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这些佛教造像的画风有点不一样|艺术从来不假装

2017-05-09 | 文/石建刚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石宫寺外景

石宫寺外景

本期摄影:王沛

记得第一次去钟山石窟是2010年的初夏。清晨时分,我独自一人坐上通往乡村的公共汽车,从瓦窑堡沿着美丽的秀延河一路向西,一座拔地而起、宛若巨钟倒扣的山峰横亘在眼前,这就是名闻陕北大地的钟山。钟山正是陕北佛教圣地石宫寺、北宋著名石窟钟山石窟所在地。

下了车,沿着石宫寺前的秀延河大桥向前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建于清雍正三年)。牌坊上镌刻着“开方便门,等欢喜地”和“自汉自唐几千载相传胜境,为神威佛亿万年永固皇图”两幅对联。牌坊正面横额之上浮雕了“三教像”,佛祖的慈悲为怀、大彻大悟,老子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孔子的聪明睿智、积极入世,东方世界最伟大的三种思想在此碰撞融合,从不同角度向世人解说着宇宙人心的至道。

进入寺内,穿过郁郁古柏,拾阶而上,很快就来到神秘的万佛崖前,这就是驰名中外的钟山石窟。这里平日里游人很少,整个寺院空荡荡的,只能听见鸟儿清脆的叫声,真有点“古寺无人长绿苔,凝目遥望意徘徊。山拥翠色僧声寂,门掩黄昏鸟夜哀”(清人杨松题石宫寺)的冷清,平添了深山古寺的幽静和神秘。

钟山石窟,开凿于北宋治平四年(1067年),是一座典型的立柱式中央佛坛窟,中央佛坛上共设八根通顶石柱,这种窟形是对我国殿堂式佛寺建筑的模仿。立柱不仅对窟顶起到了很好的支撑作用,而且美观大方,符合中国人的建筑审美观。石窟面宽和进深均达十余米,规模宏大,气势恢宏。

药师佛造像

药师佛造像

进入大殿,石窟天然的凉爽,加之淡淡的香火之气,使人清爽之感顿生。三尊大佛端坐于中央佛坛,表情肃穆,目光柔和,或说法,或禅定,动作优雅,达到脱俗超凡的境界。每尊佛像左右分别侍立一长一少二弟子。这些弟子像,或瘦骨嶙峋,饱经沧桑,一副苦行僧形象;或目光如炬,身体健硕,一副活生生的陕北大汉形象;或面相清秀,天真活泼,一副入世未深的小沙弥形象。三佛两侧的菩萨像,头戴花蔓冠,身佩璎珞宝珠,下着曳地长裙,斜腰倚屈,尤其是右侧弥勒佛外侧的菩萨,石带当风,飘摇欲举,素有“东方维纳斯”的美誉。

迦叶与菩萨造像

迦叶与菩萨造像

阿难与菩萨造像

阿难与菩萨造像

东壁雕刻一铺释迦佛涅槃升天图,释迦牟尼以他觉悟到的人生真谛教化众生,当他感到大限将至时,便在拘尸那迦城跋提那河畔的婆罗双树之间,进行临终说法,教化众生,传递佛法。“化功已毕,入寂必乐”的佛陀右胁而卧,进入了不生不死的超凡境界,安祥若睡,阖目似瞑,展示出佛教“寂天为乐”的精神境界。那种恬静、安详、慰藉、超然,永存在那微陷的神秘的嘴角边,将佛家修行的最高境界完美展现。

而这铺造像最为有趣的是,在涅槃佛的头部升起一朵祥云,祥云上端坐着一尊小佛像。据学者考证,这是受到中国传统升天思想的影响,表现的是释迦佛寂灭之后,灵魂升入天界。显然,这是佛教中国化、世俗化的产物,是下层民众对佛教涅槃思想的朴素理解。

涅槃升天造像

涅槃升天造像

历经磨砺的罗汉、曼妙绰约的水月观音以及密密麻麻刻满了四壁的千佛万菩萨造像,姿态神情无一重复。艺术大师们的造像突破了天界神的藩篱,成为人世间美的典型。口含情,目传神,使人如闻其声,如临其境,成为不可多得的稀世佳作。

思维罗汉造像

思维罗汉造像

水月观音造像

水月观音造像

刻满四壁的千佛万菩萨造像

刻满四壁的千佛万菩萨造像

宋代佛教造像,受到当时兴盛的禅宗和理学思想的共同影响。对佛的塑造,脱去了印度等外来造像的痕迹,不似南北朝造像的潇洒,而更显沉着,也不似唐代造像的富丽,而更显素雅,形成了完全受中国文化和审美特点支配的造像艺术。佛像变成了端庄肃穆、含蓄内敛、超凡脱俗的优美情调,更加注重对内心情感的把握。如该窟中央佛坛上三尊大佛那平静含蓄的脸庞上浮现出的一缕似有还无的笑意,把对“心”的把握表现到了极致。受到佛教世俗化、民间化的影响,对罗汉、天王、弟子等形象的刻画则更加接近现实,正如韩伟先生在评价陕北石窟造像时所言,“如果说佛陀与菩萨还是仙界风貌,那么罗汉之类的雕塑则是有血有肉有个性的现实生活中的陕北大汉”。

土地神造像

土地神造像


千手观音造像

千手观音造像

十地菩萨造像

十地菩萨造像

写实与传神是陕北宋代佛教造像的两大特点,尤其是对体态造型和衣纹起伏变化的把握,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如该窟中央佛坛弥勒佛右手的刻画,王子云先生称赞道:“使人感到它不是用石料雕出,而是由细泥堆塑,又仿佛是从真手模制而成的具有生机的手,尤以手势优美,指尖变化起伏微妙,充溢着筋肉及血脉的活力,更表现了女性柔润的特点。”

弥勒佛右手说法印

弥勒佛右手说法印

菩萨发饰

菩萨发饰

佛、菩萨的超脱凡俗和罗汉、弟子的写实,是宋代佛教造像的两大趋势和特点,而钟山石窟造像正是这种时代特征的完美表现。

独自一人在佛殿里不断绕坛环行,仿佛置身浩瀚而苍茫的宇宙,世间的喧嚣全然消散,浮躁的心灵渐渐沉静。透过这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仿佛看到在昏暗的油灯下,艺术大师用心血、汗水、青春和生命雕刻着膜拜的偶像,寄托着美好的理想。

作者:石建刚

摄影:王沛

(本文由中华佛文化网独家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麦积山石窟,窃窃私语已千年

下一篇:大同善化寺彩塑:雄浑时代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