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者拉杰:一生只做好一件事,画唐卡不会停下来

2017-09-27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9/26/20179261506389197865_432_3.mp4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9/26/20179261506389197865_432_3.mp4

宗者拉杰

宗者拉杰

“当一个人用心只做一件事时,往往才能达到意想不到的高度。”

唐卡画师宗者拉杰说,他这一生最大的成功就是策划绘制了《中国藏族文化艺术彩绘大观》(以下简称《彩绘大观》)。这幅总长达一千米的巨幅唐卡画卷,是这位国家级非遗项目热贡艺术代表性传承人50年的心血之作。

宗者拉杰1951年出生于青海省循化县文都乡牙训村。在他的家族里,没有人画唐卡。直到3岁那年到寺院去玩耍,他看到有人在画唐卡,非常喜欢,模仿着他们的样子画画。随着渐渐长大,去寺庙的次数多了,宗者拉杰逐渐对唐卡这门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之后在寺院里拜了师父,出家修行,学习唐卡绘画技艺。

宗者拉杰唐卡作品:五尊文殊菩萨(局部)

宗者拉杰唐卡作品:五尊文殊菩萨(局部)

动荡的文革十年迫使他还俗,直到1962年,新的政策允许寺院恢复后,宗者拉杰才又回到寺院,重新投入心爱的唐卡绘画事业。之后,他更是稳稳地把握住了寺院组织集中学习唐卡绘画的机会,为日后绘制唐卡长卷打下了坚实基础。

宗者拉杰唐卡作品:财神(黑唐)

宗者拉杰唐卡作品:财神(黑唐)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以及一些文化上的因素对宗者拉杰激励特别大。在看到藏区很多唐卡的质量、矿石原料的使用上,都粗制滥造,远非上乘。他萌生了一个念头,要创作一个从内容到形式都非常有质量,并具有历史意义的作品。

最开始设计《彩绘大观》这幅长卷时,宗者拉杰也曾想过自己一人独立完成,后来发现并不现实。因为,仅仅是草图的绘制,以他一己之力可能就需要35、6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因此,他希望把藏区的画师集中起来,群策群力一起绘制这幅作品。从1990年开始,先聚集200人,再到400人,最后宗者拉杰逐渐集中了500多名全藏区知名的画家,共同绘制长达618米的《中国藏族文化艺术彩绘大观》上卷。

1999年8月,《彩绘大观》上卷绘制完成,同年9月被收入“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直到今天,很多当初参加过这幅长卷唐卡绘制的人都已经过世,但他们的作品被永远保存在了青海藏医药文化博物馆。宗者拉杰说,绘制这幅长卷唐卡时,外界并不知道它有多大价值,画家们也都是在默默无闻地付出。但当现在唐卡的价值被外界高度认可时,他们却已不在人世。如果说有什么遗憾,宗者拉杰说,就是觉得对不起他们。目前他正筹备出一本画册,希望用这种方式把这些人的贡献都记载下来,传承下去,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他们的怀念与感激之情。

《彩绘大观》是整个藏族文化的百科全书,里面涉及的内容从藏族的起源、藏族的历史发展、藏族宗教的形成以及各个教派的演变,到藏族整个民族的文化,如民间文学、民俗文学、民俗文化,还有藏族的饮食文化、丧葬文化等,包罗万象。此外,因为《彩绘大观》是各个教派、各个地区的画师共同绘制完成,所以它也是民族之间团结的象征。

《彩绘大观》上卷618米,正在绘制的下卷在完成后会达到400多米。上卷的绘制已经花费了37年的时间,下卷预计也需要12年来完成。整个长卷总共将花费50年光阴。50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是生命的多半。宗者拉杰说,组织绘制《彩绘大观》是他风华正茂的时候,精力充沛,作品质量也最高。这件作品完成以后,他一生的愿望都圆满了。

宗者拉杰把今天的成就归功于他的老师。他说:“老师不为钱不为利,一心想的都是如何把学生带好。现在很多人画唐卡是为了卖钱,但老师不是。对于老师来说,画唐卡是他心中的一个信仰,对于所画的内容,他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来看待。”这个理念也深深影响了宗者拉杰。

绘制唐卡所需要的颜料

绘制唐卡所需要的颜料

当问及是否计划退休时,他表示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虽然已经将近70岁的年纪,宗者拉杰现在零碎时间还会教授学生,画一些小的唐卡。“画唐卡是一生的事业,是不会停下来的”。现在,宗者拉杰开办了一个培训学校,为的是传播唐卡文化。学生里面有来自回族、蒙古族、汉族等。

授课时,宗者拉杰不仅教授绘画技艺,还注重道德方面的教导。虽然有些学员上有老下有小,需要唐卡给他们带来的利益来生活,但他提醒一定要有底线,那就是要保证唐卡的质量。

“质量不能骗人,质量骗人的话,不仅对自己的名誉受损,对整个唐卡艺术的声誉也会有影响。”宗者拉杰说。

他语重心长地表示:“一定要要认认真真的画,认认真真的传承,把中国这些优秀的东西传承下来。不能编造假的东西,也不能骗人,不能为钱而奋斗,而是要为艺术的传承而奋斗到底。”

这是他最大的希望。

记者:葛蕾

摄影:仵楠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王潮歌: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敦煌

下一篇:周炜:藏传佛教艺术可真正发挥民心相通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