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遥镇国寺万佛殿彩塑:唐风沉醉是沧桑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本期摄影:宿小白

五月,一个新绿的季节。行走在连接古城与镇国寺的道路上,旧日游历的情形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距离第一次造访镇国寺已过去了十几年的时间,旅途之中,不知不觉竟积累起了悠长的岁月。

万佛殿

万佛殿

进入寺内,沿着青石板铺成的步道前行,主殿万佛殿便出现在眼前。这座建于北汉天会七年(公元963年)的大殿,单檐九脊歇山式的屋顶,雄大、简洁和坚固的斗拱,屋檐深远而有力地翘起,流露出浓郁的唐代建筑风格。

步入殿内,只见宽大的佛坛上列置着十一尊泥塑佛像,释迦牟尼佛、阿难、迦叶、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胁侍菩萨、金刚力士一字排开,主佛前面还有两尊小巧的供养菩萨。这是典型的唐至五代时期佛殿塑像布列的格局。

万佛殿塑像

万佛殿塑像

万佛殿塑像

万佛殿塑像

这样一组塑像,具有吸引观者的一切条件:在统一中富于变化,静思与动感兼具的姿态,古丽浓郁的色彩,各具不同的精神状态和内心生活,这力与美的均衡,精灵与骨法的谐调,还有这庄严肃穆的氛围,立刻引领我们进入到一个为世人所向往的理想世界中去。

万佛殿的主佛是释迦牟尼像,那遍体金色的厚重身躯、安之若素的神情和手部的姿态,都恰如其分地传递出一种悠然博大的心境,摹刻了一个具有至高智慧和伟大情感的大觉悟者形象。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修行者曾与之有过深奥的对话,面对着他反复思考,倾听着念头出现之前和之后的一片静寂。

释迦牟尼佛像

释迦牟尼佛像

在佛的身旁,迦叶合掌肃然而立,面容苍老愁苦,有奇骨而兼美好;阿难爽朗清明,形态圆润而富青春柔美,二者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位弟子脸上流露出悲悯的情怀。

释迦牟尼佛像弟子

释迦牟尼佛像弟子

迦叶

迦叶

阿难

阿难

以前,很多人拥有信仰,佛像也是属于信仰的。现在,大家以为已经褪去的信念,在这里却还是那么清晰。

目光移向两侧的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内心瞬时涌起一股充实感。他们半结跏趺坐的姿势几乎完全相同,面相圆润,体貌健硕,面部的表情是如此高雅,兼具男性的雄健与女性的柔美,集意志的坚强卓绝与心灵的平静柔和于一身,令人印象深刻。下半身都处在深重的阴影里,有着意大利画家卡瓦拉乔的画作一样的明暗对比,透露出幽微的美。

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

普贤菩萨

普贤菩萨

这两尊佛像非凡魅力的表现,还体现在塑作手法的精巧细腻上。衣饰纹理的简洁流畅,与服饰上华美的图案花纹相得益彰,使塑像显得分外绮丽。施在塑像上的色彩,深红,白垩,青绿,在幽暗中释放出玄思情趣,给人一种持重深沉的感觉。具足圆满、慈悲无量的庄严相,在赋彩的泥土中充分地显现了出来,堪称雕塑史上的杰作。 

最倾心的还是那两尊沉静柔美的胁侍菩萨。她们袒胸露臂,上身仅斜挂或围系着一条帔巾,轻薄柔软的敞裙贴着身体飘拂而下,衣褶流利如同线描,显现出“曹衣出水”的风貌。饱满的脸颊,弯曲的眉毛,丰润的躯体,肤如凝脂,散发出富有质感的光泽,则是典型的曲眉丰颊、莹肌厚体的绮罗人物。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这两尊胁侍菩萨与文殊普贤坐立在一起的组合 ,忽然让我对那句“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有了更形象的理解。只有追溯到远古的诗歌,才能找到她们的天地;只有宁静的天国,才配做她们的乡土。


胁侍菩萨与文殊菩萨

胁侍菩萨与文殊菩萨

她们的姿态格外优美,足以使我们领略古代雕刻家的精湛技艺:柔和而富有动感的S型体态十分精妙,身体的重心置于一足,一只手臂轻举带动躯体略微向上提起,紧凑地构成了身体的平衡,手部轻柔地张开或作兰花指,以各自的自然之态完成了一个永驻的瞬间。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她们俊朗的脸庞和恬静的笑容,与颀长健美的身躯自然地融为一体,如舞蹈一般的动作,仿佛正在佛国世界中款款而行。“语笑能娇媄,行步绝逶迤”,这画卷般的美好想象,就要将我融入眼前幽暗冥芒的秘境中去。

那充满生命质感的温暖丰腴,那明媚动人的窈窕风姿,在经历了一千余个日日夜夜的今天,甚至还能让人感到隐约的呼吸、柔缓的动感。我觉得这两尊菩萨精神上的圣洁崇高,还有那慈悲的、平静温和的气息正毫无阻隔地浸染过来。

如果说胁侍菩萨代表了柔美的力量,两尊护法金刚则是雄强刚劲的象征。他们环眼圆睁,虬须短鬓,怒目仗剑而立,胸部肩部和两腿的肌肉突起,全身姿态紧张,身躯扭动的独特形体让人感受到一种充满气势的力度感。我想起了唐代诗人蒋贻恭的那首《咏金刚》:扬眉斗目恶精神,捏合将来恰似真。刚被时流借拳势,不知身自是泥人。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和胁侍菩萨

护法金刚和胁侍菩萨

在这组人物中,有一尊佛像的面貌饶有趣味。这是一尊供养菩萨,曲膝跪坐在莲台上,昂着她的头,仿佛在倾听着,满怀着虔敬和喜悦,跟随着佛祖,在这群大觉悟者中,体味着佛法的奥义。造型中充满的谐趣以及童真无邪的表情,似乎包含着古人看待世界的天真和幽默。

供养菩萨

供养菩萨

晚唐五代以后至宋元,盛唐宗教艺术的博大雄浑和繁华绚烂,逐步让位于对精致细腻和纤巧秀润趣味的把玩,从对肉身的极力描摹和动感能量的呈现,逐渐演化为对生命的思索和内心世界的沉潜。由于在佛法中加入了静思的理念,人们对世界有了更深的理解,情感变得更加细腻,艺术趋于精微,也更为世俗。

以我所见,唐代的佛像恢弘瑰丽,比之宋代,则少一分沉静之气;宋代佛像雅致肃穆,比之唐代,则少一分雄健开朗的气息。万佛殿内的五代佛像,有唐代的雄浑饱满,而无颓靡柔弱之缺憾;有宋代的沉静格调和现世情怀,而姿态神情刻画生动,没有呆板僵化之滞涩感,开启新的时代风气。

护法金刚和胁侍菩萨

护法金刚和胁侍菩萨

护法金刚和胁侍菩萨

护法金刚和胁侍菩萨

这里的每一尊塑像都洋溢着独特的美,激昂的,舒缓的,宏大的,轻细的,像乐章里的每一个音符,都有它们存在的意义。佛像之美与理性无关,只是使人沉醉,不思考,不深究,但觉一种喜悦而不可思议的情感充塞心间,仿佛进入忘我无忧的澄明之境。恰如丰子恺先生所言:

现实的世界既然逃不出理智、因果的网,我们的主观的态度应该能造出一个直观的、慰安的、享乐的世界来,在那里可以恢复我们的元气,认识我们的生命。

从镇国寺乘车返回古城。狭窄的街巷两旁,古老的民居栉次鳞比,如今大都开辟为商铺,古城的恬适与宁静正在快速地消失。人生总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和生命中最确定的信息。那些不相似的人和事物终会背道而驰,那些相似的人和事物,终会走到一起。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长子法兴寺十二圆觉菩萨像:圆融无碍自在天

下一篇:平遥双林寺彩塑:众神的国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