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山青龙寺水陆画:千官列雁行,妙动满宫墙

2017-07-13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执幡玉女

执幡玉女

本期摄影:宿小白

那天早晨天气雾蒙蒙的。我从稷山县城出发前往青龙寺。汽车穿过村庄以后,眼前出现了一片宽阔的丘陵地带。只见山丘上青瓦红墙的寺院与周围的自然环境和谐地融为了一体。

步入寺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腰殿(弥陀殿),于元至元二十六年(公元1289年)重修,采用单檐悬山式屋顶,实为一座简练朴素的建筑。殿宇里面与外观的旨趣截然不同。浓墨重彩的绘画把整个墙壁渲染得瑰丽无比,同时营造出一个洋溢着庄严肃穆感的空间——这是一铺精彩绝伦的水陆画。

礼佛图

礼佛图

青龙寺水陆画将佛、菩萨、梵天帝释、天王金刚、紫微大帝、阎王判官、帝王将相、贤臣烈女等三界众多神祇人物,按尊卑排列组合,安排在“天地人”三段世界里:中间(西壁)为弥陀净土世界,两侧(南壁北壁)勾画出熙攘的人间和森罗的地狱景象,众人(鬼)仿佛受到神的召唤,徐徐行进在奔赴天国的路途上,极富超凡入圣、信仰得救的象征意义。

蓦然想起杜甫对吴道子所绘《五圣朝元图》的颂扬:“森罗移地轴,妙动满宫墙。五圣联龙衮,千官列雁行。冕旒俱秀发,旌旆尽飞扬。”似也符合这铺壁画最初带给我的强烈印象。

西壁绘制神众礼佛图。最顶端是位阶最高的位置,依照净土宗的布列规则,绘三身佛:中尊法身佛毗卢遮那,左尊报身佛卢舍那,右尊化身佛阿弥陀佛,皆结跏趺坐,大有高高在上、俯视凡尘之意。

三身佛

三身佛

 三界诸神图

 三界诸神图

帝释圣众

帝释圣众

梵天圣众

梵天圣众

在三身佛下方,帝释和梵天圣众以侧面行进的姿态,占据着“礼佛图”正中央的位置。帝释天与梵天皆为佛教之护法主神,同属佛教二十诸天。主尊头戴珠冠,或持圭,或持法器,上身腰腹微微前倾,容曳的服饰,挥洒的广袖,飘荡的裙裾,缠绕在身上的飘带舒卷自如。面对这雍容的体态和流动着的衣褶所表现出来的美,我们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感动。周遭祥云缭绕,神气飘然在云霄之上,呈现出一派瑯圜福地的景象,更是让人心驰神往。

帝释诸神

帝释诸神

梵天

梵天

中国绘画乃线条雄辩的艺术。(宗白华)此画中人物身上的线条紧劲连绵、循环超忽,尤其体现在衣褶的处理上,繁密紧直的线条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尽头的转折连绵不断毫不滞涩,悠然回转化为修长飘荡的弧线,如春云浮空、流水行地,皆出于自然,又或是神来之笔。这是东晋快速流动的线条在元代的回响,使画面产生一种充沛的生气感。

遵循自然法则是美的保障,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力的干预,使之合乎自然,臻于自由的境地。

在众多神祇之中,最易辨认的无疑是鬼子母,因其身携孩童的形象已是深入人心了。

鬼子母

鬼子母

画面中的鬼子母作贵妇人形象,面容虽有些漫漶不清,但雍容华贵的富丽情态依稀可见,让人一下联想起晚唐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只见其云鬓巍峨,纱罗制成的花瓣嵌在冠上,横向挑出一只坠有珍珠的金钗,“浮动搔头似有风”,轻盈的步伐带动簪钗微微颤摇。右手举于胸前,左手轻轻托住法衣的袖摆,广袖袍衣随风翻飞,结在肩头的彩带飘曳飞扬,流畅的动感呼之欲出,优美动人。局部看浓墨重彩璎珞珠饰,整体看迎风而动有飘逸之姿,这个境界,最难将息。

在礼佛图中,有几位侍女像画得格外出色。画中人无不姿容丰艳,秀色烂发,圆润的脸庞,丰腴的身躯,挺直的鼻梁,微微翘起的樱桃小口,轻云蔽月般的眼眸,凝神而立的神态,可谓“仙子含愁眉黛绿”,直把仙女的嬌美質感,刻畫得栩栩如生。这偶然的遗存,让我们通过它感受到一种时代风气。 


侍女

侍女

托盘玉女

托盘玉女

执幡玉女

执幡玉女

玉女

玉女

我注意到一幅有趣的画面。右下角帝释的一只手悠然探出,手薏缓转青葱指”,正欲从盘中取食。左侧的天女目光向下,仿佛正凝视着这一幕,唇部荡起神秘的微笑,其纯真的表情,令人感受到少女般的天真烂漫。赤面护卫左手执幡,右手紧攥拳头,侧目关注着天女的一举一动,嘴巴微张,似乎要发出内心的疑问,神态格外憨直。在这幅画中,画师主要利用了人物的姿态和他们在画面中的相互关系来表达个性,制造出一种活泼生动的气氛。一千年过去了,艺术家的笔意还在墙上流动。一览之余,我们还和他心心相印。

玉女天神

玉女天神

如果说这些玉女是阴柔之美的化身,那画中的护法金刚则代表了阳刚之美。两位护法善神相向而立,刚劲雄健,一名持弓矢,一名持宝剑,虬须短鬓,身上的盔甲紧密细致令人眼花撩乱,周匝的火焰云仿佛正在燃烧,增加了神像的威仪和动感,凛然的气势令人慑服。

护法善神

护法善神

护法善神

护法善神

护法善神

护法善神

用色彩和形态调和出来的绘画,给人一种内在的精神上的感觉。唐代壁画让人感觉美好,宋代壁画令人沉静,元代壁画似乎总透露着一股阴郁低沉的调子。这尤其体现在殿内南壁所绘的十大明王像上。

明王像

明王像

明王

明王

十大明王像面目狰狞可怕,发髻竖立作赤黄色,正面笑容,右面微现忿怒相,左面大恶相,利牙啮唇颦眉,全身立如舞势。一览之下,仿佛有一股子阴气袭人而来,令人不寒而栗。中国艺术向来推崇含蓄美,金刚怒目不如菩萨低眉。这些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明王,反倒不如那些娴静的菩萨更让人印象深刻。

十大明王像的下方,因有殿门分为东西两铺,东铺绘有往古帝王子孙众、后妃宫女众、为国亡躯将士众等,西铺绘有五瘟使者众、孝子贤孙众、贤妇烈女众等。这些人物,都是儒家所宣扬的忠孝仁义等伦理道德方面的典范。以此度化世人,确实比虚幻飘渺的佛道形象更具吸引力。


帝子王孙众

帝子王孙众

后妃宫女众

后妃宫女众

五瘟使者众

五瘟使者众

贤妇烈女众

贤妇烈女众

四海龙王众

四海龙王众

腰殿北壁绘制地狱场景。鬼王接引僧引领一群遭遇各种死法的亡魂,迈入阴森恐怖的地狱之中,开启六道轮回之路。这些冤魂大都是社会底层的劳动者,画中情景深刻揭示出他们的不幸遭遇。宗教画里的苦难即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苦难的呻吟。当时的现实是异族征服者的残暴统治和长期处于无休止的战乱之中,人的生命宛如朝露,命运不可琢磨,惟有一心向佛方能脱离人间苦海。

阴曹地府面善大师等众

阴曹地府面善大师等众

古朴的寺院,精美的壁画……看到这些,躁动不安的心渐渐归于平静,体味到清宁的安息感。那种沉郁之中的平静景象,在许多年以后仍然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在青龙寺的沉静中,我所发现的,应该说是一种美的真实。当美到来的时候,一切都形同虚幻。

责任编辑:曾鑫

上一篇:阳曲不二寺壁画:且向斜阳唱挽歌

下一篇:稷山青龙寺大雄宝殿壁画:灵山只在汝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