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佛光(二)高昌故城遗址,昔日玄奘讲经之地

2016-11-15 | 文/孙梦禹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3G4A9480.jpg

玄奘取经 本期摄影:刘迪

十月末,天气微凉,我们来到了高昌故城。

还未入城,便看见玄奘(公元602-664年)的铜像立于城门前,这位汉传佛教史上最伟大的译经师之一,中国佛教法相唯识宗创始人,少年出家,好问博学,讲经辩经,名声远播。为求取佛教真经,于629年由长安前往佛教发源地天竺,路径高昌国,高昌王麴文泰礼重供养,结为兄弟,开坛讲经。

高昌故城先后作为汉晋时期(公元前1-公元4世纪)戊己校尉治所(称高昌壁)、南北朝至隋唐时期(4-7世纪)的高昌郡和高昌国国都、唐代(7-8世纪)的西州和高昌县、宋元时期(9-13世纪)的高昌回鹘王国的国都,至14世纪废弃,毁于战火,沿用1400余年。1961年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外城墙.jpg

厚重的外城墙

内城墙.jpg

内城墙

当我走进故城,感受到昔日的辉煌已不再,遗址目前已发现的最早遗存为公元3-4世纪,现存主要为回鹘时期(9-13世纪)的遗存。城址为由周长5440米的城墙围合,占地约198公顷,平面呈不规则方形,呈现为外城、内城和“可汗堡”三重格局。主要遗存包括城墙、城门、城壕以及城内大量宗教建筑遗址和房屋遗址,出土宗教文物、多种语言文书、生活用品、建筑构件等文物。

当年高昌是一个信仰佛教的王国,玄奘接受了高昌王麴文泰的一番盛情,前往讲经。那天已是深夜,高昌王和他的臣下们手持蜡烛,站在城门迎候。当时佛教的盛行可见一斑。

后来玄奘被麴文泰极力挽留,希望他能放弃取经,在高昌国为民众传教,并威胁要将其送回大唐,为此玄奘绝食明志,当第四天的时候,终于打动了高昌王,不仅放行并大力支持他前往天竺,并立下三年之约——玄奘取经归来要在高昌讲经三年。当时高昌国富强,接下来沿路各小国纷纷放行。传说玄奘得其支持,行至天竺,在众寺庙备受欢迎,最终求得真经,功德圆满。如果没有这段故事,不知还会不会有佛教的繁盛唐朝时期。

619547963473603182.jpg

东南小寺

3G4A9335.jpg

寺内佛坛上方,壁画中依稀看见佛像

3G4A9327.jpg

东南佛塔

穿过外城和内城墙,是东南小寺,它位于高昌故城外城东南角,距城外东城墙25米、南城墙50米。

遗址南北长17米、东西宽12米,占地面积200平方米。由南部的窟形建筑和北部塔形建筑组成,呈前窟后塔的布局。其中窟形建筑呈东西向长方形,现存长8.8米、宽5.7米、高3.65米,横券顶;窟内中部设坛,壁上绘壁画。北部塔形建筑平面为复合亚字形,现存6层、高5.4米,以夯土和土坯筑成。根据壁画风格和塔的造型分析,东南小寺当为高昌回鹘后期(公元12~13世纪)的建筑。

3G4A9386.jpg

内城西城墙

可汗堡佛塔.jpg

可汗堡佛塔

往内城走,便看见“可汗堡”(意为王宫)。全堡有高墙围合,墙残高6-8米。堡内北部土台上现存残高15米的夯筑方塔形建筑遗存,曾出土北凉承平三年(公元445年)“沮渠安周造寺功德碑”,发现壁画和回鹘文题记等文物。

内城城墙周长约3420米,围合面积约80公顷。内城西墙距外城西墙约300米、长约1000米,夯土建造。城墙残存最高处约17米,部分区域墙基宽约11米。内城西城墙南段有墩台状遗迹,平面2500平方米,高约8米。

3G4A9416.jpg

西南大佛寺

再向外行至高昌故城外城西南部,是高昌回鹘时期的庭院式佛寺遗址,西南大佛寺。遗址平面矩形,东西长130米、南北宽80米,占地面积10400平方米,四周有四墙围合。寺院围绕中心塔殿布局,座西朝东,呈中轴对称特征一一依次由寺门、殿庭及中心塔殿构成东西向轴线。

塔殿位于寺院西部正中,其北、西、南三面均为配殿,被推测为僧房遗址。殿亭以南及寺门两侧均为配殿,推测为僧众活动的公共场所。殿庭北为穹隆建筑遗址,被推测为讲经堂,据说唐玄奘曾经在这里为民众讲经一月,站在这里不禁想到,一千四百年前,他是否也会经常望着这片天空?他是否料想到取经归来赴这三年之约,高昌国却已覆灭,又是否想过千年之后,曾经辉煌的王国会变成黄土?

3G4A9449.jpg

大佛寺中心塔殿

大佛寺讲经堂.jpg

唐玄奘讲经的地方,大佛寺讲经堂遗址

一路风沙戈壁,走过一千四百多年的沧桑故城,高墙壁垒依在,将昔日王国的最后结局展现在我们面前。这座千年故城历经战火、挖盗,依然屹立不倒!以火焰山作背景,这个沉睡了千年的故城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到来而苏醒,它依然庄严而孤独。

责任编辑:孙梦禹

上一篇:形式多样、铸造精细、装饰繁缛的明代铜铸佛教造像

下一篇:西域佛光(五)苏巴什佛寺(昭怙厘大寺)的大漠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