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给四僧办了最大的书画展,现在还出了一套书

2017-08-07 | 文/葛蕾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故宫藏四僧书画全集》

供图:故宫出版社

明末清初的弘仁、髡残、八大山人、石涛这四位僧人在中国书画史上影响深远。故宫博物院于今年5月6日开幕的“四僧书画展”,原定6月28日结束,因为观众反响热烈,展期又足足延长了一个月。

为了配合这次展览,使观众和读者能够对“四僧”的书画艺术获得更为全面的认识,故宫出版社推出了这套八卷本《故宫藏四僧书画全集》(以下简称《全集》)。

这是故宫博物院第一次向社会完整展示所藏四僧书画作品,其中有相当数量的作品是首次发表,还新增了作品的印鉴款识。《全集》中收录的作品,全部是经过专家鉴定的真迹,以及个别知名度较大,且老一辈鉴定家有争议的所有作品,“四僧”的书画创作注重师法自然、追求个性,形成了各自鲜明的艺术特色。他们的艺术虽然受到文人士大夫阶层的赞誉,却始终未被当时的艺坛“正统”审美所接受,故而清代宫廷罕有收藏。然而时间证明了“四僧”的艺术成就,他们的艺术特色对清代乃至近现代、当代书画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他们的作品如今也成为世界各地公私博物馆重要的收藏对象。

 

|图书信息:

 

《故宫藏四僧书画全集》

作者:故宫博物院 编

出版社:故宫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7月

 

《全集》共8卷,按“四僧”作者分卷,石涛卷3册,八大山人卷2册,弘仁卷2册,髡残卷1册。收录故宫博物院所藏弘仁、髡残、八大山人、石涛四位僧人创作的书画作品及尺牍、诗文札页,内容包括每幅作品的图版、基本信息、文字著录、作者印鉴款识。其中石涛收入作品七十六件,八大山人四十八件,弘仁三十件,髡残二十一件。长卷、立轴、册页、手札均有收入。

 

|内容节选:

八大山人花鸟画

王琥


从传世作品来看,八大山人的花鸟画作品数量最多,其风格独特,构图奇致,邵长衡称其“喜画水墨芭蕉、怪石、花竹及芦雁、汀凫,倏然无画家町畦”。陈鼎则举例说明八大山人花鸟画的精美:“当写茜茜一只,半开池中,败叶离披,横斜水面,生意勃然,张室中,如清风徐来,香气常满室。又画龙,丈幅间蜿蜒升降,欲飞欲动,若使叶公见之,亦必大叫惊走也。”皆是说八大山人的花鸟画,不拘一格,形神兼备,而且笔墨精妙,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


杂画图册 八大山人 纸本 墨笔 一六八四年 五十九岁

摄影:仵楠 

目前研究八大山人花鸟画的专著众多,其中故宫博物院研究院单国强先生著有《八大山人花鸟画的分期特色》一文最有针对性,他认为应当从八大山人师承渊源、作品立意、构图造型、笔墨特点,并紧密联系八大山人所处各时期的背景与经历,梳理八大山人花鸟画的阶段特点和演进轨迹,将八大山人花鸟画分为三个时期,即五十五岁前、六十五岁前、八十岁前,分别是“礼佛期”、“情绪危机时期”、“艺术成长期”。每一时期再以其名号、款署的不同分为若干阶段,从八大山人花鸟画的笔墨、构图,再到其人生及思想经历的变化,做出了甚为细致的分析,所论十分详尽。 


杂画图册 八大山人 纸本 墨笔 一六八四年 五十九岁

摄影:仵楠

目前故宫博物所藏八大山人花鸟画,相比较其山水画,数量较多,且时代完整,各个时期作品均有收藏。其早期五十九岁之前作品主要有两件,均名为《花卉图卷》。其中一件最为典型,是故宫博物院收藏八大山人时代最早的一件花鸟作品。此图款署:“丙午十二月四日,为橘老长兄戏画于湖西精舍。”钤“释传綮印”即他的法名,也是他早期绘画作品中的署名方式之一。从笔墨看,此图墨笔绘牡丹、芭蕉、枇杷、灵芝、雪松,学习的是沈周、陈道复、徐渭等人的泼墨写意之法,虽技法熟练但仍是以临仿为主,还未脱离明代诸家的藩篱,其中沈周面貌的枇杷树和徐渭之法的芭蕉,最为明显。又如八大山人画《梅花图轴》,此图自题三段:其一款署“驴屋驴书”,钤“字日年”朱文印;其二款署“壬小春又题”,钤“驴”朱文印;其三款署“夫婿殊驴”,均是八大山人早期款署方式之一。“壬小春”为康熙二十一年(一六八二年)。按其自题内容,此图应作于他五十七岁前后一年,也是他罹患癫疾基本康复时期,已经非常接近他款署更换为“八大山人”的阶段。在风格上,造型更为写实,笔力刚健挺拔,墨色枯索,梅树树根不着土地,其自题中诸如“梅花画里思思肖, 和尚如何学采薇。”等句,均反映了八大山人在这一时期,极为坚定的民族气节和宣泄心中愤慨的情绪,也是他花鸟画造型风格蜕变并开创新风的过渡阶段。 

芦雁图轴 八大山人 纸本 墨笔 无纪年

摄影:仵楠

八大山人花鸟画作品,第二个款署时期是“八大前期”,主要从五十九岁至六十九岁之间。这一时期作品数量明显增多,从故宫博物院藏品来看,其中《杂画图册》一件,是目前八大山人这一款署时代最早的作品,此册画竹、桃、蔬果、竹石双禽、荷鹭、猫共六开,各开中物象造型趋于夸张、奇特,如猫的形象就极为夸张,变形的躯干和眼睛的塑造方式,几乎就要脱离现实中猫的形象。又如其六十五岁绘《松鹿图轴》,图中景物的造型亦夸张古怪,苦涩斜伸的老松、抬首白眼向天的鹿,笔墨运用更为娴熟,松石粗笔浓墨,鹿则淡墨细笔,风格对比强烈,无不反映出八大山人花鸟画“艺术成长时期”的结束,也表明八大山人正在脱离沈周、徐渭一路风格的束缚,其独特、典型的花鸟风格正在逐步形成。笔墨风格逐步趋向简朴圆劲。 

秋树八哥图轴 八大山人 纸本 墨笔 一七〇三年 七十八岁

摄影:仵楠

到八大山人七十岁后,是其款署“八大后期”的阶段,其花鸟画风格也进一步演进。这一时期是八大山人一生最为平静、稳定的时期,他也能更加专注于创作,因此这一时期的花鸟画,在数量上也最为丰富。主要作品如《猫石花卉图卷》,次图作于康熙三十五年(一六九六年),八大山人时年七十一岁。图中绘有猫石,还有兰、荷等花卉,虽然各景物间没有直接联系,但在构图中以位置的独到安排,凸显高低、疏密的分布,使整图浑然一体,其中猫的形象,在笔墨上精简到凝练,以湿笔淡墨写其神韵,将猫眯眼欲睡的形象描绘的栩栩如生;再以浓墨刻画兰花,形成了细节上的浓淡对比,达到了虽然笔墨简略,但却笔笔精密的艺术效果。又如八大山人七十八岁时所绘《树石八哥图轴》和《杨柳浴禽图轴》,这两件作品皆是描绘树石和八哥的形象,两图均风格苍润,在笔墨上以浓墨为主,笔力硬朗,两图八哥的造型几近相同,有强烈的符号化特徽,但却运用得法,在各种景物安排和笔墨效果的烘托下,并没有单调重复的观感,也是八大山人艺术臻于精熟的一个表现。二者在构图上同样疏朗清爽,其中《树石八哥图轴》在画面左下角画有一条大鱼,没有做水纹处理,虽然第一观感显得异常突兀,但细品之下,却有平衡全图造型和黑白对比的艺术效果。而《杨柳浴禽图轴》虽然没有游鱼的形象,但在画面上方却有杨柳随风而动的造型,虽然此图在装裱时将右侧柳干的位置裁掉了一部分,但却依然能够感想出杨柳浴风的形象,起到了平衡画面、疏密对比的效果。两图创作时间都已属于八大山人极晚年时期,其花鸟画风格已经完成了积蓄和蜕变,形成了自身独特而又明显的风格,这一时期他以书法笔法入画,笔力健劲,墨色浓厚,但构图疏朗,浓淡对比强烈,除了对于笔墨技法和理论的感悟外,或许还与他万年之际虽心怀故国忧愤难当,却有想追寻平淡宁静的生活心境有关。

综上,虽然八大山人的绘画作品可以分为山水和花鸟两类,山水宗法的是董源,但在他的绘画创作上却是一体同宗,都是以师法、临仿前代名家技法为基础,在长期的创作实践过程中,以自身坎坷的人生经历和复杂的情感变化为基础,兼容并蓄,从而形成了自身塑形构图笔墨精少,笔法含蓄圆润,精善运用水墨晕染,讲求画面阴阳、黑白、疏密对比,并且造型奇特古怪的绘画艺术特色。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1500多岁的少林寺又搞事情,江湖风云再起

下一篇:藏传僧侣与法国哲学家在喜玛拉雅十天都谈论了什么?