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于深山的这些雕像,讲述着千年前的供养故事 | 从前有座山

2017-08-01 | 文/玄宗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鲜卑风帽和盘发髻

鲜卑风帽和盘发髻

本期摄影:玄宗

自佛教石窟出现以来,供养人中的许多人就与石窟发生了关系。在众多石窟的壁画、雕刻、造像中,都能找到形象鲜明、造型各异、活灵活现的供养人身影。

在河北省邯郸市以西的鼓山西坡山腰中,有一座被誉为“第五大石窟”的响堂山石窟。与它隔山相峙的东坡山间处,还隐藏着一座鲜有人知的石窟遗迹,即被当地称为“小响堂”的水浴寺石窟。

从邯郸市驱车驶向峰峰矿区,绕过鼓山西坡,途经一处名为寺后坡的村庄。沿着村庄的石路缓缓驶入深山中,绕过一条已经干涸的水渠,在不远处就看到了刻有“水浴寺石窟”的石碑。

水浴寺石窟又名“寺后坡石窟”,始凿于北齐武平五年,因其规模比南北响堂小,且洞窟形制类似而又得名“小响堂”。

石窟及摩崖造像均开凿于寺院遗址西侧东西走向的山崖上,坐北朝南,共有东西两窟,摩崖造像两处,大小佛龛二十个,其中西窟始凿于北齐武平五年,东窟开凿于北宋初年。

西窟是水浴寺石窟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保存较为完整的石窟。该窟正中雕有通窟顶的长方形塔柱,窟内所有壁面和塔柱的各个面上均雕刻有大小不一的佛像,俗称“万佛洞”。

跟随一位当地守护石窟的老者步入西窟,映入眼帘的是洞窟正中央雕凿的一佛二弟子二菩萨像。虽然佛菩萨像的面部已遭破坏,但整体造像风格是典型的北齐时期佛教艺术样式。

邯郸的石刻艺术起源较早,早在新石器时代早期,磁山的先民们便开始凿石为器,创造出了石磨盘、石磨棒等原始石刻艺术形态,从而为邯郸的石刻艺术发展拉开了帷幕。

东魏北齐时期,邺城(临漳)一度成为中国北方佛教中心,除留下了南北响堂石窟的雕刻之外,还出土了许多北朝单体石造像。邺城的佛教造像艺术不仅奠定了“北齐样式”,而且对隋唐等后世的石窟造像艺术具有深远的影响。

在水浴寺北齐洞窟的两侧石壁上,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小型造像。仔细望去,是排列整齐的小尊佛像,其下还刻有成排的侍女样式的供养人像。这些供养人像形制特殊,整体带有叙事风格,在响堂山的其他石窟中都不曾出现。

僧人和侍女图

僧人和侍女图

供养人即是开窟造像的出资人,或称为造像施主。佛教石窟供养人都是俗人的形象,多数是各石窟所在地人们的生活着装等真实反映。石窟供养人题记则反映出君臣、平民等各阶层人们的供养情况,从中既可以了解到当时佛教对社会的影响程度,更能从供养人的发愿文中看出不同阶层人们信佛崇佛的心态。

水浴寺石窟中的供养人像主要雕刻在窟内两侧的石壁和门口两侧的内壁上。不仅数量众多,人物形象也是丰富多样,有合掌礼佛的僧人,有侍从相伴的贵族,有手执单莲的侍女,也有身挂包袱的民众。

捧莲侍女像

捧莲侍女像

背包袱的鲜卑人

背包袱的鲜卑人

诸多供养人像穿着游牧民族的服饰,有的是一身鲜卑民族游牧时的风衣,头戴一顶遮耳的鲜卑风帽,有的侍女头饰还是鲜卑民族中女性特有的小型盘发髻。

这些供养人形象鲜明地反映了北齐时期人们崇尚鲜卑化的社会生活。如此多精美丰富的供养人像恭敬地围绕在佛像周围,即使过去了一千多年,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个时代的信众对佛教的虔诚信仰。

鲜卑风帽和盘发髻

鲜卑风帽和盘发髻

这些供养人像排列整齐有序,且都朝向洞窟门口佛像的位置,似乎表现着某种佛教仪式的场景。在门口左侧内壁的一些供养人像的旁边,还刻有“邑子韩贵妃侍佛时”、“邑子赵洪莲侍佛时”、“邑主张元妃侍佛时”等近四十位人物的名字。

邑子韩贵妃侍佛时

邑子韩贵妃侍佛时

邑子赵洪莲侍佛时

邑子赵洪莲侍佛时

邑主张元妃侍佛时

邑主张元妃侍佛时

巧合的是,在洞窟后壁右侧的佛像头光位置还有一处铭文:“武平五年甲午岁十月戊子朔明威将军陆景□张元妃敬造定光佛并三童子愿三界群生见前受福□者托荫花中俱时值佛”。邑主是当地县邑的长官,邑子则是当地县邑的同乡人。

洞窟后壁右侧佛像头光位置的铭文

洞窟后壁右侧佛像头光位置的铭文

从这些文字不难看出,石窟的开凿其实是本地信众对于佛教信仰的一种表达方式。以开凿石窟来实现佛弟子对佛菩萨的崇敬之心,这也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一种修行内容。

在门口右侧内壁上方,一位僧人形象旁边刻有“昭玄大统定禅师供养佛”的字样。“昭玄大统”是北齐时期官方设定的最高僧人官职,是统领北方地区佛教团体的领袖。从定禅师像雕刻的位置来看,昭玄大统带领当地的邑主、邑子们一同举行侍佛供养仪式。而侍佛仪式的内容就是开窟造像,以此供养三宝。

昭玄大统定禅师供养佛

昭玄大统定禅师供养佛

从这些供养人像的雕刻样式和叙事表达,可见北齐时期佛教信仰的兴盛与繁荣。无论是社会民众还是皇室贵族,佛教信仰就是他们在世俗凡尘中安放心灵的一方净土。望着残缺但不失庄严的佛菩萨像,我们仿佛仍能感受到供养人那历经千年的虔诚。

图/文: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研究生 玄宗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彬县大佛寺,丝绸之路上的初唐之风|艺术从来不假装

下一篇:长治观音堂彩塑:神灵的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