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览丨一场带你寻找中国佛教艺术源头的精品展

2017-11-09 | 文/曾鑫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迦腻色迦一世金币

迦腻色迦一世金币 约公元127—140年

重7.9克

犍陀罗(Gandhara)为今巴基斯坦北部白沙瓦盆地周边地区,与阿富汗相邻。佛经记载此地为古代印度十六大国之一。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4世纪佛教在犍陀罗地区盛极一时。犍陀罗地区地处沟通东亚、中亚与印度次大陆的交通要道,希腊人、塞种人、贵霜人、波斯人先后统治此地,希腊-罗马、波斯、印度等多元文化深刻影响了当地佛教,形成了著名的犍陀罗佛教艺术,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佛教艺术产生了重要影响。

诞生于印度的佛教是三大世界性宗教之一。公元1世纪前后的佛教东传是世界文化史和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佛教艺术伴随着东来传道、西去求法的高僧,不断输入包括中国,又通过中国影响了韩国、日本等东亚地区,形成了大乘佛教文化圈。

犍陀罗地区位于巴基斯坦、阿富汗两国之间,是中亚、南亚和东亚之间的交通要道。从公元前3世纪开始,佛教在这一地区得到传播发展,到公元2—3世纪达到鼎盛。而随着亚历山大大帝的远征,希腊-罗马文化对这一地区也产生了深刻影响。犍陀罗佛教艺术正式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发展起来,它融合了多种不同的艺术风格和宗教元素,本身就是多元文化的体现,是古代丝绸之路留下的珍贵遗产。犍陀罗佛教艺术也是中国佛教艺术的直接源头,从新疆、敦煌、大同等地的早期佛教石窟中都能看到犍陀罗佛教艺术的影响。

基于此,湖北省博物馆联合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主办了这场“佛像的故乡——犍陀罗佛教艺术展”。本次展览展出了65件(组)佛教造像及其他艺术品,展示了犍陀罗佛教艺术多个侧面,反映了多元文化的交汇与融合。以下为本次展览的部分精选作品。

燃灯佛授记浮雕 公元1—2世纪 高39,宽37cm

燃灯佛授记浮雕 公元1—2世纪

高39cm,宽37cm

本件内容为燃灯授佛记布发掩泥场面。本件画面中云童子俯身跪拜,为使燃灯佛不致滑倒,长发垂地。燃灯佛立于中央,莲花散于头顶。画面左侧的门为印度风格。燃灯佛为过去古佛之一。因其出生时身边一切光明如灯,故称为燃灯佛。据《佛本行集经》载,释迦牟尼的前世为一名叫云童子的青年,在莲花城遇到燃灯佛,便从一青衣女婢手中买了一枝七茎莲花。见到燃灯佛后,他将花散在空中以做供养。燃灯佛为云童子授记预言,称他来世将作佛,名释迦牟尼佛。

佛陀诞生浮雕(新) 公元2世纪 高34cm,宽47cm

佛陀诞生浮雕(新) 公元2世纪

高34cm,宽47cm

本件描绘太子自摩耶夫人右腋下诞生的场景,王子属于贵族武士,右手是刹帝利的象征。摩耶夫人右侧是其妹摩诃波阇波提,帝释天在左侧接住太子。描绘佛陀诞生的浮雕较为常见,但本件为高浮雕,立体感极强,雕刻细腻精美,为此类浮雕中的精品。

降伏毒龙的佛陀立像(南京) 公元2—3世纪 高76cm

降伏毒龙的佛陀立像(南京) 公元2—3世纪

高76cm

本件表现佛陀在火神堂内降服毒龙,向婆罗门展示自己神通的场景。表现这种故事情节的浮雕并不在少数,但是单体雕塑十分罕见。佛陀左手持装毒龙的水壶,旁边为两名惊愕的婆罗门。

佛陀返京浮雕

佛陀返京浮雕 公元2—3世纪

高29cm,宽40cm

本件作品表现了佛陀返京的场景,传说佛陀开悟之后返回迦毗罗卫城,并于城内托钵乞食,遇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罗睺罗。浮雕的右侧是和佛陀一起返京乞食的弟子舍利弗。舍利弗自罗睺罗出家后便担任起照顾他的角色。犍陀罗地区反映此故事的浮雕极为少见。

摩罗提耶献女浮雕 公元2—3世纪  高23.5cm,宽27.5cm

摩罗提耶献女浮雕 公元2—3世纪 

高23.5cm,宽27.5cm

该浮雕讲述的是摩罗提耶献女,但为佛所拒绝的故事。佛经记载,婆罗门摩罗提耶想将其女摩犍提嫁给佛陀,但佛陀坚持清心无欲的的正道。浮雕右边缺损的部分应该雕刻的就是摩罗提耶的女儿摩犍提。浮雕主体部分是佛陀和摩罗提耶。本件作品中人物个子都很高,雕刻得非常优美。左侧为科林斯式石柱。

佛陀坐像(南京) 公元3—4世纪 高124cm

佛陀坐像(南京) 公元3—4世纪

高124cm

本件为结禅定印跌坐的佛陀像。根据佛的大小推测,本件应该有一个高50厘米左右的莲花座。本件传出自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地区的兰迪·卡塔尔(Landi Kotal),佛像的脸部雕刻十分优美,面容端庄秀丽,嘴角微翘,像是含着一抹淡淡微笑。衣纹飘逸流畅,整体姿态祥和,保存完好,堪称犍陀罗佛像中的精品。本件为灰泥佛像。灰泥技法公元2世纪后期至3世纪前期自罗马传至犍陀罗地区,在阿富汗的哈达(Hadda)及巴基斯坦的塔克西拉(Takkasila)尤为盛行。灰造像的制作方法是在木头上缠绕绳子,再抹上灰泥造型。犍陀罗地区常有制作灰泥塑像的刮刀出土。

佛陀坐像(南京) 公元2世纪 高70cm

佛陀坐像(南京) 公元2世纪

高70cm

本件虽然右手已残,但是应该是一只掌心向前的手,施无畏印,系让众生安心的手印。佛的左手握着衣服的前端。佛造像身上均没有任何装饰,姿态端庄。头光上有佉卢文铭文。本件佛像的右手是镶嵌进去的。由于本件是圆雕,佛像伸出的右手需要向外凸出20厘米左右,意味着在原有基础上至少还需要再厚20—30厘米的石板,采用镶嵌的手法节省了石料。

佛陀立像

佛陀立像(新) 公元2—3世纪

高65cm

此尊佛像面容慈祥端庄,面带微笑,五官比例协调,线条明快,整体刻画栩栩如生。发型为典型的波浪线性,集中向上结成肉髻。身着通肩袈裟,纹理流畅,自然下摆质感强烈。左腿弯曲,右腿直立承重。

佛陀坐像(新) 公元2世纪 高125cm

佛陀坐像(新) 公元2世纪

高125cm

本件为典型的犍陀罗最盛期的精美佛像,有着希腊风格的波浪发髻和流畅的衣纹。佛陀面部祥和,充满睿智,做禅定印,结跏趺坐于狮子座上,台座中央雕刻有弥勒菩萨,其周围有众多的供养者。台座的两端雕刻着雄壮的狮子,其正畅饮着仙女端来的葡萄美酒。通体残留有少许金箔。虽然佛像的鼻子和手指有少许修复,但如此高大精美的犍陀罗雕像实在不多,本件堪称犍陀罗佛像之极品。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博物馆也有一件类似的精美雕像。

佛陀与贵霜贵族立像 公元2—3世纪 高107cm

佛陀与贵霜贵族立像 公元2—3世纪

高107cm

本件为阿富汗迦毕试(Kapisa)风格的佛像。佛陀左侧为身着贵霜服饰的贵族。本件应为一个大型浮雕的组成部分,头部经复原。迦毕试一般认为位于今天的阿富汗的贝格拉姆(Begram)遗址,是中亚进入印度地区的重要通道,公元1世纪贵霜帝国控制此地。

佛陀头像(新) 公元3世纪 高50cm

佛陀头像(新) 公元3世纪

高50cm

本件佛陀头像头发为呈希腊式的波浪状,眼睛微闭,面容慈祥。耳垂较长的特征应该是受印度本土佛像风格的影响。

菩萨立像(南京) 公元2世纪 高81cm

菩萨立像(南京) 公元2世纪

高81cm

本造像姿态华丽,表现的是释迦族王子释迦牟尼成人时候的形象。头饰为刹帝利所戴的头巾,还有象征力量的两个狮子头。胸部装饰有狮子胸饰,腕部带有腕饰,脚上穿着凉鞋,表现出作为王族太子的雄壮气势。从菩萨的表情、上半身的肌肉、以及脚步的曲线都可以明显看到其受到了古希腊罗马雕刻的影响。台座有一部分缺损,存有菩萨坐像、礼拜佛陀的供养人以及分布在两端的古希腊克里斯式柱子。虽然本件被认定为释迦菩萨,但是观音菩萨也有这种形象,他们区别甚微。公元3世纪之后观音菩萨的头饰中央出现化佛,由此可以与释迦牟尼的造像相区分,但是在公元1—2世纪的造像中,二者并无明显区别。

莲池弥勒菩萨坐像(南京) 公元2—3世纪 高48cm,宽27cm

莲池弥勒菩萨坐像(南京) 公元2—3世纪

高48cm,宽27cm

本件应为三尊像的一部分,为手持水瓶的弥勒。弥勒菩萨交脚而坐在莲花台上。婆罗门出身的弥勒左手常持有婆罗门所带有的水瓶,其垂到肩膀的头发也是婆罗门的一个象征。弥勒身旁的柱头上有两个牛头,这是伊朗的波利斯柱式(Persepolis Order),犍陀罗地区不仅受到了古希腊罗马雕刻的影响,其邻国安息的影响也是非常强烈的。本件的红色颜料上尚存有少许金箔。金箔是犍陀罗地区广泛使用的材料。当时在金箔之下再刷上红色颜料是为了显示出金箔的金光灿烂之感。

弥勒菩萨坐像(南京) 公元2世纪 高67.5cm

弥勒菩萨坐像(南京) 公元2世纪

高67.5cm

本件弥勒菩萨结跏跌坐于藤椅之上。弥勒菩萨系婆罗门出身,其头发垂至肩头。其首饰、胸饰、腕饰与释迦菩萨一样。在藤椅之前刻有礼敬菩萨的供养者。本件系犍陀罗地区鼎盛期的雕塑作品。

佛三尊像(南京) 公元3世纪 高61.2cm

佛三尊像(南京) 公元3世纪

高61.2cm

本件为浮雕。佛陀结跏跌坐于中央莲花座上,左右分别为手提宝瓶的弥勒菩萨和手持莲花的观音菩萨,其上方左右分别为帝释天与梵天。天使将花环戴于佛首之上。著名佛教美术学者宫治昭教授认为本件内容为净土经变的初期形式,应该是自五世纪以后中亚、东亚所流行的净土变相的原型。

菩萨与供养者像 公元2—3世纪 高32cm,宽47cm

菩萨与供养者像 公元2—3世纪

高32cm,宽47cm

本件中间为交脚释迦菩萨,周围是参拜的天神和供养人。左侧的观音菩萨、右侧的弥勒菩萨,被阿特拉斯(Atlas)托起。阿特拉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力神,在犍陀罗地区多以扛起佛塔的形象出现在佛塔基坛侧面。本件残留了少许红色颜料与金箔。

般阇迦和鬼子母神像 公元2—3世纪 高20cm

般阇迦和鬼子母神像 公元2—3世纪

高20cm

鬼子母神音译为诃梨帝母,为二十护法诸天之一,其丈夫般阇迦,为财富之神。本件鬼子母神与般阇迦分坐于左右,儿童环绕两侧。般阇迦手持长枪。鬼子母神右手持其象征石榴,左手持来源于古罗马的丰收之角(Cornucopia)。本件保存完整,十分难得。

19.jpg

佛塔 公元2—5世纪

高48cm

本件这种小型佛塔一般分有五个部分,即基台﹙Medhi,最下层圆形或方形的基础面﹚、覆钵,半球形的主体﹚、平版台箱﹙在覆钵上的箱形物,可收藏遗物的方龛,或称圣骸堂﹚、柱竿﹙在平版台之上的柱竿﹚、盖﹙柱竿上的华盖﹚。

佛陀说法浮雕 公元2—3世纪 高37cm

佛陀说法浮雕 公元2—3世纪

高37cm

本浮雕表现的是佛陀坐在洞窟之中,帝释天派遣乐师弹琴并祈愿佛陀说法的场景。佛陀的左边是弹琴的人,右边则是帝释天。

21.jpg

佛陀涅槃浮雕(南京) 公元2—3世纪

高23cm,宽50cm

本件为佛陀涅槃的场景。佛陀卧于拘尸那揭罗树林中两棵沙罗树间的床上,头北而卧,右肋朝下,双足重叠。佛的周围是他的弟子和信徒。跪在佛前面的是正在哀声嚎啕的阿难尊者。佛的右边是他最后的弟子须跋陀罗,他背对着坐在佛前。佛左边站立的人虽然头部已经有所缺损 ,但还是可以看出是手持金刚杵的执金刚神。接足礼拜的是佛的大弟子摩诃迦叶,他匆忙赶来,还没有来得及放下手上的旅杖。在佛身后哀叹的是为佛举行葬礼的末罗人。

八分舍利浮雕 公元2世纪 高44cm,宽25cm

八分舍利浮雕 公元2世纪

高44cm,宽25cm

佛陀火葬之后,临近国家因争夺佛舍利而陷入战争。最后佛舍利被分配给了八个国家。徒卢那将佛舍利公平地给予了八国使者。本浮雕左下部分表现了为本国所得舍利建造佛塔的场景。

23.jpg

佛陀头像 公元3—4世纪

高8.5cm

本件为典型的阿富汗哈达(Hadda)地区少年形象的佛头。哈达地区3世纪开始接受了从罗马传来的灰泥雕刻技术,并在3世纪末把灰泥雕刻艺术推上了顶峰。

半跏思维菩萨坐像

半跏思维菩萨坐像(南京) 公元2—3世纪

高33cm

释迦菩萨半跏于椅子上,左手拿着花绳,右手缺损。半跏思维像是犍陀罗中期以后大量出现的作品形式,并传到了中国及日本。此造型的原型是悉达多太子“树下观耕”悟出人生苦谛的情节。在犍陀罗地区,思维像表现的是释迦菩萨和观音菩萨,流传到中国及日本之后则演变成了弥勒菩萨。犍陀罗半跏趺坐的思维菩萨数量很少,是犍陀罗鼎盛时期的作品。

菩萨与供养人浮雕法座(新) 公元3—4世纪 长70cm,高20cm

菩萨与供养人浮雕法座(新) 公元3—4世纪

长70cm,高20cm

本件传出自阿富汗昆都士地区,或为佛陀或菩萨造像的法座。正面两端饰两只蹲坐的狮子。中间菩萨跏趺坐,结禅定印,身着天衣,后有头光,应为释迦菩萨。菩萨左右两侧各有三位身着印度、贵霜服饰的供养人,手持供物。本件为石灰岩材质,在健陀罗佛像中较为罕见。

佛陀与菩萨浮雕 公元4—6世纪 高46cm,宽42cm

佛陀与菩萨浮雕 公元4—6世纪

高46cm,宽42cm

本件上段为佛陀坐像,下段为菩萨立像。中间推测应是佛陀坐像。本件可能是马图拉风格最晚期的作品。

水晶舍利塔及石函(南京)公元2—3世纪 函高18cm,水晶瓶高9cm

水晶舍利塔及石函(南京)公元2—3世纪

函高18cm,水晶瓶高9cm

水晶舍利塔内含一个黄金容器,内有一颗象征佛骨的珍珠。水晶塔被置于石函之中,应为佛塔的中心部分。

(资料提供:湖北省博物馆)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微·展览|大开眼界,密藏精品汇聚“缘起-喜马拉雅艺术展”

下一篇:微·展览丨穿越时空,走进另一个世界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