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平开化寺壁画:一切法都是世间法

2017-07-13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普光法堂会

普光法堂会

本期摄影:宿小白

宋代以降,伴随着整个社会从贵族社会向平民社会转变,宗教世俗化、大众化的进程不可逆转,各种宗教信仰融合的程度日益加深。受时代潮流的深刻影响,世俗形态和儒家伦理逐步渗透到寺观壁画的创作之中,形成别具一格的艺术风貌。如果说此前寺院壁画以超然物外的神圣空灵之美取胜,宋代寺院壁画则以关注现实的世俗之美取胜,展现出浓郁的俗世风情和关怀世人的姿态。山西高平开化寺壁画便是例证。

到达开化寺那天,是一个夏日的傍晚。山岩清秀,松林苍翠,格外幽静深远。“蒙山崦里藏神宫,朝光暮翠岚光浓。枯松老柏竞丑怪,危峦峻岭相弥缝。”这是北宋名将韩琦登山游览开化寺时写下的诗句。一千年前古人的情怀,与眼前的情景竟有些相通之处。

沿阶而上,便来到位于舍利山腰的开化寺。开化寺创建于五代后唐同光年间(923-926),至北宋熙宇六年(1073年)始建大雄宝殿,改名开化寺,元明清各代皆有修葺。寺院坐北朝南,两进院落,大雄宝殿居中,为典型的宋代建筑,结构严谨、古意庄严,令人一见倾心、赞叹不已。

文管员为我打开了大殿大门。透过昏暗的光线,可见东西两墙及北檐墙东西两次间内壁均绘有重彩佛教壁画,画工之精致,颜色之和谐,构图比例之匀称,中国绘画美术上的特别禀赋在此有惊人的展现,一下子摄住了我的心神。

释迦牟尼说法

释迦牟尼说法

释迦牟尼说法(局部)

释迦牟尼说法(局部)

释迦牟尼说法之胁侍菩萨

释迦牟尼说法之胁侍菩萨

释迦牟尼说法之护法金刚

释迦牟尼说法之护法金刚

释迦牟尼说法之诸菩萨众

释迦牟尼说法之诸菩萨众

“凡人游乎寺也,望殿宇巍峨,烂以丹青,则莫不仰视于外,正神于内”(见寺内宋大观四年《泽州舍利山开化寺修功德碑记》)。立于墙下,体会着眼前这幅画作带给我的那份深切的感动,竟与古人有些相通之处。

殿内壁画以说法图为中心,四周辅以经变故事。东壁绘制四幅华严经变说法图,依次为“七处九会”(释迦牟尼佛在七处地方共九次说法)中的兜率天宫会、普光法堂会、重会普光法堂会、三重会普光法堂会。西壁北壁首尾衔接,为报恩经变相。北壁东侧所绘为观音、观世音菩萨法会等,西侧为说法图、鹿女因缘和提婆达多因缘。画面整体布局谨严、人物众多、设色淡雅,连续贯通,如一幅依壁徐徐展开的卷轴画。

兜率天宫会

兜率天宫会

普光法堂会

普光法堂会

重会普光法堂会

重会普光法堂会

东璧四组图像皆采用对称式布局,释迦牟尼佛居中结跏趺坐于莲台之上,弟子、胁侍菩萨、诸菩萨、护法金刚环伺左右,上面两隅飞天凌空舞动,菩萨及侍女乘云飞翔,下有僧众虔诚听经,画面层叠铺陈却充满秩序感,透露出佛国世界特有的安宁与祥和。绿色、靛蓝色的主色调,沥粉贴金工艺呈现的金色光芒历经千年变成了古雅沉稳的色彩,进一步强化了画面沉静的氛围。

相比于唐代佛像“热烈放姿”、博大恢弘的风格,宋代佛像从外物走向内心,注重个性化的情感意绪,表现出细腻秀婉的特质和纤细柔和的审美意识。

仔细观察墙上的壁画会发现,佛、菩萨因更具人类的外形而易于让人感觉亲近,面部的神情如此静谧安然,下视的细长眼睛略微张开,增加了冥想的效果,好似处于听闻佛法后的思维状态,又仿佛对芸芸众生的苦难烦恼表现出忧虑之情。如果说唐代的菩萨如自我陶醉、释放天性的舞者,着力表现生命的充实,宋代的菩萨则是内敛深沉、陷入冥思的智者,充满了内省之美。我认为,宋代壁画所画的,其实是一个内心世界。

供养菩萨

供养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西壁北壁根据《大方便佛报恩经》所绘变相,主要包括太子本生、忍辱太子、华色比丘尼、转轮王舍身供佛、善事太子本生、光明王本生经变。不同于东壁构图,西北壁采用了叙事式布局,以生子、娶亲、逃亡、割肉救母、流落异邦等为主要情节,以忍辱、施舍、行善为主题,描述了释迦牟尼佛为法献身、播种福田的种种善行。

须阇提太子本生经变

须阇提太子本生经变

华色比丘尼经变

华色比丘尼经变

华色比丘尼经变(局部)

华色比丘尼经变(局部)

华色比丘尼经变(刑场)

华色比丘尼经变(刑场)

转轮王舍身供佛经变

转轮王舍身供佛经变

善事太子本生

善事太子本生

从本质上讲,佛教是一种以智慧而非伦理为导向的道,主张出家的佛教徒不再受世俗礼教之约束,被儒家认为是大逆不道,将动摇中国社会的根基。中国历史上的三次大规模灭佛运动,其重要理由之一就是认为佛教有悖世道伦理特别是孝道。为适应儒家社会的需要,佛教不断吸收儒家思想菁华,将弘扬佛法与倡导孝悌、报恩的伦理道德揉为一体,创造出一种广博而包容的教义体系。开化寺报恩经变相,反映了佛教不断完善自身教义、向普罗大众推广佛法的这种努力。

移步北壁继续观赏。观世音法会所营造的伎乐歌舞场面之浩大华丽,令人叹为观止。外貌秀丽的乐伎交脚而坐、排列成行,笛子、琵琶、箜篌、笙等各种乐器一应俱全,弹奏自如;婀娜的舞伎位于乐队中央,翩翩起舞,喜乐的氛围洋溢在画面的每一个角落,表现出了妙音众出、自由自在的佛国世界的美好。


乐舞伎

乐舞伎

乐舞伎

乐舞伎

乐舞伎

乐舞伎

不难发现,开化寺壁画中的乐舞伎已失去了唐代壁画中的那种空灵轻盈和洒脱随性,不再追求舞姿的奔放曼妙和“飞去逐惊鸿”的动感,仿佛被纳入一种平和规范的秩序之中,增添了“柔婉妩媚、含蓄情深”的气质, 浸入了宋代歌舞娇柔、婉转、缠绵、典雅的格调。

在壁画中,还有不少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生动画面和建筑场景。画面上的殿堂亭台楼阁,完全符合宋代木构架的类型模式,应是北宋宫廷内苑和寺庙建筑的缩影。刻画的帝王将相、后妃宫嫔、高官富商、僧侣道徒、耕织渔牧、盗贼恶霸等,人物发式、冠带、衣着皆符合宋代流行款式,无疑是当时社会上形形色色人物的生动素描。壁画所表现出的下层平民的生产生活场面,向我们展示出一幅珍贵的宋代世俗风情画卷。

根据殿内北壁土墙及石刻上的两处画工题记,“丙子六月十五日粉此西壁画匠郭发记”,“丙子十月十五日下手搞(稿)谷立至十一月初六描完待来春上彩画郭发记并照壁”,可知开化寺壁画为民间画匠郭发所绘,历时达五年之久(1092年—1096年)。单从时间上也可以推断,在绘制过程中耗费了多少难以想象的心力啊。

郭发,何许人也?其名不见于任何史册和画记的记载之中。然而,正是这个籍籍无名的画匠,让我们得以穿越漫长的岁月长河,感受到远古时期那种与现代人并不相通的虔敬心。五年里,郭发带领他的制作班子于一笔一画中完成了一幅巨制。我们无法知晓郭发是否是一位虔敬的佛教徒,但他一定把绘制壁画当作了对佛事的奉献和积累功德的善行,为之倾注了非同寻常的热情和心血。我想,这大概就是世间佛法的真正奥义吧。

释迦牟尼说法

释迦牟尼说法

释迦牟尼说法之胁侍菩萨

释迦牟尼说法之胁侍菩萨


指 引

开化寺位于山西晋城高平市区东北17公里舍利山山腰。创建于五代后唐同光年间(公元923年-926年),初名清凉寺。北宋熙宁六年(公元1073年)建造了大雄宝殿以后,改名为“开化禅院”,所以后来一直称其为开化寺。

责任编辑:曾鑫

上一篇: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壁画:净土庄严观自在

下一篇:山西平顺大云院壁画:满壁风动画中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