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遥双林寺彩塑:众神的国度(上)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平遥双林寺彩塑

二十六臂观音像

本期摄影:宿小白

晨光曦微,平遥古城暮春的清晨带着丝丝凉意。我一大早便出发了,目的地是位于古城西南端的双林寺。寺里现遗存着一千五百多尊珍贵的明代泥塑,素有“彩塑博物馆”的美誉。记忆中这已是我第四次造访双林寺了。然而,这样一处颇具魅力的处所,无论观瞻多少次都不会心生倦意。

从拱形的南门步入寺内,寺院里的建筑已与初建时大相径庭。据记载,双林寺创建于公元6世纪中叶北齐皇帝高玮在位期间,宋元时期日渐衰败,明代曾经历过数次重修,极大地改变了初建时的风貌。如今的伽蓝为中轴线式三进院落布局,地势由南向北渐渐升高,天王殿、释迦殿、大雄宝殿构成了中心线,观音殿、地藏殿、千佛殿、菩萨殿、钟楼、鼓楼呈左右对称式分布。往日的风采难觅,不过照今天这样的外观维持下去便已经很美。

平遥双林寺

天王殿

平遥双林寺

“天竺胜境”匾额

拾阶而上,进入天王殿参观。透过昏暗的光线,可见殿内以天冠弥勒为中心,两侧分别为帝释天、大梵天,四大天王、八大菩萨围拥左右,构成了一个丰富而庄严的世界。惟有门口和窗户处有些光亮,身处暗影中的四大天王和八大菩萨像,加深了明暗对比,使得雕塑的立体感越发丰富。

天冠弥勒体态圆润,向下注视的细长眼睛略微张开,眼眸隐约可见,慈悯安详中暗藏刚劲的力量,头上的宝冠和身后的华丽背光雕刻细腻,精巧至极。岁月的痕迹和色彩的剥蚀,让这尊泥质塑像显现出一种饱经沧桑的魅力。或许,他代表了到此祈愿的香客们的记忆。

天冠弥勒

天冠弥勒

帝释、梵天合掌而立的姿态甚为恭顺,眼神中流露出悲悯的情怀。他们的外表、神态、装扮都完全世俗化、人间化了,让人感觉亲近。梵天头上的凤冠形制独特,当头的凤鸟昂首而立,“凝伫钗头未肯飞”,螺旋枝回旋升腾,呈上升状,看上去很美。

大梵天

大梵天

帝释天

帝释天

四尊极为传神地表现出个性的天王坐像引人注目。雕塑大师充分发挥想象力,以形传神,塑造出气势非凡、极富表现力的作品。天王体态雄健,肌肉筋骨结实有力,飘带依臂膀随身势缠绕,神态至为生动,都显得勇猛刚健。从侧面看过去,身体极尽扭曲夸张之姿态,目光如炬如电,透露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天王

天王

天王

天王

这四尊塑像所展现的力度,让我想起了古希腊的雕塑作品。但比之罗马或雅典的雕塑,它们更自然,更富有想象力,也蕴含着更为浓厚的宗教精神。作为护法天神,它们护佑的不是佛,而是佛的思想。

天王

天王

天王

天王

天王

天王

天王

天王

八大菩萨结跏趺坐于束腰须弥座之上,双目微闭,优雅的的姿容充满内省之美,镂雕着行龙和花卉的火焰型背光,造型委实精美绝伦,令人叹为观止。

八大菩萨

八大菩萨

当我们把目光长久地停留在这八尊菩萨身上,内心自然会感受到一种平和与清净。近于人类的外形,奢丽无比的庄严物,合成一种奇妙的谐美,其写实与装饰兼备的风貌,充分表现出明代塑像的特质。写实与装饰性原本是相反的要素,然而在明代塑像中,却是浑然一体的。

八大菩萨

八大菩萨

前往释迦殿。大殿门口植有一株千年古柏,粗壮的树干已经枯死,却又从根部斜生出新的枝干,郁郁葱葱,为这座寺院平添了苍古的意趣。

精美的须弥座,宽大的仰覆莲台,别具一格的背光,白象、雄狮、麒麟和流云花卉、龙串富贵密布其间,遍体红润、身躯丰满的主佛释迦牟尼像居于中央,袒胸,施无畏印,呈现出法身的清净与广大的慈悲。

释迦牟尼

释迦牟尼

释迦牟尼与文殊菩萨

释迦牟尼与文殊菩萨

释迦牟尼与普贤菩萨

释迦牟尼与普贤菩萨

两侧的文殊普贤菩萨像气质高雅,身材修长窈窕,面容沉静温和,翠柳画蛾眉,双眸脉脉含情如同秋水,“玉钗缀素绾乌云鬓,凝酥体雪透罗裳里”,柔软的丝带在手臂上缠绕一匝后飘曳而下,恍若在雕刻中窥见了书法的用笔,圆润秀美处如楷如隶,律动飞扬处如草如行。

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

普贤菩萨

普贤菩萨

由于脸部刻画过于写实,似乎有了人类的情感和生活的痕迹,她们便缺乏了那种超然而永生的气质。与其说她们是宗教偶像中的神祇,不如说是集合了人世间美与善的生活理想,让人联想起古代美丽女性的风姿。“岸云连鬓湿,沙月对眉生。有脸莲同笑,无心鸟不惊。还如朝镜里,形影两分明。”佛国的庄严,都化作了人间的温馨。如此端庄,又如此隽永。

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

普贤菩萨

普贤菩萨

殿内后檐墙和两山墙上,以连环画的形式,依壁塑《释迦如来应化事迹图》四十八幅,叙述着释迦牟尼由凡入圣直至涅槃的壮阔一生,以及在人间播种福田的种种善行。细细观瞻,可见山峦、河流、田野、池沼连成一片,亭台楼阁层层叠叠,像藏宝游戏般隐藏其间的各色人物不计其数,格局之有序,构思之巧妙,雕刻之精良,不由让人看得屏息静气。

释迦如来应化事迹图

释迦如来应化事迹图

苏利文认为,明代艺术是一种装饰艺术。由于工艺技术的进步,于唐代流行起来的悬塑,在明代得到进一步发展,精巧性、装饰性大大增强了。明代人似乎拥有更多的闲情逸致,在对器物华丽细节的把玩中获得极致的审美感受,追求一种不是庸碌的日常生活所能给予的,而只有艺术化的生活才能提供的“韵外之致”。同时,随着这一时期宗教信仰的衰退,宗教用品的精神性减弱,观赏性得到极大提升,更繁复华丽,更具备视觉形象的完美性。开始注重表面的装饰,过度地追求华丽,这是宗教艺术没落的一个征兆。

转而前往菩萨殿,拜见那尊二十六臂观音像的优雅姿容。菩萨的面容神韵缥渺,丰满的面颊,白皙的肌肤,柔和的口唇……印象尤为深刻的是,以修长的身体为中心,二十六只手臂各持瑞物左右对偶,呈辐射状向四周散开,仿佛是从身体里自然生长出来的,肢体连贯合度,具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结跏趺的坐式,赋予佛像安定感和力量。其精彩绝伦的均衡、丰润、柔美和雕刻技艺的高超,令人一见即生倾慕之心。

二十六臂观音像

二十六臂观音像

观音像前两侧有帝释天、大梵天胁侍。与天王殿内的帝释梵天相比,这两尊塑像衣饰更为华丽,姿态更为生动,透露出浓厚的人间烟火气息。后墙上满是小巧精美的悬塑,每一尊佛像的装束、姿态、神情各不相同,或静坐安禅,或款款而行,或窃窃私语,皆沉浸在听闻佛法的喜悦之中,着实妙不可言。

大梵天

大梵天

帝释天

帝释天

悬塑

悬塑

悬塑

悬塑

尽管知道这些佛像不过是用泥巴塑成的,但其惊人的自然和栩栩如生的逼真,让人惊叹不已。这种奇妙的对比——充满蓬勃生命力的形象,实质却是由无生命的材料制成的——在一定程度上赋予其别具一格的魅力。假如生活中多接触这些充满人情冷暖和心灵感受的事物,人的内心也会变得柔软吧。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平遥镇国寺万佛殿彩塑:唐风沉醉是沧桑

下一篇:平遥双林寺彩塑:众神的国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