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尔哇·阿旺桑波,在浮世繁华中静默修行

2016-12-26 | 文/王金梅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初识噶尔哇·阿旺桑波,是在一次世界性佛教会议的餐厅里,几百人的熙攘与嘈杂与他无关,他身披红色袈裟安坐一隅,带着出世的安静光芒……这位来自青海循化的出家人,与众多声名在外的佛教界人士不太一样,但他是青藏高原众多为信仰坚守的出家人的缩影,苦行清修、遍步各地,一生只为做一件事。

苦学三十年重振萨迦宗风

噶尔哇·阿旺桑波诞生于萨迦昆氏家族,是元朝忽必烈帝师八思巴的后裔,十世班禅大师的亲侄子。“噶尔哇”本意为政教合一的领袖,历任“噶尔哇”均由萨迦昆氏家族世袭。文都大寺经元朝帝师八思巴法王授记,由第二任帝师亦怜真创建于1272年,是青海最早的藏传佛教萨迦派寺院。文都大寺是十世班禅大师幼年学经的母寺,也是大师生前回乡进行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文都大寺如今是青海省重要的爱国爱教教育基地、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众多佛教信徒向往的信仰寄托之所。

9、噶尔哇·阿旺桑波接受中华佛文化网专访.jpg

噶尔哇·阿旺桑波接受中华佛文化网专访

噶尔哇·阿旺桑波,1967年出生,十三岁出家为僧,现为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由十世班禅大师亲自任命,深受十世班禅大师教诲。曾赴哲蚌寺、扎什伦布寺、拉卜楞寺、萨迦寺等多所著名藏传佛教寺院学习。

出身并不寒酸的他,却选择了一条并不“舒适”的求学之路。他在几个寺庙辗转求学期间,曾以流浪乞讨为生,忍受饥寒交迫的病躯,任由袈裟磨破,仍坚持一步步丈量信仰实现的距离。用他的话说即是“求得为接引众生的佛缘”。

如今,众多社会职务加身的他,有时也会辗转各地,参与各种会议和学习,但是无论走到哪,他总要随身携带一个包裹,里面有八思巴法王和十世班禅大师法相、香炉、供品、日常做功课的经文。无论他走到哪里,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哪怕只容得下一张床的小旅馆,他都要寻得空间,精心摆好这个“移动的供坛”,这是他时时不忘的“本分”,更是一生不改的事业。

噶尔哇·阿旺桑波多年致力于重振萨迦宗风与佛教文化的弘扬,2002年完成了重修八思巴法王亲建的文都大寺三界威严大依怙殿,并在萨迦祖寺领受了萨迦昆氏家族传承的独特法门。

2文都大寺皇家护国护法殿外景.jpg

文都大寺皇家护国护法殿外景

噶尔哇·阿旺桑波说,一直以来,十世班禅大师的教诲萦绕于心:“要做一个爱国爱教的僧人。祖辈先贤为我们留下了辉煌灿烂的文化遗产,作为传承者和接班人,要继续发扬先人的智慧精神,把历史赋予的使命承担好、传承好。”

历十三载复建“世界吉祥万佛塔” 

2016年9月,在青海省循化十世班禅大师的故乡,举行了一场独特而盛大的纪念活动。为纪念世界和平使者帝师八思巴与爱国爱教高僧十世班禅大师,汉传、南传、藏传三大语系高僧齐聚文都城,共同庆贺世界吉祥万佛塔重建竣工,祈愿世界吉祥、国泰民安、民族团结宗教和睦。 

万佛塔落成庆典上,一向内敛持重的噶尔哇·阿旺桑波在致辞中数度哽咽,这是他带领他的寺庙僧众,在社会各界的帮助支持下,历时十三载,才终于建成的“雪域圣塔”、“心愿之塔”,也是目前青海省最大的一座佛塔。

元朝帝师八思巴除了推动藏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全面发展之外,为元朝的稳定、发展,以及全国各民族间的团结和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历史上树立了爱国爱教、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典范。744年前,亦怜真之兄朵思麻本钦益西迥乃在先前八思巴受比丘戒之地,为世界息灭战乱而建造了吉祥万佛塔。作为安多地区萨迦昆氏后裔,十世班禅大师曾多次提出要在故乡重新修建吉祥万佛塔。为了完成十世班禅大师这一心愿,噶尔哇·阿旺桑波倡议并主持重建了世界吉祥万佛塔,以纪念帝师八思巴与忽必烈以佛教的慈悲和智慧,为世界和平、祖国统一、民族团结作出的贡献。

4忽必烈为帝师八思巴送行至文都塑像.jpg

忽必烈为帝师八思巴送行至文都塑像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印顺赞重建雪域圣塔为“盛世盛事”,不仅告慰先贤,也为世界和平带来光明和福祉。印顺说,噶尔哇·阿旺桑波继承和发扬了先贤高僧崇高的爱国爱教精神和虔诚的弘法传统,不忘初心、严于律己、勤勉精进,无论是人品、修持还是学问,都赢得了佛教界同行的称赞。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青海省政协副主席、青海省佛教协会会长仁青安杰在万佛塔落成庆典致辞中说:“世界吉祥万佛塔作为目前青海省规模最大的佛塔,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必将在展示黄河文化、祈福祖国繁荣昌盛、各民族同胞和谐安康等方面,显示出巨大的精神力量。”

创因明佛学院助人们认识自心

噶尔哇·阿旺桑波的另一个身份,是十世班禅大师因明佛学院院长。他在雪域高原上克服重重困难,联系社会各界力量,创办了十世班禅大师因明佛学院,并亲自参与教材制定,培养出很多爱国爱教的青年僧才。

十世班禅大师因明佛学院教学大楼_副本.jpg

十世班禅大师因明佛学院教学大楼

噶尔哇·阿旺桑波认为,因明学是藏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瑰宝,也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藏传因明学广泛吸收东方文化的精髓,历史悠久,研究人才辈出,独具特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研究藏传因明学不仅是研究一种文化遗产,而且是深入研究人类的一种文化现象,探讨其深层内涵、挖掘其理论价值,更具有时代和现实意义。因明学是藏传佛教修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有助于现代人“离开烦恼得到快乐”。

“因明学是什么?因明学是帮助人们认识自心的学问。”噶尔哇·阿旺桑波说,“人的本性其实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心态的变化,如果把握住心态的变化,时时刻刻让心处在好的状态,坏人也能变成好人,若不能把握住自己的心,这一刻是好人,下一刻就可能做坏事。” 

噶尔哇·阿旺桑波认为,因明学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妙用。很多人喜欢到寺庙里面拜佛,求佛与菩萨保佑,因明学是让人知道,佛与菩萨不能赐给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我们的一切是我们的因缘来创造的,而因缘是自己的往昔所为。我们想要快乐就要去积聚产生快乐的因,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量行善,不起伤害他人之心。如果没有认识到一切互为缘起,我们就会忽略自身努力的重要性。

8、青海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噶尔哇·阿旺桑波.jpg

青海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噶尔哇·阿旺桑波

佛陀说“吾为汝说解脱法,当知解脱依自己”就是这个道理。佛教的殊胜之处就在于它从不强求,从不收买信徒。

问及噶尔哇·阿旺桑波如此苦行清修,动力源何?他以一个精妙的反问作答:“青藏高原自然生活环境这么恶劣的地方,为什么出现这么多高僧大德?”因明学在这里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学习因明学,能够认识到人生的宝贵,懂得生命的价值,因而为生命树立起一个远大而崇高的信仰目标,这种信仰的力量,能够克服和超越物质的匮乏,带来心灵深处的幸福平静,而只有心底的平静,才有助于接近佛法以及世间万法之根本。

释迦牟尼佛在世时,从未以壮大佛教僧俗群体为目标,他仅希望众生“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噶尔哇·阿旺桑波在为众生求得解脱的道路上亦在无止境地求索,他以身体力行的方式朝着自己不改初衷之愿一步步前行。这个愿望朴素而庄严,令他愿意穷尽一生的光阴与力量去追寻。在每一个山穷水尽时,他默念起心愿:“让每一个生命都离开烦恼得到快乐”。那是他的彼岸灯塔,在暗夜里发出渺小却伟大的光芒,指引着他通往下一个柳暗花明。

噶尔哇·阿旺桑波简介:十世班禅大师亲侄、青海省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青海省佛教协会副会长、青海文都大寺第二十六任座主、西宁宏觉寺住持、十世班禅大师因明佛学院院长、青海省因明学会会长。

责任编辑:曾鑫

上一篇:网络大V延参法师畅谈互联网+传统文化

下一篇:嘉木样·图布丹:行至净土处,坐看情起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