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鸡足山祝圣寺:摩诃迦叶道场的第一丛林寺院

2016-12-12 | 文/陈涛 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1.jpg

鸡足山祝圣寺

两千五百年前,佛陀弟子、头陀第一摩诃迦叶,于佛涅槃之后,在鸡足山守衣入定,待弥勒降生。一百年前,中国近代高僧虚云,于佛法危难之时,在鸡足山结庐建寺、匡扶正法,重振丛林宗风。

祝圣寺便是虚云在迦叶道场建立的第一大丛林寺院。它清净庄严、如理如法,地处边陲却香火不断,山高路险而朝者不绝。从这里开始,迦叶道场的清修传统得以重振,佛教寺院的兴盛得以恢复。

2.jpg

鸡足山

云屈屈吒播陀

迦叶,三十多岁遇佛陀,皈依八天便证得阿罗汉果。清廉自守,一生居于阿兰若中,以苦行受到佛陀赞许和僧团敬重。佛涅槃后,被推为上座的迦叶,深感口耳相传于弘法无利,便召集五百比丘,将经藏、论藏、律藏进行结集,勘定统一标准,如所有经典前都要加“如是我闻”。此次结集奠定了日后佛教弘传光大的基础。没有迦叶,今日的佛教或许又是另一番景象。

3.jpg

弥勒像

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此次结集后二十年,迦叶知道自己即将入灭,便把正法传予阿难,持护释迦衣钵,来到云雾飘渺的鸡足山,发愿说,我今以神通力,使身体不坏,六十七亿年后弥勒降生,将来此访问,我即把释迦衣钵传付于他,成此大事因缘。

4.jpg

《鸡足山全景图》

鸡足山,梵语为云屈屈吒播陀。因前面伸出三座峰,后面拖着一条岭,酷似鸡爪而得名。传说每天都有一位罗汉乘云而来,到此地朝拜迦叶,这山间瞬息即起、呼吸便散的云雾,就好像罗汉的清风袖衣,变化万息。

愿建十方丛林

迦叶道场名扬四方,吸引历代无数高僧慕名而来。中国近代以苦行闻名的禅门泰斗虚云更与此地结下不解之缘。

5.jpg

祝圣寺祖堂内的虚云塑像

百城烟水,万里云霞。虚云慕迦叶之名前来,却大失所望。《鸡足山志》曾记载明朝时此地有三十六寺、七十二庵。香烟日日缭绕不绝,钟声夜夜响彻云天。而今零零星星,还不到十座寺院,与明朝兴盛时相去甚远。而且各寺僧人皆已成为阿吒力宗弟子,他们喝酒吃肉、生儿育女、着世俗装,寺庙子孙相承,不准外来僧人挂单寄住。虚云走遍山中各寺,竟不见一个持戒清修的僧尼,更难寻留宿之处,予念往昔法会之盛,今日人事之衰,叹息不已。

6.jpg

头陀家风

头陀,苦行的一种,意为去除尘垢烦恼,抛弃对衣、食、住等物质的贪着。头陀第一迦叶,即使入定鸡足山,依然身披扫粪衣,艰苦清修于此两千余年,与山上衰颓道风形成强烈反差,令虚云唏嘘不已,发愿要建立一个十方丛林,重振迦叶道场宗风。

十三年后,虚云重返鸡足山,此时萧条之势并无改善,他与同行法师所搭茅棚也被强行拆毁。虽再次无奈下山,虚云匡扶正法之心更加坚定。两年后,在大理提督和宾川知县帮助下,六十四岁的虚云再次上山,找到一处无人居住的破庙,名为迎祥寺,终于安顿下来。虽餐无宿粮,但是凡有四众弟子来山,皆以十方丛林的规矩接待,改变了两百多年来山中寺庵不给僧人挂单的局面。在虚云教导下,僧众每日上殿诵经、过堂吃饭、做香参禅,丛林宗风,为之振兴。1906年,光绪皇帝赐封虚云为佛慈弘法大师,钦赐虚云《龙藏》、紫衣、钵具、玉印、锡杖,并加赠迎祥寺名为护国祝圣禅寺。没有虚云,今日的鸡足山或许也会是另一番光景。

7.jpg

一百年后寺院被翻修一新

清净庄严、如理如法

一百年后,虚云亲手所建的第一座丛林寺院被翻修一新,它布局如理如法、庙宇清净庄严。

8.jpg

镇宝亭

走进大门,首先看到的是月牙形放生池。放生池间有镇宝亭,也作八角亭,佛教修行有“八正道”之说,即按八道修行就能从此岸到彼岸。八角亭正对的照壁上绘有《鸡足山全景图》,从中可领略鸡足山全貌。八角亭右边为云移石,相传当年开挖放生池时见此石不可动,虚云便发功将此石移到现在这个位置。经过云移石,正对的就是两棵高大的柳杉树和天王殿。

9.jpg

天王殿

10.jpg

天王殿匾额

11.jpg

持国天王和增长天王塑像

12.jpg

广目天王和多闻天王塑像

天王殿上的“祝圣寺”三字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所题。殿中塑弥勒佛像,两遍侧墙塑有四大天王。天王殿后为庭院,院内左为鼓楼,塑有达摩祖师;右为钟楼,塑有地藏菩萨;庭院中还有一颗大石,称飞来石,相传从山上九重岩显灵飞来。

13.jpg

钟楼

14.jpg

鼓楼

庭院内巨大的台基上矗立着巍峨气派的大雄宝殿。殿顶飞檐斗拱,屋脊安有宝鼎。檐口正中悬有三块金匾,分别为虚云请孙中山和梁启超所题的“饮光俨然”和“灵岳重辉”,以及后来赵朴初所书的“大雄宝殿”。大雄宝殿中奉有释迦牟尼像,左边双手合十者为阿难,右边拱手抱拳者为迦叶。大殿内四壁塑有五百罗汉以及骑白象的普贤菩萨和骑青狮的文殊菩萨,百态千姿,栩栩如生。释迦牟尼像的背后正中塑有南海观音像,龙女、善财童子、十八罗汉环绕左右。大殿内配设香案、供器、七珍、八宝,高悬的黄色帐幔上写满佛经。

15.jpg

大雄宝殿

16.jpg

大雄宝殿内景

大雄宝殿后为藏经楼、藏珍楼和方丈室。楼下为雨花台,曾是寺院的讲经说法处。传说当年虚云在此讲经时,周围所栽的昙花不是只开一现,而是经月不败。寺院的东西两厢房有四殿和四堂。四殿即主师殿、药王殿、地藏殿和伽蓝殿,四堂即禅堂、斋堂、客堂和云水堂。

17.jpg

寺院环境清幽

整座寺院,结构精巧,布设井然,规模宏大,环境清幽,富有浓厚的民族和宗教色彩。虽然很多文物如光绪御赐的鸾舆、华盖法器、玉龙杯、九龙袈裟,屈尔仄的《墨权觉云图》等已遭破坏,但这座寺庙的象征意义早已让其在中国乃至世界佛界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18.jpg

僧众清修的学堂

如今迦叶的头陀家风在以祝圣寺为中心的鸡足山建筑群得以重新倡行,这里的佛教文化建设也因此与其他佛教名山不同,别具特色。

今日的祝圣寺,香雾缭绕,灯烛辉耀,一派肃穆庄严。寺外信众纷至沓来,不少人依然用行脚的方式徒步来此。在浮躁的现代社会,他们选择暂时放下世俗、商业、城市,来此地获得心灵的清凉和滋养。世间的道路千千万万,而山后的树林里,总有另一条路可走。(摄影:陈涛)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走进北京真觉寺:探寻我国最古老的金刚宝座塔

下一篇:斯里兰卡这座佛寺,有别具一格的欧式建筑风格|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