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善化寺彩塑:雄浑时代的面孔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大辩才天

大辩才天

本期摄影:宿小白

盛大的庑殿顶沐浴在秋日的阳光之下,朱红色的墙体未施以任何装饰,一股子厚重而古雅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匆匆地迈进善化寺大雄宝殿,顿时被周遭琳琅满目的佛像慑住了心神。文管员告诉我,这是金代的塑像。在岁月的静虚中蒙尘了近千年的佛像,今日迎来虔敬的目光。

根据寺内金大定十六年所刻西京大普恩寺重修碑记,可对善化寺漫长的历史变迁略知一二。善化寺始建于唐代,玄宗时称开元寺,五代后期改称普恩寺。辽保大二年(1122年)大部毁于战火,“所仅存者,十不三四”。金天会六年(1128年)重修,至皇统三年(1143年)历时15年而成。明正统十年(1445年)始名善化寺。

善化寺为中轴线式伽蓝布局,从南向北依次由山门、三圣殿、大雄宝殿连接成中心线,两侧的文殊阁、普贤阁、钟楼、鼓楼形成左右对称的结构。不过,东侧的文殊阁在民国初年毁于火灾,现仅存遗址。 寺内大部分建筑都很好地保留了初建时的风貌,圣洁的感觉充满了寺院的每一个角落。从喧嚣庞杂的繁华都市进入中古时期的清净世界,恍若身处远离尘世的时空之中。

善化寺正殿大雄宝殿为辽代遗构,金代重新修缮。站在殿前宽阔的月台上,仰望着这座大殿舒展深远的飞檐和有力承托住屋檐的一排硕大斗拱,令人感受到了气宇的博大与恢弘。

大殿中央佛坛上供奉着五方佛:毗卢舍那佛居于中央,两侧分别为东方香积世界阿閦佛、南方欢喜世界宝生佛、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北方莲花庄严世界微妙生佛,皆结跏趺持吉祥端坐于须弥莲花座之上。五佛之间又有二弟子、二胁侍菩萨,分别站立于方形束腰莲花台座上。五佛与两侧的塑像容仪端庄、相好具足,其精彩至极的均衡、丰润、力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五方佛

五方佛

毗卢舍那佛

毗卢舍那佛

根据唐不空所译《菩提心论》记载,大日如来(毗卢舍那佛)为教化众生,将其自身具备的五智化现为五方五佛。这五尊佛像严格遵循造像仪轨塑造,工谨的造型,丰腴的体态,繁缛华丽的背光与佛座装饰物,在井然有序之中蕴含着高度程式化的艺术。他们的脸上没有表情,摆脱了喜乐悲欢,有一种超然而永生的气质,表现出强烈的崇高感。一派成佛入圣的姿态。

五方佛

五方佛

毗卢舍那佛

毗卢舍那佛

围绕佛坛沿着东西两壁,各设有一矩形砖台,二十四尊精美的诸天像分两组伫立其上,营造出五佛说法,众弟子、胁侍菩萨和诸天王听法护法的场景,天国的宏丽庄严与佛法的广大无边尽现眼前。

寺庙是供僧侣修行,以达到人和佛之间进行心灵交流的场所。作为寺庙供奉主体的塑像,则是出于观想修行的需要,让僧侣在“静默清心熟识佛相”中,正确地理解佛法的奥义。

在一个灵性价值褪去的时代,佛像的神圣性和礼拜供养功能在逐渐丧失,日益转化为审美的对象而不再是充满灵力的圣物。曾几何时,虔诚的信徒们坚信,栖居在佛像里的神灵能够听见自己的祈祷。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关于大雄宝殿塑像的建造年代,梁思成认为是辽代,但并没有列出确实的证据,现大多认为是金代原作,乃重修大殿时所塑造的。

辽代和金代塑像均承继北宋系统,造像风格十分相似。辽代佛像肉髻平缓,螺发中央多有髻珠,面型和身材渐趋修长,胸部宽厚,菩萨的装束较之唐代略显朴素,但造型准确生动,呈现体态健硕、端庄肃穆的风格。

相对而言,金代佛像的身躯更为饱满壮硕,肩宽胸阔,写实性进一步增强,意象上趋于宏大,风格上趋于华丽,造型繁琐尤其服饰衣褶重叠繁复,流露出北方民族的雄浑和奢华之气。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二十四诸天像是善化寺彩塑之绚丽华章。诸天是佛教中所说世俗世界——欲界、色界、无欲界诸天神,为有情世界最高阶位的修行者,具有护法之功能。最早由印度教的二十位神祇发展为二十诸天,至明代又将天龙八部中的紧那罗和道教的紫微大帝、东岳大帝、雷神吸纳进来,组成二十四天。

据说,此殿的诸天像与传统的二十天并不完全相同,多出来的四天也非明代确定的四天,大概属于另外一个特殊的诸天供养体系。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诸天

这组塑像中的每一件都洋溢着独特的美。他们大都头戴宝冠,面相长圆,丰润端庄,皈依在一种平静而神秘的秩序之中,造型之丰富,色彩之谐调,变化之微妙,令人叹为观止。刚刚折服于大梵天、日宫天子的气质儒雅,又立刻被韦驮天、四大天王的刚劲挺拔、威武雄健所震慑,继而又耽溺于功德天、鬼子母的高贵典雅、雍容端丽之中……

雕塑师在遵照宗教仪轨的同时,发挥艺术的创造和想象,对群像间关系的安排和位置的经营以至服饰外观都倾注了巨大的心力,通过诸天在姿态、年龄、装扮和色彩上的差异,避免了单调重复,营造出和谐丰富的整体氛围。在领略了主佛庄重严谨的程式美后,这些姿态各异、个性鲜明、造型生动的天神似乎更能打动人心。

二十四诸天之中,最妙绝的无疑是东壁的摩利支天和西壁的大辩才天。大辩才天身材修长,面容皎皎,翠娥浅黛如初弦之月,六只造型优美富有肌肤弹性的手臂,使圣洁感和庄严感涌满周身的空间,为佛像增添了无穷魅力。

由于比例均衡得当,左右对偶、其意相应,使六只手臂看上去端庄安稳,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有一种浑然天成之美。一对臂膀向上举起,双手施法印;一对臂膀由身体两侧伸展弯曲,双手各持瑞物;另一对臂膀则曲起臂肘,双掌在腹部合十。对面的摩利支天造型几乎完全相同,只是合十的手掌指尖向前,手中所持瑞物不同。她们娴静优雅的站立姿势令人倾倒,蕴含在秀美容貌之中的某种亲切的感觉生动无比。看佛像,每次遇到古人对婉约和静穆之美的表达,总是莫名地感动。


摩利支天

摩利支天

大辩才天

大辩才天

大辩才天

大辩才天

前往三圣殿。单檐庑殿顶的金代大殿,正脊短而有力,硕大、繁复的斜栱十分有名,如簇沓穰吐的花瓣。殿内供奉的是华严三圣,即毗卢遮那佛、左胁侍菩萨以智慧闻名的文殊菩萨和右胁侍菩萨以大行闻名普贤菩萨。

释迦牟尼佛

释迦牟尼佛

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

如今佛殿里空荡荡的,东西两壁的壁画也是今人拙劣的仿作,可有这几尊金代精美的佛像陪着,就不会寂寞了,尤其那两尊胁侍菩萨真的是美极了。她们头戴宝冠,面容恬静,肤如凝脂,衣饰繁缛,五彩缤纷,以淡绿、鹅黄、靛蓝为主,风飘裙起,千重万叠,花红柳绿,凤仪楚楚,仿佛“风吹衣袂飘飘举,金钏翠华玉人来。这个时代的塑像已经进一步世俗化,摘掉头上的神环,她们就是邻家少女。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佛法不相信恒常,却在无意间创造了永恒。这些塑像千百年没有多少变化,他们高高在上,时光的流逝对他们而言,已是波澜不惊,消失的是进进出出的人,包括我们这些所谓的访古者。所有关于旅人的一切都会转瞬即逝,而我会长久地记住善化寺,记住殿内精美绝伦的佛像,记住那个雄浑时代的面孔。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陕北这些佛教造像的画风有点不一样|艺术从来不假装

下一篇: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彩塑:态浓意远淑且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