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彩塑:态浓意远淑且真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弥陀殿胁侍菩萨

弥陀殿胁侍菩萨 本期摄影:宿小白

初春的晴空,一碧如洗。在温煦日光的映照下,崇福寺弥陀殿的屋檐向左右两侧平缓地舒展开去,由此形成对称均衡的棱线,两只高大的鸱吻相向而立在正脊之上,显现出这座金代大殿无以伦比的力度与美感。

弥陀殿

弥陀殿

位于山西朔州城区的崇福寺,创建于唐高宗麟德二年(公元665年),为鄂国公尉迟敬德奉敕建造。金皇统三年(公元1143年),又增建弥陀殿、观音殿,寺庙规模更为宏大。辽金等少数民族政权极为崇信佛教,在境内修建大量寺院弘法,大概是因为作为异族的统治并不容易使人屈服,推崇佛法有征服人心和社会整合的意味。

弥陀殿为崇福寺主殿。从洞开着的大门里,可见殿内供奉的是“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呈现的是西方极乐世界的图景。绛红色的供桌前,有三五个当地人正在参神拜佛,他们口中念念有词,仿佛进入了一种神秘的境界。

显然,这是一座净土宗寺庙。净土宗修行的方法,包括持念阿弥陀佛的法号,观想净土世界,借助修行者“心行”(内缘)和弥陀佛“愿力”(外缘)的结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种修行方法简单易行,使得原先只在上层社会中流行的佛教在普通民众中迅速传播起来。在一个知识不易普及的时代,简单的修行法门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进入殿内参观。佛坛之上端坐或站立着近十尊伟岸而浑实的塑像,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那种迫力感使佛像的威仪充分地体现了出来。在这些巨大的佛像面前,任何人都显得渺小,很容易体验到佛法所言的众生平等观念——能力、金钱、地位,一切外在因素都不存在了,衡量一个人的,惟有自身的精神向度。

主佛阿弥陀佛结跏趺坐于束腰须弥式基座之上,面相丰盈,鼻梁凸起,厚实的身躯,宽阔的胸膛,微微鼓起的下颌,浩大威严,在端庄安详中有一种泰然自若的力量。尽管仍留有唐代遗风,但已很难达到唐代丰圆而无厚重之感的程度。左右两侧的观世音、大势至菩萨,头戴花冠,宝珠滴翠,瑞花流丹,法衣飘洒,神情庄重而平和。

四尊秀美无比的胁侍菩萨穿插侍立于主像之间,为肃穆静寂的宗教氛围增加了一些柔和的调子。两位怒目金刚力士围拥左右,肩头耸立着圆形镂空火焰背光,它的光华使塑像为之焕发起来,整体姿态夸张有度,与菩萨的静美相互激发,在聚拢与伸展之间,形成奇妙的张力。一派和谐完满庄严的境界。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主像身后的三座背光,据说是崇福寺“五绝”之一(其余四绝为金代壁画、格扇门窗、琉璃脊饰、匾额)。高达14米的椭圆形背光直抵殿顶,使阿弥陀佛(又称无量光佛、无量寿佛)身量无边、威神光明的性格成功地显现出来。宗教艺术惯常以恢弘的宗教意象和强烈的感官震撼,使人产生精神上从现实的游离与超升,进入与佛同游、无诸苦痛的净土世界。

巨大的背光,设计委实美妙绝伦,精巧至极,令人叹为观止。整体以编条泥壁工艺制成,即先由木条搭起主体框架,然后用麻绳捆束藤条打底固定,最后再敷以泥料塑形。为了减轻重量,采用了镂空塑法,正面饰以旋转翻滚、舒展流畅的卷草纹,周边为升腾不休的火焰纹,繁复层叠,交织缠绵,形成秩序井然的装饰带,给人一种彩云飘荡、流光动瑞之感。可以说,“图式中的每一个小单元都是一种有着历史积淀的且高度程式化了的艺术语汇”。(扬之水)注视良久,不由感慨系之:由反复形成自由,由单调成为创造,或许这就是传统工艺魅力的秘密所在。


大势至菩萨及背光

大势至菩萨及背光

观音菩萨及背光

观音菩萨及背光

阿弥陀佛及背光

阿弥陀佛及背光

这些美丽的佛像和装饰物,虽由凡夫俗子所作,但却反映了信众心目中对佛的完美想象,是“物心一如”的产物。正是在物与人的交互融合过程中,才产生了宗教艺术之美。在这个意义上,古代的雕刻代表着和我们今天所熟悉的雕塑技术完全不同的一种创造,是特别精神性的一种活动。

主佛威严令人敬慕,而四尊胁侍菩萨华美瑰丽的风貌更令人倾倒。她们头戴华冠,身披璎珞,镂空背光耸立肩头宛如孔雀开屏,宽展的飘带水一般顺着身躯回旋而下,增添了婀娜的情态,风姿绰约,神采照人。饱满圆润的身躯,肌肤柔丽光滑好像具有弹性,初塑时身上敷描的浓淡彩绘的颜色虽历经千年依然鲜亮如初,以丰润柔美的气息带出生命的光泽与质感。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这些精美无比的塑像,让我想起了杜甫赞美长安美人的名句:“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见,翠微盍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如此之美,与其说独属于长安女人,毋宁说是中国艺术中理想的女性形象。

面容的表现是雕刻的生命。四尊菩萨面相丰润雅致,长眉弯弯如新月,眼神微微向下注视,脉脉含情,似乎在默默注视和激励着人间的修行者,嘴角呈现含蓄的微笑,举止娴静优雅,流露着秀外慧中的气质和极不平凡的内心世界,仿佛具有了人世间的生活情感。

李泽厚认为,古代艺术经历了从注重外在美、动态美到注重内在的精神美、静态美的转变,表现在雕塑艺术上,则是越来越注重表现神祇人物的精神气质、情感和内在性格。可以说,在中国古代雕塑史上,自唐代肇始并一直持续到明清的世俗化人性化,致力于人间趣味和人物内心世界刻画的写实精神,是在宋金时期肯定下来的。这一时代的造像尤其是菩萨(罗汉),人物性格趋于亲切自然,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平易近人,拉近了佛与人之间的距离。这种亲切感就是佛像之美的情感所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根据佛经描述,“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玻璃、赤珠、玛瑙而严饰之。池中莲花大如车轮,微妙香洁。”瑰丽万千的弥陀殿,仿佛就是净土世界在人间的显现。

为何反物质主义的佛教,其营造的宫殿却是如此富丽堂皇,塑像如此精美,似乎有悖于佛教徒苦行的理想。“功德佛事需用壮观。”于是,佛教塑像和供养物往往通过极端壮观的景象和华丽无比的装饰物,来展示佛国世界的庄严美好,激发人们对净土世界的向往。

西方三圣

西方三圣

大势至菩萨、胁侍菩萨及护法金刚

大势至菩萨、胁侍菩萨及护法金刚

观音菩萨及护法金刚

观音菩萨及护法金刚

夕阳西下,金色的光线均匀地洒在弥陀殿的屋顶上,为之镀上了一层绚丽的光辉。晚霞燃烧在透明的天空中,看上去很美。高大的松柏,自然排列成一条幽深、细长的小径。这就是“万法心中寂,一径入疏林”的意境吧。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大同善化寺彩塑:雄浑时代的面孔

下一篇:大同上华严寺大雄宝殿彩塑:佛的仪仗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