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法兴寺十二圆觉菩萨像:圆融无碍自在天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本期摄影:宿小白

山间小道掩在摇曳的稗子草穗中,起伏着飘向天际。极目远望,树林郁郁葱葱,翠屏山、慈林山连绵起伏,蜿蜒的溪水河静谧地伸向远方。

山深林密之处,静静地座落着创建于十六国时期的后凉、兴盛于宋代的古寺名剎法兴寺。随地势起伏而巧妙建造的大殿、庙堂、古塔、碑碣等建筑物,与壮观的山容和苍翠欲滴的森林相映成趣,一片静寂,一片肃穆。

法兴寺

法兴寺

抵近寺院,自然之美随之退去,古朴的山门和庄严的建筑陆续呈现在眼前。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建造于唐咸亨四年(公元673)的舍利塔,为二层楼阁式,初重的面积尤为宽大,似塔非塔,似殿非殿,是现今绝无仅有的一座风格独特的建筑物。相较而言,中唐时期的燃灯塔更符合我们所认知的塔的样子,由两层仰莲瓣叠构而成的基座,朴素无华的塔身,塔刹上雕刻的山花樵叶和宝珠美轮美奂。

拾阶而上,便看到该寺的大殿圆觉殿了。大殿建于宋代,外观俊逸秀美,屋顶的坡度流畅有力,向四周翘起的飞檐,划出美妙的弧线,在天空的映衬下令人怦然心动。精巧的造型,深远的出檐,硕大的斗拱,这构成了宋代独特的建筑美。

圆觉菩萨

释迦三尊

殿内佛坛上供奉着释迦三尊,均为泥质彩塑,端庄的体态,丰满而不失庄重的面容,衣纹流畅自如,气势非凡。弟子阿难、迦叶侍于佛的两侧,两位护法金刚仗剑而立。这些塑像虽带着宋朝的风格,但也明显地流露出对唐代的向往。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殿内两山墙和后檐墙下倚坐的十二圆觉菩萨,是塑造于宋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的泥塑杰作,其无与伦比的秀美端丽早已为世人所知。优雅的容姿,均衡而美妙的比例,凝神静思的姿态,从两肩垂下的天衣涌起如波浪般的线条,如此沉静优美,绝对是天才的创造,非凡的魅力不由看得我屏息静气。

十二圆觉菩萨来源于《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萝蜜。”根据佛经,十二圆觉的名目次第为: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辨音菩萨、净诸业障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普善首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十二尊菩萨均坐于束腰坛座上,或双手微微上举,或掌心向上置于腹部,或一手抚膝一手作拈花状,或双手合十立于胸前,优美的体态,格调高雅的姿势,作品简洁的勾勒和丰富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历经千年的风雨,佛像多少有些破损和褪色,岁月的痕迹和色彩的剥蚀,赋予这些佛像以沧桑古朴的气息和别具一格的魅力。隔着幽蔽的铁栏杆望去,每一根线条、每一抹变幻了的色彩影影绰绰,透着些许神秘。

在塑造技法上,诸菩萨形体简洁而刻画细腻,突出了身体的质感,发丝根根如线,衣饰的质地绵软,袒露在外的肌肤柔丽光滑而富有弹性,有一种惊人的自然,仿佛拥有了灵魂,拥有了呼吸。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菩萨的衣纹流畅自然,褶皱刻画准确,利落洒脱,深刻的纹理清晰可见,像极了绘画中的线描,那种吴带当风的韵味我们可以感受得到。郭若虚曾言:“雕塑之像,亦有吴装。”若他见到法兴寺的菩萨,亦当作如是观。

这些菩萨像不仅造型优美,更传达出一种充沛饱满的圆满形相。丰满的脸颊,长而弯曲的眉毛,下视的眼睛略微张开,嘴角漾起神秘的微笑,似乎充满了对世人的无限怜爱。如此娴静优雅,如此静谧安然,内心世界清晰地显现在面部和手的情态上,塑造出理想中慈悲为怀、垂怜众生的菩萨形象。什么叫圆融具足,什么叫慈悲广大,站在这些菩萨像面前观瞻膜拜一番,自可明了。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融无碍是佛家所追求的修为境界。华严宗便自称为“圆教”,其宗师法藏云:“万象纷然,参而不杂,一切即一,皆同无性,一即一切,因果历然,力用相收,卷舒自如,名一重圆教。”禅宗则认为:“诸佛体圆,更无增减,流入六通,处处皆圆。”要想达到圆融无碍的境界,不二法门在于体悟,即“圆觉”。

佛家追求圆融境满的思想,在佛像塑造艺术上亦有着深刻的体现。由于佛性圆满,佛像亦总是以宝相庄严、入法界定或慈悲接引之姿出现。如朱良志所言,“中国艺术家总有一种自觉的超越意识,要极广大,极精微,自有限而观无限,由当下而观永恒”。经由雕刻者的创造,硬是把世间没有的至善至美和自在圆足呈现在众人面前,把微尘之后的大千世界和昭昭天理揭示出来。这些菩萨都是洞悉了万物真理的觉者,却又以无量的慈悲光照人间。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有两尊踞坐的菩萨格外引人注目。她们皆左腿翘于座上,右腿下垂或盘于身前,身体向左侧微微倾斜,左臂放于翘起的膝盖之上,保持身体重心的平衡,手掌自然地张开,这和眼神的向下方凝视是相适应的,缠绕在右臂轻垂而下的飘带舒卷自如,直把大觉悟者悠然自得、自在无为的性格刻画得淋漓尽致。她们仿佛生活在一个无拘无束、悠然自得、无诸般苦痛的世界里。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这种随意安坐、舒坦自在的菩萨坐式(梁思成称之为Maharajalina姿势),突破了以往佛像庄重刻板的形象,赋予其生趣与活力,亦体现出佛教造像世俗化的趋势。这是创作者的技艺才华与时代精神发生的深刻关联。

魏事风骨,唐言气象,宋尚意态。宋代以降,随着社会生活世俗化的进程,佛教造像不再致力于超凡脱俗的姿态和动感力量的描摹,而是转向对内在美和静态美的展现,逐步过渡到崇尚现实的原则,构成了一种朦胧、含蓄而又神秘的美感,同时通过其恬静的神情,表现出怜悯、关怀世间的情怀。

圆觉殿内的菩萨塑造于宋初,浸透在宗教作品中的理想色彩尚未完全退去,人间趣味日渐渗入,神圣感与亲近感并存,于灵性的价值和世俗的情态之间,保持了微妙的平衡。这些菩萨仍遗存有唐代塑像的风格,不失高洁典雅的神性气质,但相较于唐代菩萨的饱满大气、超凡脱俗和充盈着生命力的造型,趋于纤秾韶秀,有一种沉静淡泊的格调。

雕塑家孙振华先生曾言,宋代的艺术是文人气的,敏感、细腻、秀婉、缠绵,从外物走向内心,注重个性化的情感意绪。这里的每尊菩萨似乎都陷入了无尽的沉思,进入一种无所挂碍的禅定状态,充满了内省之美。与其说这些菩萨是觉者的形象,还不如说是他们精神状态的表现形式。  

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面对佛像,一时间我沉入了冥想之中。每个时代的塑像总是有每个时代的印记。唐人的性情是热烈的、豪放的,雍容而飞扬;宋人的生活是内敛的、平和的,忧患而静好,其中的差异如唐三彩与宋瓷之别,如牡丹与桃花之别,如日月更替。在游历完法兴寺后,就感觉而言,假如唐代佛像是青春与蓬勃生命力的象征,“热烈放姿气如兰”,那么宋代佛像大概就是归于沉寂的淡然之境,“人间有味是清欢”。在经历了那如潮的狂喜和悲欢之后,这般地隐没,是一种时代的宿命。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下山,空谷中,惟有小鸟的啁啾和我的脚步声在响。山风带来阵阵爽意,晚霞低低地漂浮在翠屏山的山麓,更远处的慈林山,在昏黄的暮色中,化成了淡淡的剪影。返回长子。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大同上华严寺大雄宝殿彩塑:佛的仪仗队

下一篇:平遥镇国寺万佛殿彩塑:唐风沉醉是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