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玛扎伯哈石窟壁画:沧海桑田,探寻丝路遗珠

2017-12-04 | 文/苗利辉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玛扎伯哈石窟外景

玛扎伯哈石窟外景 

玛扎伯哈石窟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东北30公里处的玛扎伯哈村西南部戈壁丘陵上,海拔为1080~1090米。沿库车东去乌鲁木齐的314国道东行二十公里,折转北行十公里左右,到达玛扎伯哈村。由此再往北7公里左右即到著名的森木塞姆石窟。

石窟群位于玛扎伯哈村西南部连绵起伏的戈壁丘陵上,石窟群范围内分布有多条洪水沟。石窟东面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流经,小河西岸的玛扎伯哈村中有维吾尔族居民,种植有小麦、玉米等作物。

玛扎伯哈石窟大约开凿于公元7世纪。大部分洞窟已塌毁。洞窟形制以方形窟为主,主室顶部形制多样,有纵券和穹窿式。进深达10余米的长条形讲经堂在龟兹地区亦属少见。

因破坏严重,玛扎伯哈石窟保存的壁画不多,第1窟穹窿顶下沿的“鹿野苑初转法轮”和两侧的飞天为龟兹壁画的上乘之作。

壁画保存较多的是第8窟,主要题材有尊像、本生和因缘故事、佛传故事、天相图、菱格山水和纹饰。

玛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侧壁 “佛说法图”

玛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侧壁 “佛说法图” 

尊像包括佛与菩萨。其布局方式,依据绘制壁画洞窟的形制有两种,一种绘制在穹窿顶方形窟内,其布局方式和森木塞姆第42窟相同,即佛和菩萨像绘制在被分割的穹窿顶的一个梯形条幅内。佛与菩萨相间。如第1窟,但该窟穹窿外的平顶的四个角没有绘出天王而是绘制了佛说法图,很有特点。

另一种则绘制在中心柱窟的主室或甬道侧壁上,绘制的均是佛像。第8窟主室侧壁绘制的立佛头光和身光中均有小化佛,第8窟主室两侧壁均绘大立佛,在立佛的头光和背光中绘有连续的小立佛。与小乘佛教的佛陀造像有着明显的不同,表现了大乘的佛“法身”观念。这种情况在开凿于公元4世纪的克孜尔第47窟后室涅槃佛图像中已有体现,后来在属于公元7世纪的第123和第160窟中以及台台尔石窟的第16窟中更进一步得到发展,反映出大乘佛教思想在龟兹地区亦有一定的影响。

第8窟的左右甬道外侧壁及后甬道正壁描绘了大型佛立像,虽然画面残破脱落,但从那残存的衣纹褶襞和优美的双手上,仍可看到那些遒劲匀称的线条,运用得严谨周密,显得气韵神妙,自然潇洒,尤其是对手的刻画十分精致,柔软丰厚的手掌和纤细的手指,传达着佛祥和仁慈的温情。此外,这些立佛像的颈部均佩带有华美的颈饰,亦与龟兹地区一般的佛像装饰不同,体现出其独特的佛教理念。

本生、因缘和佛传故事是龟兹石窟中表现最多的壁画题材,但是玛扎伯哈石窟中现在保存下来的并不多。

本生故事仅保存在第1窟门道券顶部位,可识别的有马璧龙王救商客。

因缘故事壁画主要保存在第8窟的主室券顶部位。但是非常特别的地方是在这处石窟群中,佛不仅有坐姿,也有立姿。两者交替排列。此种表现应与有关禅经记载有关。据鸠摩罗什译《禅秘要法经》卷中记载,“见坐像已,复更作念,世尊在世,执钵持锡,入里乞食,处处游化,以度众生,我于今日但见坐像,不见行像,宿有何罪?作是念已,复更忏悔。既忏悔已,如前摄心,系念观像。观像时见诸坐像,一切皆起,巨身丈六,方正不倾,身相光明,皆悉具足,见像立已。复见像行,执钵持锡,威仪痒序。诸天人众,皆亦围绕。”另外,因缘故事中的佛也不再是位于画面的正中而是偏于一侧。可惜这里因缘故事剥落、烟熏严重,其题材已无法识读。

玛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顶外缘 “鹿野苑初转法轮”

玛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顶外缘 “鹿野苑初转法轮” 

佛传故事壁画保存在第1窟和第8窟,这两个洞窟佛传的分布位置均与龟兹石窟佛传图的通常分布位置不同。第1窟的主室顶部后端左侧三角平面绘“鹿野苑初转法轮”故事画。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佛成道后,为他最初五位弟子讲法的事迹,它标志着佛陀传法事业的开始,是佛教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佛教石窟艺术中着力表现的题材之一。画面正中,佛结跏趺坐于方形高座上,表情安详平静。方座下正中绘一法轮,象征着佛法的传播,法轮两侧各绘一鹿,仰头望佛,似乎也为佛法所感染。五位弟子分坐于其两侧,表情专注,正在认真聆听着佛祖的教诲。他们两侧分绘梵天和帝释天,作飞行状,姿态优美。整个画面布局紧凑,人物安排合理,极具匠心。为同类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玛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顶外缘 “飞天”

玛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顶外缘 “飞天” 

第8窟左右甬道内侧壁中上部各绘一幅说法图,描述释迦牟尼成道后说法教化的故事,题材不辨。后甬道正壁绘降魔成道,壁画被揭取。在龟兹地区的其它石窟群中,说法图一般绘于中心柱窟的主室侧壁,降魔图则一般绘于中心柱窟或方形窟的主室前壁或侧壁。该窟绘于后甬道前壁,龟兹地区仅此一例。

涅槃图仅保存一例,位于第24窟主室门道上方。此种布局方式在龟兹地区并不多见,还见于克孜尔第161窟和第189窟。

玛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侧壁“秋千”

玛扎伯哈第9窟 右甬道外侧壁“秋千” 

天相图也是龟兹石窟中心柱窟和方形窟中经常出现的题材。玛扎伯哈第8和第29窟保存有天相图的壁画。第8窟天相图以日天为中心,向右依次绘:立佛、立佛、风神、大雁,向左侧依次绘:风神、金翅鸟、月天、大雁,与龟兹地区一般日月天位于券顶中脊两端不同。

佛教通常所讲供养人是指供养“佛法僧”三宝的人。既包括世俗信众,也包括寺院中的僧侣。他们将私有财产奉献给佛教个人或社会团体,奉献的私有财产有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的,内容无所不包,唯一的条件是要有利于佛法而不是对它有所损害。洞窟完成之后,他们的形象被画在洞窟里,表现他们对佛陀的恭敬虔诚和埋藏在心里的善良愿望。

玛扎伯哈石窟中的供养人保存不多,仅见第8窟主室前壁龛侧壁上所绘的供养比丘,虔诚肃穆,表达了对佛法的无比敬仰。

 玛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顶外缘 “飞天”

玛扎伯哈第1窟 主室穹窿顶外缘 “飞天” 

玛扎伯哈石窟中保存较多的纹饰有筒瓦纹、垂帐纹、卷草纹。一般绘制在中心柱窟或方形窟的叠涩部位或者甬道的顶部与侧壁的结合部位,既起到了分割不同空间的作用,也具有很强的装饰性。

玛扎伯哈石窟的艺术风格为龟兹风格,未见有汉文和回鹘风的影响。壁画布局,尤其大幅拱形壁画的处理上,善于使用菱格形式,从而使得整个画面多而不乱,极富装饰性。人物造型龟兹化,采用曲铁盘丝的线条和晕染法,注重人体的结构,人物比例适当,富有美感。

作者:苗利辉 新疆龟兹研究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图片来源:新疆龟兹研究院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龟兹壁画里的风神图像:与众不同的西域鬼神形象

下一篇:新疆台台尔石窟:壁画风格独特 题材布局随意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