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山佛乐:雄浑厚重、博大精深的汉族宗教音乐

2016-09-30 | 文/佚名 | 来自:《佛教文化》  分享:

九华山佛教音乐是安徽九华山的汉族传统宗教音乐。内容丰富,历史久远,包含着博大精深的文化蕴涵,对于研究中国汉族音乐、文化、民情、民俗、民风以及宗教流传衍变等方面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音乐文体

九华山佛教音乐的文体主要包括赞、祝延、偈、文、真言、佛号、鼓钹、应赴音乐等。

赞,是用于赞颂佛、法、僧三宝。音乐舒缓、典雅、悠扬,其词多为长短句的诗,多种经文可用同一曲调。其体裁分大赞、小赞。大赞为八句,称为“八句赞”,如《三宝赞》、《药师佛》等八句赞,其曲调是“柳含烟”,多在法事中间唱。小赞为六句,称为“六句赞”,如《戒定真香》六句赞,其曲调是“挂金锁”,于法事开始时和拈香时唱。赞类音乐先由维那举腔领唱,然后众僧合之。赞呗之后,常接一句“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三遍,结束。祝延,本为吉庆辞语,指消灾吉祥,祝福延寿。佛教词曲中仅有四首,世称“四大祝延”,即《唵嘛呢叭咪哞》、《唵捺摩巴葛尔帝》、《唵阿穆伽》、《皇帝万岁万万岁》。九华山上也使用这些祝延。偈,是用于颂扬佛教教义。一般为四句或八句,每句字数相等。常用偈的言数为四、五、六、七言,类似我国古体诗。如《回向偈》为“七言四句”,《普贤警众偈》为“四言八句”。偈常用曲调有“翠花黄”、“浪淘沙”、“破荷叶”等。偈是佛事中重要的唱诵体裁,唱时拖腔抒韵;在曲式上除了用上、下对句外,一般常以四句为一乐段。偈的作用是对前面唱念内容进一步阐述、补充和总结,按题材分为赞佛偈,祝愿偈,警众偈,回向偈等。文,是音乐性不强的念诵,说唱性质。如在放焰口法事中的十二则召请文《伏以文》等。真言(咒),其词的格式变化甚多,为长短句结构,用固定的节奏演唱。其曲调有多种,有的类似古曲;有的类似小调;有些曲调比较活泼,有些低沉、幽深、法味充盈。如《华严字母咒》、《变食真言》等。佛号,是用音乐腔体演唱念佛的名号,旋律性不强,常以一个短乐句反复进行。如称佛号《南无地藏王菩萨》等。鼓钹,是法事开头、结尾或法事中间上下衔接的打击乐器段落。如朝暮课诵的“晨钟暮鼓”。应赴音乐,主要就是为人追荐和放焰口、超度亡灵。在九华山周围地区受地藏信仰的影响,形成了“孝丧”的风俗,请僧人做法事、唱“孝歌”、“唱十殿”,超度亡灵。

乐调形式

九华山佛教音乐的乐调形式也有多种:僧人们在念诵时,带伴奏的唱诵,称为“和念”,如在赞子、偈念诵中,常伴以法器。无伴奏清唱,叫做“令调”,常用在文向,各类经咒,称赞佛号等中。音乐性相对较强的念诵,叫做“吟诵”,如“八大赞”、“四大祝延”。而音乐性相对较小的念诵,则叫做“直数”,如各类经咒的念诵及称颂佛号时。除了念诵的形式外,九华山佛教音乐的乐调还包括一种形式,即“小曲”,也就是纯器乐曲,以演奏各类曲牌为主,如《浪淘沙》、《一剪梅》、《三宝赞》等,有单独演奏的曲牌,也有若干曲牌联缀演奏的套曲。

发声方法

九华山佛教音乐的演唱主要采用传统的雄浑、厚重的共鸣声,即“海潮音”发声方法,要求“心气合一、声气合一、身心合一”。由于九华山宗教活动与当地民俗活动接触甚多,其声腔受当地戏曲唱腔青阳腔和黄梅戏的影响,逐渐演变的具有戏曲性和通俗性。

其演唱形式主要有独唱、领唱与齐唱相结合、传唱、轮唱等四种形式。独唱一般由维那担任。如在法事放焰口时,为荐亡灵,金刚上师(即维那)振铃拈香,独自唱诵十二则召请文《伏以文》;领唱与齐唱相结合,即由维那唱上句,僧众合下句。如《大蒙山施仪》;传唱即前人唱一句,后模仿一句。如“拜愿”时,分有东、西担,由东担先念一句,西担接着模仿一句;轮唱则是轮流演唱。如在“燃香炳烛时”,香灯师举烛唱“一堂宝烛在当前,未敢先将凡火燃,今借祖师三昧火,枝枝头上灿红莲”。把烛交给常坛法师,常坛法师秉烛接念:“拈起分明在目前,头头挺露照三千;青光不夜长春景,与我心灯二样燃。”

乐器

九华山各寺庙在早晚课诵、诵经等宗教仪式中,一般只使用磬、引磬、木鱼、铛、铪、钟、鼓、铃、板、戒尺、金刚杵等打击乐器,即法器。钟:佛教认为钟对修道有大功德,凡是敲钟的人必先默诵《钟声偈》。鼓:本是在“诵戒、用餐、听法”等场合来敲打集众,又用于早起夜寝,即“晨钟暮鼓”。后进而又加入了赞诵的行列,配合唱念,谱成曲调,如在“三皈依”中的“九钟十五鼓”。磬:主要为大磬与引磬,传自印度。维那管用大磬,用与指挥“腔调”;悦众持用引磬,用于指挥“行动”。铛、铪:两者配合板眼,用来装饰节奏。手铃:除了在“密法”中和金刚杵并用外,最常见的场合,即在“瑜珈焰口施食”坛场被使用。

除了这些法器,九华山各寺庙在举行水陆法会、盂兰盆会、为人追荐、放焰口等仪式上,还经常使用唢呐、笛子、笙、箫、二胡等民族乐器。在举行仪式时,一般都是由僧人诵经、礼忏、敲击法器,而唢呐、笛子、二胡等这些民族乐器则是由当地居民或民族乐团来演奏。

曲式结构

其曲式结构主要有单句式、齐句式、长短句式、套曲式等四类。单句式,如在称赞佛号、持经诵咒时多用一个短乐句作链式反复进行,如《普佛仪•绕念》。齐句式,如《回向偈》,每句字数相等,都是七个字,乐句整齐,由小节数相等的四个乐句组成。长短句,如各类赞子,其词常为长短句的诗,其乐句也是长短不一。套曲式,放焰口有“九板十八腔”之说,全套法事均有音乐伴奏,由若干曲牌联缀组成,其中转宫换调都有一定规律,放焰口整套法事即是一部佛乐套曲。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三宝歌》:舒缓流畅地勾勒出弘一法师的宗教体悟

下一篇:梵呗:和雅悠扬 中国佛教寺院的精神标志和文化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