后进入汉藏地区。观音信仰与汉藏传统文化相互融合,艺术风格逐渐民族化,最终演变成为中国影响最广的家喻户晓的佛教尊神,形成了内涵丰富、形式多样的观音文化与艺术体系,包含雕塑、绘画以及各类经典等多种形式。观音信仰也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首都博物馆所藏佛教文物十分丰富。通过此展,一方面可领略中国汉藏两地不同历史时期观音菩萨的艺术形象与魅力,探索中西文明交流的贡献,感受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兼容并包与博大精深;一方面也可更深入地了解汉藏两地宗教及文化艺术间的交流与互动。

以下为本次展览的部分展品:

景德镇白釉瓷塑观音菩萨像

景德镇白釉瓷塑观音菩萨像 高30cm

南宋(1127~1279)

此像头戴化佛宝冠,宽额丰颐,面露微笑。天衣自头顶披下,胸前饰璎珞。通体素白露胎,仅袈裟边缘施青白釉,胎质洁白细腻。整尊瓷塑构思既简约又精巧,以粗线条捏塑形体与衣纹,胸前璎珞精致,人物形象传神,充分展现了宋代瓷塑艺术的审美意韵与高超技艺。

景德镇白釉瓷塑观音菩萨像

景德镇白釉瓷塑观音菩萨像 高29cm

清(1644~1911)

此像面容丰满圆润,神态安详,衣纹流畅,衬托出体态的丰腴优美。通体施乳白色釉,胎质明澈,表面莹润如玉,整体形象端庄清丽,温婉高雅,属福建德化窑清早期烧制的佛教瓷塑精品。

鎏金铜狮吼观音菩萨像

鎏金铜狮吼观音菩萨像 高18cm

元代(1271~1368)

此像发髻正面安化佛,面部泥金,坐于狮吼背上。狮吼趴伏回首,作仰视状,生动传神。单层覆莲座,莲瓣宽大扁平,形制颇为独特。整体形象庄严,躯体硬朗,装饰简洁,具有元代尼泊尔造像的鲜明风格特点。

合金铜莲花手菩萨像

合金铜莲花手菩萨像 高15cm

吐蕃王朝时期(7~9世纪)

此像头梳高髻,发髻安化佛,面容饱满秀丽,神态沉静优雅。上身袒露,左肩斜披一条细长的禅思带,下身着长裙,衣纹浅细,凸显出躯体的光洁圆润和饱满而富有弹性肌肉。游戏坐姿,右手结施与印,左手执莲花。莲座形制古朴,莲瓣宽大肥厚,生动自然。整体风格承袭了犍陀罗艺术遗风,是古印度斯瓦特造像的典范之作,为藏传佛教寺院所供奉。

鎏金铜观音菩萨像

鎏金铜观音菩萨像 高22.8cm

盛唐(8 世纪)

此像为唐代观音典型样式,面相丰腴,身姿极富动感,右手持甘露瓶,左手持杨柳枝。整体造型优美,工艺精湛,体现了唐代造像的鲜明特点。

鎏金铜观音菩萨像

鎏金铜观音菩萨像 高12cm

辽(907~1125)

鎏金铜观音菩萨像

鎏金铜观音菩萨像

龙泉窑青釉瓷塑狮吼观音菩萨像

龙泉窑青釉瓷塑狮吼观音菩萨像 高24.5cm

元(1271~1368)

此观音瓷塑面相端庄,神态安详,结跏趺端坐于狮吼承托的仰莲座上。青釉翠色欲滴,饱满含蓄。整体造型典雅,具有元代工艺精制庄重的特点,体现了龙泉窑高超的瓷塑工艺。此观音像同出的另有释迦牟尼佛像与骑象普贤像,共同组成一佛二菩萨三尊像。

铜漆金观音菩萨像

铜漆金观音菩萨像 高162cm

元末明初(14世纪)

此像面相饱满,神态庄严。衣着厚重庄严,胸前饰璎珞珠宝,戴臂钏手镯,衣纹流畅,表现出躯体和肌肉的自然起伏与变化,给人以灵动自然的艺术美感。整体造型大方,仪态雍容,工艺精妙,具有元末明初中原地区佛教造像的鲜明特点,堪称上乘之作。

铜送子观音像

铜送子观音像 高36.5cm

清(1644~1911年)

送子观音是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融合的结晶,明清时期最为流行。据《妙法莲花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记载:“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此像游戏坐姿,左手抱婴儿,右手握摩尼宝珠。整体形象似中年贵妇,具有浓郁的世俗情味。

铜观音菩萨像

铜观音菩萨像 高19cm

明中晚期(16世纪)

此像半跏自在坐姿,衣纹飘逸流畅。铜质细密,抚之如婴儿肌肤,嵌银丝,背后银丝镶嵌方章铭款“石叟”二字。此观音像采用暹罗国(今泰国)所贡优质风磨铜铸造,整体造型似明代体态优美的仕女,气质温婉,工艺精细,当出自石叟本人之手。石叟为明代晚期铸铜塑像名匠,僧人身份,现存中晚明观音铜像中尚有部分“石叟”款,真品珍贵稀罕。

鎏金铜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像

鎏金铜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像 高109cm

明晚期(16世纪)

千手千眼观音简称千手观音,兴起并流行于唐,是密宗所奉“六观音”之一,主司地狱道的救度。千手表示护持一切众生,千眼表示观照一切众生,整体象征观音大慈大悲、法力无边。常见形象:除本具的两手两眼外,左右各有20只手,每只手上又各有一眼,两边共计有四十只手和四十只眼,以四十乘以二十五有(即二十五种众生生存的环境,包括欲界、色界、无色界)即成千手千眼。

铜泥金三大士像

铜泥金三大士像 高29.5cm

明(1368~1644)

三大士即文殊菩萨、观音菩萨和普贤菩萨是中国佛教中十分流行的一组供奉题材,分别代表了大乘佛教修学必须具备的三个重要条件,即智慧、慈悲和行愿。其组合形式来源于《华严经》记载的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以观音居于中央的供奉形式凸显了观音的重要性。这三尊造像体态庄严,仰莲座及束腰式六角形台座形制古朴,气韵生动,当属明代北方地区铸造的金铜造像。

鎏金铜西方三圣像

鎏金铜西方三圣像 高28.5cm

清中期(18世纪)

这是一组佛教净土宗崇奉的造像题材,中央主尊为阿弥陀佛,主尊左为观音菩萨,右为大势至菩萨,合称“西方三圣”。像下台座做成池塘形式,四周围以护栏,池中水波荡漾,生出三枝莲茎,莲茎开出三蓬仰莲。这一形式寓意极乐世界如莲花佛国,清净庄严,充分彰显了西方三圣的宗教特质。

八大菩萨画像轴

八大菩萨画像轴 纵169cm;横92cm

明(1368~1644年)

八大菩萨是佛教密教崇奉的八位菩萨,来源于《八大菩萨曼荼罗经》。此两幅佛画各绘四尊菩萨,其中左幅所绘为地藏菩萨(手持宝珠和禅杖)、虚空藏菩萨(持羽扇)、弥勒菩萨(结说法印)、普贤菩萨(持如意);右幅所绘为观音菩萨(持杨枝和玉碗)、文殊菩萨(持经书)、金刚手菩萨(持金刚杵)、除盖障菩萨(执伞盖)。画面构图讲究,色彩艳丽,画工精细,人物形象庄严,体现了明代宫廷绘画的鲜明风格特点。

鎏金铜莲花手菩萨像

鎏金铜莲花手菩萨像 高120cm

吐蕃分治时期(12~13世纪)

此像头戴三花冠,头顶结高发髻。面形长方,眉间饰白毫,相容秀美。上身挂项圈,戴臂钏手镯,下着薄裙,腰间系宝带,帛带自然缠绕,形成优美流畅的密集式衣褶。右手结施与印,左手执莲茎。躯体修长,曼妙多姿,整体风格体现了尼泊尔造像的鲜明特点,也为藏传佛教寺院所供奉。

鎏金铜尊胜佛母像

鎏金铜尊胜佛母像 

元中期(13~14世纪)

尊胜佛母是一尊能令众生增长寿命、福德和智慧的重要佛母,一般与无量寿佛、白度母一起供奉,合称“长寿三尊”。此像三面八臂,发髻顶安半杵,面相圆润饱满,神态沉静安详。全身衣纹简洁,躯体肌肉劲健有力,左右手各持法器或结手印,但持物皆失。整体造型硕健,风格壮伟,装饰华丽,体现了元代西藏中部地区造像的鲜明特点。

鎏金铜莲花手菩萨像

鎏金铜莲花手菩萨像 

明(1368~1644)

此像相容庄严和善,体态婀娜,帔帛璎珞,庄严其身,衣纹自然流畅。整体风格与青海博物馆藏明永乐款鎏金铜菩萨像极其相似,是一尊汉藏融合的艺术佳作。此像与明代宫廷造像皆为合金铜,当出自明代宫廷造像机构——“佛作”,虽非朝廷赏赐西藏上层僧侣之用,或当是皇家佛堂和皇家寺院供奉之物。

鎏金铜十一面观音菩萨像

鎏金铜十一面观音菩萨像 高76.5cm

明(1368~1644)

十一面观音是藏传佛教中最流行的观音菩萨形象之一。此像八臂十一面,戴花冠,着薄裙,饰璎珞,佩钏镯,全身镶嵌宝石。十一面含欢喜相、嗔恚相、忿怒相、暴笑相等多种,头顶佛面为阿弥陀佛。八臂为中二手合掌,其余分别持佛珠、结施无畏印、法轮(右手)与莲花、宝瓶、弓箭(左手)。整体造型完美,法相庄严,做工精致,装饰繁复讲究,是一尊罕见的明代十一面观音菩萨像佳作。

鎏金铜绿度母像

鎏金铜绿度母像 高52cm

元(1206~1368)

此像面形圆润,典雅秀美,身体丰腴,胸部尽显女性特征。半跏坐于莲花宝座上,右脚下垂踩莲花,左手结安慰印,右手结施与印,双肩均饰乌巴拉花。体态优美自然,装饰精美繁复,形象庄严慈祥。身下莲座宽大厚重,衬托出度母高贵而神圣的宗教气质。整体风格体现了西藏夏鲁寺造像的鲜明特点。

鎏金铜绿度母像

鎏金铜绿度母像 高35cm

元(1206~1368)

此像面形饱满圆润,仪态妩媚端庄,装饰宝石华丽。体态丰腴,女性特征明显,半跏趺坐姿,左手结安慰印,右手结与愿印。整体造型优美,工艺精致,在风格和工艺上明显受到了尼泊尔造像艺术的影响,为元代西藏中部地区造像典型代表。

鎏金铜绿度母像

鎏金铜绿度母像 高24.5cm

明(1368~1644)

此像属典型明代宫廷造像,莲台上铭刻“大明永乐年施”款,其风格融合了汉藏艺术元素,形象生动,装饰繁复;体现了宫廷造像工艺的鲜明特点。该造像选用精炼的合金铜材质,以失蜡法精密铸造,工艺精细讲究。绿度母是明代宫廷造像中最受重视和最为流行的表现题材之一,藏族人民把唐朝时入嫁吐蕃的文成公主奉为绿度母的化身,因此绿度母成为汉藏民族融合与文化交流中的重要纽带。

鎏金铜松赞干布像

鎏金铜松赞干布像 高32.5cm

明(1368~1644)

松赞干布(569~650年)是吐蕃王朝第一代赞普,因引进佛教有功,藏族人民尊他为观音菩萨的化身。此像头饰丝带缠绕的高冠,称朝霞冠,冠顶安化佛——阿弥陀佛,标显了观音菩萨化身的身份。面相饱满,容貌英俊,神态威严,气宇轩昂。身穿翻领式长袍,腰间系丝带,足蹬高靴。盘膝而坐,双手结定印,手心捧摩尼宝珠。整尊塑造工艺精湛,尽显一代赞普的王者风范。

鎏金铜马头金刚像

鎏金铜马头金刚像 高17cm

明(1368~1644)

马头金刚是观音菩萨示现的愤怒形象,常见有二臂、六臂和八臂等多种造型,此像为六臂形象的重要代表,忿怒恐怪,手上各持法器或结手印,周身缠绕骷髅蛇怪。藏传佛教认为蛇代表佛教三根本烦恼(贪嗔痴)之一的“贪”烦恼,此像多处以蛇为装饰,即象征断除贪烦恼;也有认为是对龙王的降服。

金绘杨枝观音图

周本 金绘杨枝观音图轴 57cm;横81.7cm

清(1616~1911)

此幅杨枝观音像袈裟自头顶披下,下着长裙,衣纹以金线勾勒,线条刚劲有力;僧服上以金汁描绘团花图案,色彩富丽华贵。右手执杨柳枝,左手托钵,姿态自然闲适。左下角署款“臣周本沐手恭绘”,朱文印两枚“臣”和“本”。周本与姚文瀚同为乾隆宫廷画匠。

资料提供:深圳博物馆

责任编辑:曾鑫

上一篇:微·展览丨穿越时空,走进另一个世界的想象

下一篇:微·展览丨北齐遗风——中国首座佛造像博物馆精品大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