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县大佛寺,丝绸之路上的初唐之风|艺术从来不假装

2017-07-18 | 文/司图博行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彬县大佛寺的唐代泥塑大佛

彬县大佛寺的唐代泥塑大佛

本期摄影:司图博行

“大唐贞观二年十一月十三日造”——一个小小的注脚。

东距西安市区一百五十公里的彬县大佛寺,历史上曾是连接秦陇的重要节点,扼守着丝绸之路的北道咽喉。隋唐时期,往来于此的东西客商见证了这座宏大石窟寺的兴起。此时的佛教艺术经历南北朝数百年的发展,已经牢牢扎根于中土,而彬县大佛寺正是初唐时期长安周边大型石窟寺的代表,它不仅以规模巨大的泥塑大佛称冠关中,更定格下佛教造像艺术本土化过程中的一个辉煌瞬间。

入山门,世遗碑之后是气势不凡的崖壁,崖壁下又倚靠着四座不同时期的文保碑,颜色、形状各不相同。这座石窟的记忆,也如这四座一字排开的石碑,叠加着不同时代的荣光,春去秋来,延续至今。

彬县大佛寺全貌

彬县大佛寺全貌

大唐贞观二年(628年),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揭开帷幕,百废待兴之际,唐太宗李世民决定为在抗击薛举薛仁杲一役中阵亡的将士留下些记忆,于是便有了大佛寺的前身——应福寺。应福寺经历了唐兴、唐亡、天下动荡,继而又迎来北宋的统一。仁宗年间,为给皇帝的养母刘太后祝寿,“应福”再次易名“庆寿”,其格局也从此奠定。

全寺因山起刹,依崖凿窟,雕石成像,两百米长的崖壁之上分布着大佛窟、千佛洞、罗汉洞、丈八佛窟等大小洞窟130孔、佛龛446处、造像1980尊,其中大佛窟中的唐代泥塑大佛堪称关中之冠。故从明景泰年间开始,民间俗称其为“大佛寺”,沿用至今。

彬县大佛寺大佛窟

彬县大佛寺大佛窟

五层高的护楼将崖壁一分东西。这座长42米、高38米的巍峨楼阁将大佛窟保护于身下,同时也隔绝着312国道的喧嚣与扬尘。护楼下部两层以砖石砌筑,上部是逐层缩小的三层木构,视觉立面稳固而端正,却也不失建筑本身的精妙构思。可惜直达大佛脚下的砖砌甬洞并未开放,只好沿侧边的石阶登至二层“明镜台”前,继而在三孔砖砌拱洞的正中,以近乎平行的视角与大佛的面庞不期而遇。

明镜台中,威严如是。

大佛窟平面为半圆形,直径34米,高31米,窟内为石胎泥塑的一佛二菩萨——中部是高达20米的阿弥陀佛,两侧分别是高15.6米的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阿弥陀佛金面方脸,螺髻幽蓝,两耳垂肩,五官雄浑,趺坐于莲花台之上,披衣袒胸,腰系佩带,施无畏印。背光中可见精美的火焰纹、花卉和卷草纹,其间穿插着灵动多变的飞天伎乐与坐佛形象。不用太仔细的辨别,便能在大佛背光的左下侧看到“大唐贞观二年十一月十三日造”的铭文,西壁又有宋仲宏游庆寿寺诗:“葡萄蔽野果连山……来游共记宣酥日,访右重寻正观年……”

大佛窟内的菩萨造像

大佛窟内的菩萨造像

大佛背光中的飞天伎乐与坐佛形象,以及各式精美的火焰纹、花卉和卷草纹

大佛背光中的飞天伎乐与坐佛形象,以及各式精美的火焰纹、花卉和卷草纹

铭文

铭文

大佛窟开凿于唐初,总体上沿用北周的形制与风格,尽管一佛二菩萨已经后世重塑,今人仍可从头光和背光中寻找到开凿之初的模样。此时的大佛正处在本土化的进程之中,从北齐年间“其体稠叠,衣服紧窄”的“曹衣出水”,到盛唐时代“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吴带当风”,从云冈石窟的高鼻深目,到龙门石窟的细腻柔和,中国佛教艺术在逐步彰显自我,而大佛的开凿时间恰好介于其间。传说龙门石窟奉先寺大佛的形象是以女皇武则天的形象为蓝本,而彬县大佛则是兼具胡汉血统的唐太宗李世民,想想还真是合情合理,尽管谁都没见过武则天和李世民的真容。

大佛窟两侧分别是罗汉洞和千佛洞。罗汉洞位于大佛窟西侧,在串联而成的四个小窟之内,一百多尊造像各具神韵。窟中以释迦牟尼佛为主像,余为其弟子、菩萨、力士、金刚等,其中亮点是作为文殊菩萨坐骑的狮子,虽然损毁严重,却依稀能感受其奔腾欲出的动感。

彬县大佛寺罗汉洞

彬县大佛寺罗汉洞

位于大佛窟东侧的千佛洞为中心柱室结构,由三个相连的小窟组成。窟中三百余尊造像多是浮雕作品,以一佛二菩萨或一佛二弟子二菩萨造像为主,主像为弥勒佛。千佛洞的东边崖壁上又可见大小修行窟98座,窟内构造各异,大小不一。窟外崖面之上,栈道痕迹犹存,窟内上下层叠,互相连通,宛如空中迷宫。

彬县大佛寺千佛洞

彬县大佛寺千佛洞

沿大佛窟向西步行200米便是丈八佛窟——这是彬县大佛寺里最早的一窟。九孔小石窟零星散布在崖面之上,主窟内的侍立菩萨早已看不出模样,唯有高7.5米的丈八佛保存完好,彰显着南北朝佛像特有的神韵。

彬县大佛寺丈八佛

彬县大佛寺丈八佛

彬县大佛寺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长期被低估,这一状况直到2014年才得以扭转。这一年6月,彬县大佛寺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的一部分,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这尊弥勒造像凭什么号称福建石雕“二绝”之一|艺术从来不假装

下一篇:隐于深山的这些雕像,讲述着千年前的供养故事 | 从前有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