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山青龙寺大雄宝殿壁画:灵山只在汝心头

2017-07-13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迦陵频伽局部

迦陵频伽局部

本期摄影:宿小白

青龙寺位于稷山县城西四公里的马村土岗上。沿着一条青砖铺就的长长步道,徐缓上升抵达寺院门口。寂静的寺院坐落在葱茏的树木之间,从庄重的安逸感中,透出些许遗世独立的气息。 

在青龙寺腰殿(接引佛殿)和大殿(大雄宝殿)之中,皆留有令人为之叫绝的精彩壁画。腰殿绘有水陆画一铺,大东西山墙分别绘制释迦牟尼说法图和弥勒佛说法图,共同构成一个完整有序的礼仪空间。信众进入寺内,先进入腰殿观瞻竖三世佛和水陆道场,然后进入大殿依次观瞻释,按照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的顺序完成观佛礼佛的整个过程。欣赏腰殿壁画的经历将另文表述,让我们先进入大殿一窥堂奥吧。 

释迦摩尼说法图

释迦摩尼说法图

大殿东山墙所绘释迦牟尼说法图,场面开阔,布局疏朗。释迦牟尼佛居中,两侧为经典的二弟子二菩萨的组合。释迦牟尼结跏趺坐于束腰须弥座上,袒胸露腹,面相圆润,身躯丰满,硕大的圆形背光泛出沉稳的光华,佛的正面姿势、完美和谐的尺度和庄严的法相,刻画出一个圆满智慧的觉者形象。

摩尼

释迦摩尼

细观此画,有一种深深的永恒感。永恒是中国画所表达的一个重要母题。佛画以静谧安然、安稳不动的大觉悟者的解脱形象表现佛法的永恒,不同于山水画以静寂悠远、诗意盎然的山川意象表达自然的永恒——释家凌驾于自然之上,自然只不过是佛的舞台以及诸般道具(木心语)。

阿难像

阿难像

迦叶像

迦叶像

佛座两侧有阿难迦叶侍立。阿难呈饱满丰圆的汉人体态,双手合十,神情庄重。迦叶面容苍老愁苦,脸上、胸前和手部的筋骨毕现,带有深刻的胡人体貌特征,眼睛的刻画尤为传神,眼波的流转仿佛都可以看得到,传达出悲悯的情怀和高深的洞察力。

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

普贤菩萨

普贤菩萨

释迦牟尼左右两侧为文殊普贤菩萨像,结跏趺坐于莲台之上,头戴精美的花冠,法衣仿佛自上一泻而下,菩萨的面容神韵飘渺,从冷静和敏锐中又流溢出柔和,面相较唐宋略呈扁圆,似乎浸入了元代蒙古人的相貌特点。尤其是胸腹之间璎珞花饰如锦,令人叹为观止。

8.jpg

供养菩萨

供养菩萨

在菩萨像两侧,还有护法金刚和听经的部众。其中一名手持箭矢的天王像刻画得尤为出色。此像用笔极为细密工谨,头盔和身上的铠甲都作了细致入微地描绘,脸上的眉毛胡须纤毫毕现,丰富的细节表现,充分展示了画匠绘制佛像的精湛技艺,也暗含着向明代繁复华丽风格的过渡。我回忆起开化寺宋代壁画里的天王像,寥寥数笔之下,似乎更具那种神采飞扬和活泼写意的精神。一个时期的作品,难免要深深地烙上时代精神的印记。


护法金刚

护法金刚

宫女像

宫女像

宫女像

宫女像

转过身去,继续观看西壁的弥勒佛说法图。和对面墙的壁画一样,画面采用对称式结构,主尊弥勒佛居中,双足下垂踏于莲台上,身着暗红色通体袈裟,面相圆润,体态安详,一种悠然博大的力量从画中溢出。胸腹之间肌肤垂叠褶皱,渲染浅淡,沿着身体轮廓染上了一层肤色,使佛像看上去惊天的自然。身后的圆形背光如晶莹剔透的宝玉,而头光则如一轮清亮皎洁的圆月,相映成辉。世态庸俗,人心藏污纳垢,艺术家经由手中画笔,硬是把人间没有的庄严圣洁无中生有地创造出来,令人一见即生敬仰之正念。

弥勒佛说法图

弥勒佛说法图

14.jpg

胁侍菩萨

胁侍菩萨

两侧的胁侍菩萨半跏趺坐的姿势几乎完全相同,只是手持经卷的手臂一个向上、一个向下,平添了微妙的动感。身上的庄严饰物大幅减少,但衣纹更为朴素细密,隐约可见几分“曹衣出水”的风貌。左侧菩萨破损严重,一半身躯已然不见。

迦陵频伽

迦陵频伽左侧

迦陵频伽

迦陵频伽右侧

画面上方两隅,有一对人首鸟身的迦陵频伽自云天持莲花而降,丰颊童颜玲珑可爱,饶有童稚般天真圆润之美。迦陵频伽肩头生出一双翅膀,后尾羽翎翻飞,流畅的动感呼之欲出,优美动人,极富双凤栖云之趣。蓦地,让人脑海里浮现出西方名画里的丘比特像。

在三尊主佛两侧画国王儴佉王和贵妇人梵摩越剃度图。这两组剃度的场面源于《佛说弥勒下生经》《佛说弥勒大成经》。据佛经所示,弥勒菩萨从兜率天下生时,决定托生到儴佉王统治的国家,以大臣修梵摩与其妻梵摩越为父母,后来弥勒菩萨半夜出家,在龙华菩提树下成佛。儴佉王知晓后,率八千四万众出家,梵摩越也将八万四千彩女送去求作沙门。世间的人们常常在失意落难时拥抱神明,倘若能在人生顺遂极致时生此意,那才是真的了悟。

梵摩越剃度图

剃度

梵摩越剃度图

梵摩越剃度图

遗憾的是,左侧国王剃度的群像已缺失,只留下了梵摩越剃度图。画面上,梵摩越面相饱满,雍容华贵闭目拱手合十,神态虔诚,虽披散头发,但“粗服乱头不掩国色”。梵摩越身后有宫人持刀欲剃去她的秀发,宫娥侍女持宝扇、捧玉盘立于身后。整幅画面渗透了超凡入圣的意味。

“现在现在生不停,念念迁流无住灭。”观看完东西两壁的说法图,仿佛穿越了漫长的时间之河。据佛经记载,在释迦摩尼灭度以后,弥勒佛将会降生在婆娑世界,继承佛陀未竟的事业。这种传道法统的转移,代表了时间的迁流,却不是空间的搬迁。佛陀信仰和弥勒信仰的核心要义就在于,世尊和菩萨在世间成佛,佛法即在人间,在人的心念之间。画师在这两面墙上所绘的,并非佛国世界的幻境,而是红尘在心间的投影。

责任编辑:曾鑫

上一篇:稷山青龙寺水陆画:千官列雁行,妙动满宫墙

下一篇: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壁画:净土庄严观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