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遥双林寺彩塑:众神的国度(下)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

本期摄影:宿小白

这些年来,我总是试图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寻找到与心灵相恰的事物,年纪尚轻的时候是大自然的风景,后来是历史悠久的人文古迹尤其是古寺。在静寂无声的佛殿里,佛像与自己合为一体,似乎更能让我寻觅到心灵的安宁。这种转变,是基于生命盛衰的体验。我明白,应该珍爱自己的这个世界。作为一个旅行者,只要是一个世界的主人,无论这个世界多么的微小,也具有存在的意义。

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

供奉在千佛殿的那尊观音菩萨坐像被称为自在观音,身材颀长,头戴宝冠,面如皎月,一腿踞坐,一腿下垂,长长的手臂安置在翘起的右膝之上,身上的飘带凌空飞舞,流畅的动感呼之欲出,刻画出一个悠然自得、超然物外的菩萨形象。琳琅满目的悬塑,层峦叠嶂,碧钳嵯峨,是观音的栖居地——南海海深幽绝处的洛迦山。善财童子和龙女恭谨地侍立两旁。

这尊在琅嬛福地优游自在的神祇,让我想起韦渠牟的《女冠步虚词》:

羽袖挥丹凤,霞巾曳彩虹。飘摇九宵外,下视望仙宫。

她那物我两忘的神情和潇洒自如的风姿,表明她已法性圆融、心无挂碍,进入了一个自由自在、无诸般苦痛的境界。忽然觉得这尊佛像,很可能也有心灵,在这殿堂上静静地坐了千百年,阅尽沧桑。看着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来去匆匆,为了一些鸡零狗碎的小事烦恼不已,不知作何感想?

观音旁边站立的韦驮像是明塑中的精品。每次来这里,我都会被这尊塑像夸张扭曲的体态、面部表情的高度传神和飞扬的神采所吸引,久久不愿离去。他的五官鲜明,极富个性色彩,眼角向斜上方拉伸,显得很有力感,眼神中透着一些忧郁,也可能是悲伤,显示出双重性格。

韦驮天

韦驮天

其身体的重心基于左足,头部带动整个上身向右侧扭曲,形成一条贯穿全身的S形曲线和肌肉紧绷的姿态。右臂紧握拳头下摆,左臂向前探起(手部和金刚杵缺失),向下拉沉的力和向上升腾的力形成的紧张感,很好地维持了身体的平衡。由左手、右手肘部和足部形成的倒三角形的奇妙构思,给人心理上造成一种微妙的不稳定感,也使塑像增加了活力和律动感。在身体两侧萦绕飞舞的飘带,则进一步加强了动势。它强烈打动我的,也许就是其中蕴含的充实的生命感和运动感吧。

韦驮天

韦驮天

韦驮天

韦驮天

中国雕塑美学的至高追求大概是静中取动,是静止的造型在时间之流中的变化,塑像的风度、神采皆在时间变化之中自然流露,如花开云行。如宗白华先生所言:

禅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动静不二,直探生命的本源……静穆的观照和飞跃的生命构成艺术的两元,也是构成“禅”的心灵状态。

从千佛殿出来,我攀上院墙,眺望这座寺庙建筑群的布局,庭院深深,井然有序,高低错落的屋顶组合成丰富的天际线,刚走过的中轴线似龙脊,两旁枝叶般的殿堂在日光底下,熠熠生辉。随着视线的移动变化,里面的所有空间开始有生命似的在起伏流动,静止的平面突然具有了时间的维度。

我突然意识到,与人类的居住空间类似,这些鳞次栉比的殿宇就是众神的居所。佛像是寺院供奉的主体,而非单纯的建筑空间的组成部分。佛像、壁画与建筑一起构成了一个丰富的信仰世界,各自具有独立的价值,甚至寺庙有时是专为供奉佛像所建造的。在《洛阳伽蓝记》中,就记载了不少达官贵人为了供奉佛像而舍宅为寺的事迹。

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

前往观音殿参观形神兼备的十八罗汉像。 相传,十八罗汉受佛指派永驻婆娑世界,在此间济世度人。围绕着结跏趺坐的观音菩萨像,十八尊罗汉塑像分为两组,依次排列在后檐墙和两山之下,营造出“十八罗汉朝观音”的布局。较之主佛观音菩萨的繁复华丽,我的目光更被罗汉像朴素洗练的风貌所吸引。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罗汉

及至明代,由于时代精神的变迁尤其是禅宗的兴起,佛像身上的理想主义色彩已经褪去,转而追求一种深入人间精神的、精微的、贴近现实生活的格调。这些罗汉像大小与真人略同,形象已经突破了宗教偶像的法度和程式,趋于高度写实和性情化,逼近了现实中高僧大德的模样。他们姿态各异,形象生动,有肥胖圆润者,有形销骨立者,有张口欲言者,有凝神静听者,无一不具有微妙而复杂的情感,给人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罗汉

罗汉

众罗汉的神情尤为出彩,那眼睛的高光,那追随召唤的圣徒的表情,栩栩如生。有一尊梵僧模样的哑罗汉,双眉紧皱,眼眸瞥向一侧,似乎有所顾虑,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胸腹之间起伏不定的肌肉,与面部表情相衬,似乎有满肚子的话想要倾吐,欲语还休的神情历历在目。有愁容,有迟疑,有悲,有笑,这是活泼泼地生命精神的呈现,是艺术家的生命呼吸、理想情绪的外化。何其幸运,经由这些洋溢着生命力的塑像,我们居然可以和古人的心灵靠得如此之近。

最后照例要去拜见那尊有名的渡海观音像。双林寺里的观音像尤其之多,这反映出观音信仰在明代的流行。救苦救难悲心无限的观音菩萨,与中国人的现世关怀和实用主义相适应,逐渐成为民间最受欢迎的神祇。这尊观音像侧身踞坐在红色莲台上,周匝是庄严壮丽滚滚不绝的波涛,飘带在身后随风飞扬,显现出行进中的动姿。她优雅的面容里饱含坚定,有一种“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的气质,那份慈航普渡救助众生脱离苦海的深情令人感动。在这尊佛像前,我无言地伫立了好一阵子。

渡海观音

渡海观音

美仑美奂的佛像让人陶醉,沉迷其中,惟有感叹造物者的伟大。在一个灵性价值隐没和效率至上的时代,是绝对不会产生如此精美的作品的。在这些形意超绝、雕工精细的塑像之上,彷佛能看到古代工匠们虔敬的目光和刀凿翻飞的身影,他们的心血好像和泥土融合成为一个有情的生命,从日出到日落,从月圆到月缺,每一刻都在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以上感受,皆是我在这所丛林中漫步时所兴起的联想。作为参观者,最深刻的印象,除了一座座的殿宇和一尊尊的佛像,便是密密麻麻的铁栏杆,里面都是几个世纪的信仰和生命力运行的轨迹,任凭再多的感想都被锁在栏杆外。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平遥双林寺彩塑:众神的国度(上)

下一篇:你可能会错过的这些响堂山石畏兽,有点故事|从前有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