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上华严寺大雄宝殿彩塑:佛的仪仗队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诸天

诸天

本期摄影:宿小白

春日,造访上华严寺。古老的寺院位于大同市的繁华街区,周遭店铺林立,人声鼎沸,香客杂来,一派喧嚣市井气氛。

步入寺内,缭墙重院立刻将嘈杂的市声推远,如同置身于与世隔绝的天地里。按照寺内铭牌的导引,来到上华严寺的正殿大雄宝殿面前。这座气势恢弘的大殿始建于辽清宁八年(公元1062年),金初毁于兵火,金天眷三年(公元1140年)重建,基本保持了辽构的模样。明初曾一度被官府作为粮仓而使用,殿内塑像随之损毁。后来复归释门,遂以此殿为中心自立门户,称为“上寺”,衰败不堪的寺庙才渐渐恢复了元气。

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规制宏伟壮观,斗拱形体硕大,出檐深远,屋顶坡度平缓,曲线健劲有力,细部简洁凝练,极少雕饰,给人以朴素质感和巨大的视觉冲击力。

五方佛

五方佛

大殿正面佛坛上端坐着五尊大佛。大千世界的东、西、南、北和中央,他们遍照婆娑世界,各自教化一方,也称五方佛。正中三尊系木雕,为明宣德二年(1427年)住持僧了然禅师募造于北京,其余二佛与两侧的胁侍菩萨皆为泥塑。丰满而不乏庄重的面容,袒露着的厚实的胸脯,除了发髻青色外,遍体皆为金色。繁复华丽的背光,莲花、牡丹的花蕾和卷草呈辐射状向四周散去,看上去很美。

五方佛

五方佛

五方佛

五方佛

五尊佛像制作年代不同、质地各异,但造型风格大致相似,反映出明代塑像的时代特征。雕塑家王子云认为,明代造像主要是泥塑,在造型上仍继承和延续了唐宋两代的风格,也表现出新的特点: 

在形象上更趋重于写实,注意于细节的刻画,从神态和肌肉表现以及衣饰装束来看,都具有较高的写实技巧,也有着必要的夸张手法,只是在冠饰和璎珞胸饰等部分显得有些过于繁琐。

随着元明时期佛教逐渐失去对中国人的思维和心理的控制,佛教雕塑衰败下来。较唐宋时期雕刻作品的饱满和充实,明代的造像趋于规范化、程式化,华丽有余而气韵不足。这五尊佛像两肩平直,上半身微短,似乎缺乏高贵典雅的气势,从中不难窥见造像风格转化的发展轨迹。与此同时,随着这一时期手工技术的长足进步,造像的精巧性和装饰性大大增强,这在佛像精致华丽的背光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把视线转向左右,可见中央佛坛的两侧各设有一砖台,后面侍立着明代所塑的二十诸天像。佛殿四周的墙壁上,则绘满了清代补绘的巨幅壁画,内容为佛传故事、说法图、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等。建筑、佛像、壁画三位一体,共同构筑起一个宗教信仰的礼仪空间。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在这空间之中,雕刻工匠将他们的技艺才华与对宗教服务的热忱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一个圆满无碍的佛国世界,使供奉者从一进入殿堂起,就完全沉浸在这特殊的能量和氛围里。佛、菩萨、诸天各有安置,秩序井然,不仅能使观者身临其境一饱眼福,更能满足他们信仰的需求,感受到佛陀的力量无所不在。

在大雄宝殿的造像中,最精彩的莫过于二十诸天。由于主佛须庄严,其塑造必然更多受到程式的限制,雕刻工匠们便把更多的热情倾注在菩萨天神身上,从而创造出了异常生动而富有灵气的作品。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二十诸天,为佛教护法神。二十天本是印度神话中惩恶扬善的二十位天神,佛教创立后,吸收为己用。到了明代,在佛道合流的背景下,又增加了四位天神,其中三位为道教神祇紫微大帝、东岳大帝、雷神,一位为天龙八部之一紧那罗王,成为二十四天。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为何殿内这组明代塑像并没有按照当时流行的二十四天供养体系制造,而更早时期(辽金)同城的善化寺大雄宝殿供奉的却是当时尚不流行的二十四天?

以我粗浅的学识,只能在想当然的基础上揣测一二。华严寺是依据佛教七大宗之一的华严宗经典《华严经》而修建的,严格遵照佛教仪轨是寺院建造的法则。而对纯正的佛教徒来说,他们接受的是二十诸天的信仰,而非佛道揉杂、有些不伦不类的二十四天体系。就此而言,大雄宝殿内诸天像的塑造,遵循的是传统而非流行。

二十位天神分成两组肃立在佛坛两侧,表情不一,姿态各异,或庄重,或儒雅,或温柔,或威猛,或狰狞,是一组绝妙的佛教造像作品。不论是金刚怒目,还是菩萨低眉,都具有生动的光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这些塑像的颜色异常妍丽,丝毫没有陈旧之感,以充盈着生命力的形象,丰姿勃发地站立在世人面前。西方的雕塑都是单色的,中国的彩塑则是集雕塑、绘画、装饰于一体,如此斑斓,如此美妙。

诸天的身体均微微前倾,全体合掌而立,表示对佛的恭敬与虔诚。由于身体的重心前移,生发出一种富有韵律的节奏感和流动的肃穆感。席克曼关于中国雕塑的描绘也同样适用于这组作品。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由于衣服和环绕的丝带极富动感使这些佛像也自然地产生了动感,仿佛这些塑像正以一种平和而庄严的步伐向我们走来,或者刚刚站立在莲花宝座上。环绕的丝带在三维空间中创造无休止得螺旋式运动上极其重要,有的长而宽的丝带绕在手上,有的缓缓垂挂在身体上,又从身体后绕出来。

这种含蓄而永不休止的动感,突破了寺庙中造像寂静肃穆的氛围,赋予了社会生活情感和世俗情态,给神秘的佛殿以活泼的氛围和浓厚的人间烟火味。

及至明代,佛像的世俗化已基本完成,这些天神的形象已经完全拟人化了,原先闪耀在更古时代塑像身上的那种神性光辉消褪了,他们更像是世俗社会中的文臣武将和活生生的人类,大大淡化了宗教偶像的格调,好像脱离了净土而回到人间抒情的境界。

诸天

诸天

如果说佛、菩萨是超人格的神,这些天神则被赋予了鲜明的个性,梵天的清净离欲,自在天的悠然自得,辩才天的睿智雄辩,韦驮天的正气凛然……这些神态逼真、栩栩如生的塑像,极具人类的凤仪,令人顿生亲切之感。不知道信徒们在顶礼膜拜时,是否还会笃信他们有灵?无论如何,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的心灵寄托于一个更为广大的事物,才能获得安宁。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彩塑:态浓意远淑且真

下一篇:长子法兴寺十二圆觉菩萨像:圆融无碍自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