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锦诗

2017-08-09 | 文/ | 来自:  分享:

樊锦诗

“现在有人问你后悔吗?我说那有什么后悔的。

我的前辈们,创始人常书鸿先生,第二任院长段文杰先生,

他们都是高学历,一辈子奉献,那么我们也都是向他们学习。

比如现在有人问,你在这儿待得住吗?

我说把人都忙死了,忙得一塌糊涂,干不完的事儿。

至于什么待住待不住,肯定是待住了,

而且还安下心来静静地做这个工作。

我就要求所有的都统统做成数字化,为什么?

给国家保存一份资料。这也是跟时间赛跑,

实际上这还是出于一种深深的感情。

爱上了,实际上就是爱上了。

你对它有深深的爱,你就会想到一切办法去保护它。”

——樊锦诗(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著名敦煌学家、石窟考古专家,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专家)

责任编辑:三木

上一篇:杨曾文

下一篇:魏道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